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慢热: 第5章 第5章-慢热歌曲

    韩冰没有再像一开始那样,大大咧咧的盯着暖阳看了。

    虽然在看书,但韩冰的余光,却没错过暖阳脸上的任何一点表情。

    韩冰觉得有些好笑,自己不是一个会轻易如此的人,却在这个,认识还不到半小时的女孩儿面前,一再做出违反自己常态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但很多时候,这样才有趣,不是吗?”韩冰暗自思忖道。

    况且,许多未知的东西本身,就有一种特别的吸引力。显然,眼下自己遇到的这个全新的未知,就是旁边叫暖阳的女孩儿。

    刚刚那位英文老师说到,暖阳的作业写得很好。

    既然今天话是说不上了,那就先从她写的东西里,开始了解她吧。

    韩冰心情大好的将书,轻轻翻过一页,目光瞥向了讲台上打印的那摞纸。

    探索未知啊!未知的风景,还挺期待的,肯定会很有趣。

    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。

    每年寒暑假,韩冰和几个好友,都会被各自的父母抓去,交给做过教官的严叔叔。

    严叔叔会带着韩冰在内的几个小男孩,进行一场,听起来颇为炫酷,实际上却是又苦又累的,丛林探险训练。

    严叔叔是一个严肃寡言的人。

    虽然父母同严叔叔已是十几年的老友。但每次严叔叔来家里作的时候,都只是独坐在一旁,听着他们的父母聊天。

    除非父母不经意间,把话题扯到严叔叔身上,他才略微回应一两句外。其它时候,严叔叔只是安静地品茶而已。

    特殊训练的第一年,韩冰正在读小学四年级,不满十岁。

    蓝天跟韩冰同龄,在同一所学校上学。欧阳智和韩冰在同一个班。

    严叔叔的儿子严律谨跟他们一样,也在上小学,只不过读的不是同一所学校。

    林儒墨虽然只比韩冰他们大三岁,却已经在读初三了。他头脑特别聪明,连着跳了几级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父母拦着不让儿子跳级太多,以免身边没有同龄人可以交朋友。恐怕林儒墨早已经是高中生了。

    大家都安静地前进着,“跟紧我,不要掉队了。”严叔叔威严有力的声音突然响起。

    “是,教官。”韩冰和好友们都训练有素的答道。

    接着,大家又开始继续着之前的动作,徒步前进。

    每走几步,遍布在丛林地上的枯树枝,便会被他们踩得“吱吱”作响。

    在这种有规律的节奏中,最前面带队的严叔叔的背影,愈发显得可靠。

    韩冰不禁回想起,某个周末的晚上。

    他很想知道关于严叔叔的事。就好奇的跑去问母亲薛梅若。

    严叔叔是个什么样的人?父母和世伯他们是怎么和严叔叔认识的?

    因为他们和严叔叔太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薛梅若当时正在查阅文件,听到儿子的问题后,就把手里的文件暂时放在了一边。

    说道:“那是爸爸妈妈和你欧阳叔叔、林叔叔、还有蓝叔叔他们,还在读大学的时候,曾经心血来潮,想一起结伴去g州旅游,放松一下……”

    韩冰的母亲薛梅若,在提到往事的时候,眼睛的神采,仿佛回到了大学时那样,明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时我们不想跟团走,觉得那么多陌生人一起,既不能按自己喜欢的路线来走,又没有什么隐私,再加上诸多的限制和不便,根本不能尽兴。

    “所以最后,我们决定自由行,线路什么的自己规划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,薛梅若笑了笑。

    感慨道:“当年,我们真的是有点天真了。觉得不就是找条线路吗?后来大家去查那边的线路时,才发现,确实不太容易呢!最后花费了一番功夫,也只是了解个大概而已。”

    薛梅若让老公韩凛冽给自己倒了杯茶,润了润嗓子。

    继续说:“当时,很多景点,都还只是刚开放没多久的新景而已。再加上,我们想去的那个地方,位置也有些偏远,曾经去过那地方游玩的人也很少。

    “所以,当时我们能参考的资料,非常有限,就在大家考虑,要不要干脆换一条线路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薛梅若的目光落在不远处沙发上,坐着看报纸的老公韩凛冽。

    温柔道:“那时,你爸爸开口了,‘别犹犹豫豫的了,不就是出门玩儿一趟吗?又不是要去出考古任务,需要带什么文物回来,大家那么紧张干嘛?

    “‘百闻不如一见,就算我们不清楚那边的情况,等我们到了当地,再去问问本地人,不就比我们在这里盲人摸象似的研究半天,更有用更省事儿吗?’”

    韩凛冽听到妻子薛梅若跟儿子提起,自己当年说过的话后。

    不自然的咳了声,“梅若,你跟儿子提这些干嘛呢,那都是多久之前的事儿了……”

    薛梅若知道丈夫这是有些不好意思了,怕这有损自己在儿子心中的威严形象。

    想到这儿,薛梅若有些好笑的说道:“你继续看你的报纸去吧,不用在意我们这边。”

    说完转过头,换了一个舒服点的坐姿,继续回忆。

    “在你爸说完后,大家好像突然茅塞顿开了般。

    “认同道:‘是啊,就算不太清楚状况,‘车到山前必有路,船到桥头自然直。’再说了,就算遇到什么问题,到时候,就‘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’嘛!

    “哈哈,你爸还真是能鼓舞士气呢!这要是在古代,应该是块当将军的料儿吧!”

    讲到这里,薛梅若忍不住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坐在沙发上,看似认真在看报纸,实际上却是在听着,妻子和儿子的对话的韩凛冽。

    听到妻子在儿子面前,毫不吝惜的夸奖自己时,心情蓦的大好万分。

    他不由的得意地抖了抖手中的报纸,煞有其事的翻了一页,又状似认真的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薛梅若瞥了一眼,此刻需要观众关注片刻的韩凛冽,心里暗笑道:“这么多年过去了,还是那么幼稚。”

    不过,自己当初就是看上了他的简单易懂,直率认真。

    后来慢慢相处的时间,韩凛冽给她带来的惊喜和感动,几乎是接连不断的,毫不刻意,却又充满新意。

    回想起和老公之间的种种过往,薛梅若倍感温暖。

    又看了看眼前年幼的儿子韩冰,不禁暗暗祈愿道:“真希望,在你生命中的某一天里,也会幸运的遇到,那个独一无二,能让你惊喜万分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年幼的韩冰发现妈妈讲到一半,突然就开始发起呆来。

    立马着急地站起身来,跑到妈妈跟前,摇了摇妈妈的手臂,小声喊道:“妈妈,然后呢,之后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薛梅若摸了摸韩冰的小脑袋,轻声讲道:“后来啊,我们很快就订好去那边的机票,拖着行李箱,一起坐飞机奔往目的地了。”

    又想起那次的意外,薛梅若皱了皱眉,“那里的风景真的很美,如果不是中途发生了那件事,那应该会是一次,令人心情愉悦且值得回味的经历了,可惜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薛梅坐直身子,拉起韩冰的小手。

    突然正色道:“可惜,那次我们只顾着欣赏风景去了,没有注意到,在我们进入到那个比较偏僻,还没有对多少人开放过的新景点里的时候,已经被一群人悄悄盯上了。”

    年幼的韩冰听到这里,也跟着紧张起来,用自己的小手,紧紧握住了妈妈的大手。

    薛梅若感受到,从手心传来儿子的紧张和担心,轻轻地抽出右手。

    温柔的拍了拍小韩冰的背,“别担心,最后有惊无险,是你严叔叔救了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时候,你们就已经认识了严叔叔吗?”小韩冰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“不是呢,那个时候,我们也才刚刚有机会认识他,而且还是在那种情况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哪种情况?”小韩冰好奇追问。

    “当时我们都还年轻,不懂出门在外需要注意些什么,穿着打扮全按自己的喜好来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外面人多眼杂的,很容易就会遇到一些,心思不正、不务正业,又想快速发家致富的人。他们逮着机会就会有见利起意的心思。”

    薛梅若轻声叹了叹气。

    “妈妈,你继续说,别叹气啊!”小韩冰有些着急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让妈妈先喝口水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薛梅若好脾气的安抚着儿子,拿起茶几上,只剩一小半茶水的琥珀杯,喝尽了杯里的水。

    放下了手中的空杯,薛梅若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“因为没有把自己身上那些比较贵重的装饰,摘下来放在安全的地方,仍是像平常一样,都戴在了身上,所以,就被那些别有用心的人给盯上了。

    “在我们尽兴游览完美景,也畅快的拍足了不少精彩的照片后,大家都觉得有些累了。

    “正准备回住的地方附近,吃点当地的特色美食,就结束一天的旅程,回住处洗漱休息时。谁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凛冽,再帮我倒杯水呗,我嗓子都讲干了,口又渴了。”薛梅若朝着韩凛冽坐着看报纸的那边方向,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噢,好的,马上来。”噌的一下,小韩冰的父亲韩凛冽,放下手里拿着装模作样已久的报纸,就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只见他动作迅速的走到薛梅若面前,拿起茶几上空空如也的琥珀杯,温柔一笑,转身快步走向厨房,沏了一杯温度合适的茶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