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慢热: 第4章 第4章-慢热满舒克

    电话那端,虽然看不见,那些学生家长们的表情。

    但从那边不时传来的沉重叹息声,也足以让那时的“黄莺老师”感受到,他们的尴尬和窘迫了。

    英语老师,在挂完电话后,深深地呼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有些疲惫地用自己的左手,揉了揉隐隐作痛的太阳穴,抿了抿微微发干的嘴唇,老师拿起办公桌上装着早已凉透的开水的,半旧陶瓷茶杯。

    低着头,若有所思地喝了一小口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后,老师才抬起头,有些痛心又有些无奈地皱着眉。

    神情复杂地望着此刻正站在自己眼前的,这些只有十几岁,本该是最青春明媚、单纯活泼的最好年华。

    却做出这种完全不符合他们美好年龄的阴沉、险恶之事的学生们。

    可惜地摇了摇头,老师用微微发哑的嗓子,缓缓开口道:“你们,现在都知道自己错了吗?”

    那些学生,毕竟年纪小,大多数也确实不明白,自己随便做出的那些行为,竟然有这么严重的性质。

    早在听到老师电话里,跟自己的父母提到法律、警局等词汇的时候,就已经吓得快哭了。

    现在听到老师问的这句话,都赶忙带着哭腔回答道:“对不起老师,我们都知道错了!”

    “错在哪里,都知道了吗?”英语老师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该随便在同学背后,造谣生事……”那几个女生,异口同声地嗫嚅道。

    “不该在同学经过的路上,拦着不让她走……”那几个男生,也都低声检讨。

    老师虽然不太满意他们的回答,但因为看到他们一副快哭了的样子。

    知道也不好再多说什么,再严厉下去可能会产生反效果,那样更不利于他们改正。

    今天暂时就先这样吧,反正也跟他们家长通过电话了,之后也会去家访。

    于是,老师让低着头的学生们,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“既然已经知道错了,那么接下来,是不是该对自己伤害过的同学,道个歉呢?”

    说完指了一下,一直端端正正地坐在凳子上的“黄莺老师”。

    冷不防被点到名,“黄莺老师”惊得暗暗的用力捏紧了自己的衣角,坐得更端正了,神情也似乎比之前更认真严肃了。

    虽然从外面看来,“黄莺老师”的神情好像更冷漠了。

    但其实“黄莺老师”的内心,正经历着从未有过的紧张和复杂,在听到老师要他们跟自己道歉的时候,“黄莺老师”还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    因为一直以来,不管谁对谁错,她总是那个被要求道歉的人,就因为自己是话题的中心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真的没有问题,又怎么会有那么多人,在背后说你呢?毕竟,无风不起浪嘛!”

    路人甲煞有其事的分析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不是长得一张,美得过分的脸,那些男生又怎么会在路上拦住你,想跟你聊上几句呢?自己的长相,引来的问题,要自己负责才是!”

    路人乙有理有据的下了定论。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因为你不合群,老是一个人待着,不主动找我们聊天,又一副孤芳自赏的高傲冷漠模样。其他女生又怎么会,无缘无故地看不惯你、排斥你呢?”

    路人丙义愤填膺地指责兼教训了自己一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曾经,有过多少这样的人,对自己明着、暗着说过多少这种话,自己真的是记不清了。

    但,唯一记得的是:所有人都觉得,问题都是自己引出来的,所以自己应该负起全部责任。

    时间久了,自己好像就习惯了,似乎,别人在背后无论把自己讲得有多难听,对自己来说,都应该毫无怨言地忍受着,不能反驳。

    可是今天,眼前这位,自己甚至连名字都还不知道的英语老师。

    竟然提出了跟自己以前听到的那些论调,完全相反的意见,让这些背后造谣生事的人跟自己道歉!

    这是自己从未想过的,更不曾有过任何哪怕一瞬的期待之事……

    “黄莺老师”似乎要用尽全部力气,才能勉强控制住自己因为激动,而忍不住快要发颤的身体。

    拽着衣角的手指,早已因为过度用力而微微泛白,身上纯白t恤的衣角,也比之前更皱了些。

    空气,仿佛凝固了一般,谁都没有说话。此刻,只听得到办公室里轻重不一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英语老师没让这种奇怪的氛围,停留多久,就开口打破了这种沉默。

    再一次重复道:“既然,已经知道错了,那接下来,是不是该对自己伤害过的同学道个歉呢?”

    大家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脸上的表情像是刚喝了口醋似的绞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想说些什么,似乎又说不出口,看着特别难受。

    最后,因为英语老师的坚持,也知道他们实在是逃不过去的,必须得面对之后,才终于心不甘情不愿地,一半扭捏一半尴尬地,跟“黄莺老师”说了句:“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“黄莺老师”做梦都不会想到,自己会有被人说“对不起”的一天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这种比梦境更美好且真实的情景,就这么在自己眼前上演的时候,自己反而不知该作何反应了。

    直到英语老师,温柔地拍了拍自己的手臂,似乎在无声地安抚自己,鼓励自己,“黄莺老师”才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因为事出突然而太紧张了。

    还是因为想要控制激动不已的声音,却不小心用力过度。

    或是因为坐了太久没有出声喉咙太干涩了,等等之类的原因。

    反正,最后自己是用了一种,连自己都陌生的极为奇怪的声调,还带着颤音回了一句:“没关系……”

    就这样,在英语老师的调解下,这件事,就算是达成了和解。

    最后老师也真的,履行了自己的承诺。

    在观察了那些学生,也做足了功课之后,选了合适的时机,抽空去了那些学生家里,进行了逐一拜访。

    那些家长,又羞愧又感激地,接待了老师,最后的结果,当然也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从那之后,就再也没有同学来找过自己的麻烦了。就连那些关于自己散布已久的流言蜚语,也都消失无踪了。

    虽然英语老师没说什么,但自己也知道,肯定是老师在私底下,花费了不少时间精力去处理,才能有这样的结果。

    一开始,“黄莺老师”也很不解,为什么这位英语老师会这么帮自己,会为了自己的事情尽心尽力。

    自己成绩平平并不是优等生,人也沉默寡言的并不活泼。

    当初百思不得其解的这个问题,在后来的,某一天里,“黄莺老师”才终于,有机会得以明白。

    不过,这都是后话了。

    “黄莺老师”在教室外面,稍微平复了一下,因为刚刚突然回忆起的那些往事,而激动不已的心情。

    随即带着温柔的微笑,走进了有着自己无比珍惜,也喜欢非常的学生们的明亮教室里。

    “同学们好呀!”温柔甜美的声音,宛如清脆悦耳的黄莺儿歌唱般。

    “黄莺老师”熟悉而令人愉悦的声音,一开口,就从讲台瞬间就传进了在座所有学生的耳膜中。

    尔后,又慢慢地落进了大家的心里,荡起阵阵温柔的涟漪。

    “大家上次用eil传给我的作业,老师已经都仔细看过了,有进步噢!”

    “黄莺老师”一边低着头翻看自己的备课资料,一边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,有了!”从一摞文本中抽出一本拿在手中,冲着暖阳的方向扬了扬。

    “黄莺老师”开心地继续说道:“老师手里的这本,是暖阳同学的作业,真的写得很棒,我已经打印一份出来了,感兴趣的同学,可以在下课后,拿回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暖阳的脸,在老师说到她名字的那一刻起,就控制不住的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之后,就一直低着头,默默的盯着书本,一副认真看书的样子,好像并不怎么在意老师的夸赞似的。

    其实暖阳此刻的状态,只是因为紧张外加大脑一时无法思考,而不小心呈现出来的日常发呆状罢了。

    她的内心,早已激动得,像有千万匹汗血宝马,从湍急的河流里,奔腾而过,继而溅起阵阵,七八尺高的水花那般,热闹壮观了。

    此时的心跳,也因为激动不已,而跳得比平时更快更大声了。

    暖阳不由地抬起左手,轻轻地拍了拍胸口,小声安抚着自己狂跳的心,“安静一些吧,安静一些吧……”

    离得远的同学,根本就看不见暖阳脸上那抹不自然的潮红。

    就算有人刚好用他那50的视力,看见了。

    也只会认为是因为她一直坐在靠窗的位置,被窗外温暖的阳光直射久了的缘故。

    至于暖阳脸上,一直虽微微变幻,却丰富多彩的表情,他们就更不可能看得真切了。

    而且此时此刻,他们上的课,可是所有人都最喜欢的“黄莺老师”的课。

    那就更不可能有人能拨得出片刻闲暇时间,去关注暖阳了。

    不过,有一个人,却和他们不一样,那就是坐在暖阳旁边的新晋同桌——韩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