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慢热: 第6章 第6章-慢热型是什么意思

    韩凛冽左手拿着水杯靠近自己,右手把在琥珀杯里因为温度高,而不断向外冒着的轻烟,往自己脸的方向,轻轻的扇了几扇,又仔细的闻了一闻,确定是梅若喜欢的茶香味后,这才放心的捧着手里的那杯茶水,小心的放在了她面前的茶几上,然后满意的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“老公,谢谢啦!”身后传来薛梅若温柔的声音,韩凛冽顿了顿,回了一句“嗯,没事儿,”便又坐在了之前的那个沙发的原处,又一次,状似认真的看起报纸来。

    薛梅若开心地捧起丈夫为自己沏的,这杯充满爱意的茶水,闭起眼睛,幸福地闻了闻,满意地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来,他还是这么了解自己的口味,对待自己的事,无论大小,也还是那么细致认真,一如当初……

    轻轻放下手中的琥珀杯。

    薛梅若继续道:“就在我们回程的途中,十来个赤着胳膊,拿着棍棒的家伙突然向我们冲来。当时我们吓了一跳,现在回想起那情形,还是会感到有些后怕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呢,然后呢?严叔叔就出现了吗?”小韩冰有些紧张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没呢。那时我们想大声呼救,看看会不会有什么人经过,就算不能为我们解围,帮忙报个警也是好的。谁知,还没来得及喊出声,那些人就围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粗声粗气地警告我们:‘我们只不过是想要点钱罢了,识相的,就老实把身上的钱都交出来,这样,大家都好过,我们拿了钱就马上走,不然的话……’

    “那个领首的光头,停顿了一下,举起手中的棍子,朝我们晃了晃,凶神恶煞的拔高了音量,‘会发生什么事,我可就不敢保证了。’

    “话说完,就示意手下的两个小喽喽,到我们这边来收钱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们把钱给他们了吗?”薛梅若还没说完,耳边就又传来小韩冰好奇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当时我们都不相信他们的保证,但又没有办法,正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我脑中灵光一闪,突然想到,之前在查这边的风俗人情、地形地貌、社会治安等方面问题的时候,好像有看到过,在这个景区附近,驻扎着一个叫什么8xx的部队。

    “虽然不确定,但眼下也没有其它办法了,我就用最快的速度,拨通了以为永远都不可能有机会用得到的急救号码,拨通后,就把手机扔进了附近的草丛里。”

    薛梅若想起当时的情景,忍不住狡黠一笑。

    “还好,那些匪徒眼里只有钱,全程只盯着我们的背包,当时我的背包在你爸的肩上呢,所以,就没人特别去注意我。

    “本来平时的时候,我的手机都是放在背包里的,可是那天因为自己想要拍照,就一直拿在手上了,没想到,关键时候竟然派上了用场。”

    “我先喝口茶,小冰你等一下啊。”薛梅若又拿起琥珀杯喝了几口。

    想了想,可能全部讲完,还得要点时间。

    于是,脱下了脚上的拖鞋,拿过沙发上的靠枕,一个垫在腰下,一个垫在肩膀那里,半倚在沙发里,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,轻呼了一口气,继续道。

    “那天刚好是你严叔叔在执勤,接到求救信号后,他立刻向上级汇报请示,一经批准,就立刻带着两个和他年龄相仿,但资历却不及他的部队军人,火速赶往我们这边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严叔叔怎么知道你们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哈哈,因为妈妈之前从手机上播出去的,那个求救信号啊。”

    薛梅若偏过头看着儿子,有些好笑的说道:“手机上都有定位的,所以严叔叔才能知道我们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当时还不确定会不会有人帮我们解围,我们就尽自己最大的能力跟那些匪徒周旋着。

    “从道德讲到法律,从将心比心讲到与人为善,从古代志士先贤讲到现代劳模标兵,从读书改变命运讲到农商改变经济。

    “总之是各种,晓之以情,动之以理的,最后,非但没能说服他们弃恶从善,反而把他们都*得恼羞成怒了。

    “当他们已经完全失去了耐心,正准备直接过来动手抢我们背包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薛梅若刻意停了会儿,果不其然,儿子熟悉的疑问又响起了,“他们抢到了吗?”

    “哈哈,你猜?”薛梅若看着儿子颇为紧张的模样,觉得十分有趣,便故意卖了卖关子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妈妈,你快说呀!”小韩冰可着急了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说,我说。”薛梅若颇为满意地伸了伸懒腰,又打了个哈欠。

    “然后,就把你欧阳叔叔、林叔叔、蓝叔叔手里的包给抢过去了。唯独你爸爸,说什么也不肯把包给他们,在一番撕扯中,不可避免的受了点伤。

    “那些人只是想要钱,也没准备要真的动手伤我们。而且你爸爸的身手,算得上是,我们一行人中最好的了,所以,在那种危险的推推搡搡中,幸运的避开了要害。”

    “爸爸当时受伤了!严重吗?后来怎么样了?”小韩冰担忧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别担心,只是受了点轻伤。”侧了侧身子,薛梅若继续道:“你严叔叔那时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,只是我们那个时候不知道罢了。

    “当时,我看到你爸受伤,就什么也顾不得了,赶紧冲过去抱着他,把他还紧紧拽在手里的背包,一把拿了过来,转手直接重重地甩在了一个人的背上。

    “生气地冲他们吼:‘我们所有人的背包已经都在你们手上了,钱都在里面,这下你们该满意了吧!’

    “为首的那个光头,示意几个手下打开我们的背包,把里面的现金和值钱的东西拿出来,其它的都不要。

    “结果,他们就把我们的钱包和手表手机,还有其它看起来值钱的东西,都拿了出去,搜刮得差不多了,就把背包丢还给了我们。

    “当时我们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,只希望这些匪徒赶紧拿了东西,离开我们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,一阵尖锐的警笛声,从我们身后传了过来。”

    想起当时的场景,薛梅若耳边仿佛还能听到,那无比悦耳动听的警笛声。

    那一刻,真的觉得世界上最好听的声音,莫过于当时,那阵警笛声了。

    后来,每当不经意间,不管开车或是走在路上的时候,偶然听到警笛声,都会觉得倍感亲切。

    在危险的时候,有人为你狂奔而来,有人为你挺身而出,有人为你奋不顾身,有人为你排忧解难……

    而这些人,都是那些与自己素昧平生、素不相识的陌生人。他们之所以如此,只因为,他们身上肩负着,神圣的使命和最光荣的职责。

    他们,就是一直在我们身边,随时待命,准备出发,当我们一发出求救信号,就会毫不犹豫立刻赶来的人,我们的保护屏障,可敬可佩的军人。

    “你严叔叔在赶到附近的时候,已经感觉到不对劲了。因为他在赶来的过程中,也有打过我的手机号码,可是一直都没有人接。

    “直到,在靠近这部手机信号附近的时候,隐约模糊看到,有两群人,正在景区外不远处的一个隐秘处,对峙着。

    “那时你的严叔叔不过二十岁左右,却有超乎同龄人的敏锐度和智谋。

    “因为考虑到他们才三个人,而匪徒至少有十个人左右。他没有在第一时间,莽撞的冲上来。

    “而是迅速拨通了部队的号码,请求支援。

    “当你严叔叔在看到,我们开始跟那些匪徒,产生肢体上的冲突之后。

    “迅速打开自己手机里的警笛音频,霎时间,一声尖锐的警笛声,就传了开来。

    “接着,就把手机放在了脚边一块大石头的侧面。简单快速的跟自己带来的两个年轻军人交代了几句,让他们在原地等待支援。

    “之后,也不顾自己能不能打得过,自己会不会受伤,气势逼人地就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那些匪徒,听到突然响起的警笛声之后,开始有些惊慌失措,又看到穿着迷彩服的军人冲向他们,当下就跑了两个胆子小的。

    “剩下几个胆壮的,舍不得刚抢来还没捂热的财物。

    “装腔作势,故作凶狠的冲着你严叔叔威胁。

    “‘我劝你别多管闲事,看见我身后那几个兄弟没有?识相的,就赶紧滚开!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,就是天王老子也管不到这里来!你再不走,就别怪哥几个不气了!’

    “你严叔叔冷着脸,一个箭步冲到刚刚放狠话的那个小喽喽身前,一脚下去就把他撂倒了。

    “又一把夺过,挥向自己后脑勺的棍子,反手就回敬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总之啊,你严叔叔左右开弓,身手敏捷,反应迅速的与那些匪徒们周旋着。

    “好在没多久,你严叔叔部队里的援军赶到了。

    “那些匪徒都被按倒在地,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“你严叔叔把我们被匪徒抢走的财物,一个不落地清点好后,交还了我们。

    “最后把那些匪徒,全部被扭送到附近的警察局里去了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,才算是有惊无险的结束了。

    “自那以后,我们就和你严叔叔交上了朋友。

    “其实你严叔叔一开始是拒绝的,他觉得那时为我们解围,只是做了自己分内的事,让我们不用太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“后来,你严叔叔经不起我们的软磨硬泡,各种殷勤打扰。久而久之,我们就成为了好朋友。”

    曾经那些画面在自己眼前一一闪过,又熟悉又亲切,让薛梅若怀念不已。

    “所以,儿子呀,你现在知道了,爸爸妈妈是怎么和你严叔叔成为朋友了的吧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