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慢热: 第7章 第7章-慢热的人是什么性格

    没有听到儿子的回应,薛梅若睁开了原本闭着的眼睛。

    发现,小韩冰已经睡着了。

    薛梅若站起身来,轻轻的把小韩冰抱去了他的房间,温柔地把儿子放在床上,为他盖好被子,然后轻轻的掩上了房门。

    走回厅,发现自己的丈夫,竟然也靠在沙发上睡着了。

    “难道我刚刚讲的是睡前故事吗?都睡得这么香。”

    薛梅若笑着摇了摇头,走到韩凛冽旁边坐了下来,轻轻的拍了拍韩凛冽的手臂,温柔说道:“困了,就去房间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韩凛冽揉了揉惺忪的睡眼,伸了个懒腰,问道:“梅若,现在几点了?”

    “已经是晚上十点了,也到睡觉时间了。”薛梅若温柔地回答道,

    “儿子也是听着听着就睡着了,你也是,你们父子俩的习性还真像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,是吗?儿子也睡着了吗?”韩凛冽咧嘴笑道。

    “是呀,不知道的,还以为你俩商量好了的呢!最后,就剩我一个人自说自话的。”

    薛梅若有些故意的嗔怪道。

    “梅若别生气,因为你的声音实在太好听了,所以一不小心就沉浸其中了,不知不觉就睡着了。”韩凛冽有些笨拙又有些牵强的解释道。

    薛梅若听后,忍不住“噗嗤”一声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凛冽,这么多年了,你的口才怎么还是停留在,咱们上大学的那会儿啊,哈哈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只要能逗你开心就好了,我本来就没什么口才,你口才好不就够了么。”韩凛冽温柔地看着自己的妻子,心甘情愿的如是说道。

    “凛冽,谢谢你,一直以来,所有的事情。能遇到你,真好,能跟你在一起,真好,能与你相守,真好……”

    薛梅若在面对自己眼前的这个,对自己温柔贴心、呵护备至的丈夫的时候,总是忍不住就觉得,想要发自内心的感谢他……

    夜很长,故事还在继续着……

    小韩冰当然不知道,此刻自己父母的这段温馨的爱情故事,不过,总有一天,他会知道的。当然,这都是后话了。

    现在,还是让他在香甜的睡梦中,享受这一天后,独属于他的平静和安稳吧……

    次日清晨,全家人在餐桌上吃早餐。

    薛梅若对孩子们宣布:“儿子啊,我和你爸昨天晚上商量了一下,准备每年寒暑假的时候,把你交给你严叔叔,去他那儿接受特别训练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又转过头对韩冰的两个姐姐说道:“你们是女孩子,跟他们一起训练不太方便,就先给你们报个跆拳道班,练着再看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?妈,为什么啊?”二姐韩又霜,在母亲的话音刚落,就率先颇为不满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妈,突然怎么了,干嘛要我们去练跆拳道呀?”大姐韩临雪,在妹妹说完后,也忍不住温柔的疑惑道。

    韩冰的反应,没有两个姐姐快,正准备问些什么的时候,姐姐们就已经把自己大概想了解的都问了,所以,现在也是和姐姐们一样,都一副有些搞不清状况的样子,望向刚刚丢出这个重磅消息的母亲大人。

    薛梅若没想到孩子们的反应会这么大。微微愣了愣,随即笑开了,“至于这个嘛,你们就去问你们的弟弟喽!”

    优雅的用纸巾按了按嘴角后,薛梅若对着早已吃完早餐,此刻正坐在沙发上,边看报纸边喝着茶的丈夫喊道:“凛冽,我吃完了,我们一起去公司吧。”

    “噢,来了!”

    姐弟三人看着父亲大人,迅速放下手中报纸和茶杯,快步走向玄关鞋柜那里,换了鞋,拿了包,干净利落的做完了这一系列的日常流程后,随即转身开门,大步而去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就听到了车子引擎发动的声音。

    姐弟三人不禁暗暗佩服父亲大人。

    不管什么时候,手里正在做什么事情,只要一听到母亲大人的呼唤,就会立刻放下手边的一切,迅速的行动起来,完美的配合母亲大人的各种需要和安排,真是……

    小韩冰:虽然看到自己的父母这么相爱,觉得挺好,但要自己做到父亲那个份上……还是算了吧!太麻烦了……

    韩临雪:太浪漫了!爸爸妈妈总是那么相爱。好像从自己记事开始,他们就一直是这样的了,真希望,自己也能像妈妈那么幸运,遇到一个像爸爸那样爱自己的人……

    韩又霜:啧啧啧,又来了。每天都要被迫欣赏,父母有意无意的各种秀恩爱,真是有些伤脑筋,不过算了,就当是……锻炼了自己的承受能力了吧,习惯就好了。

    爸爸明明在别人面前,气场那么强大,怎么到了老妈这里,就一反常态,像变了个人似的,一副为母亲大人马首是瞻的样子……嗳,爱情啊。

    这时,对自己几个儿女此时心理活动,并不知情的薛梅若,也已经换好了衣服,收拾妥当,准备出门了。

    走到门口,刚握住门把手,准备推门而出时,薛梅若像是突然又想起什么重要事情似的,回过头,对仍坐在餐桌旁的韩冰姐弟说道:“你们不知道什么原因的话,可以问问阿冰,昨晚我跟他说过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转身就出门了,没多久,就听到车子扬长而去的声音,留下一脸表情各异的姐弟三人……

    “小冰,你快给我从实招来,到底怎么回事儿!”

    韩又霜有些烦躁的靠在椅背上,双手交叉在胸前,一副凶巴巴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是呀,小冰,你昨晚跟妈聊什么了呀?”

    韩临雪以一种好学生正在上课的样子,双手搁在桌子上,背也挺得直直的,放在桌子下的脚,从吃饭开始就一直保持着那个,端端正正的并拢收紧的姿势,身体微微前倾,温柔中带着些许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啊?我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……”小韩冰有些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“我不就是,因为好奇爸妈他们跟严叔叔那么不一样,到底是怎么交上朋友的,然后就去问了一下咱妈吗?”

    “那你们都聊什么了,说给我们听听!”韩又霜不容置喙的说道。

    接着,韩冰就把昨晚母亲跟自己讲的那段,他们和严叔叔如何相遇的精彩故事,从头到尾,当然指的是在自己没睡着之前的内容,都跟两个姐姐复述了一遍……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啊……”韩临雪吸了吸鼻子,抽了张纸巾按了按眼角,眼睛微红,显然是被刚刚听到的这个故事,感动到了。

    “拜托,姐,这个故事到底哪里感人啦,就能让你这仙女垂泪了?你泪点也太低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虽然嘴里这么说,但韩又霜还是抽了几张纸巾,递给了自己温柔娴静、纤细敏感的大姐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韩临雪接过妹妹递过来的纸巾。

    “我也没想哭的,谁知道就忍不住……”说着,便不好意思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又转过头看着弟弟韩冰,“那你说,妈妈为什么要我们去学那个呢?”

    “这还不简单,就是让我们学着防身的呗!”不等韩冰开口,韩又霜就率先帮姐姐解答了这个疑问。

    韩冰心里其实早就猜着了一二分,但也不确定,就没想说什么。主要还是,自己不想去。

    一来,是他有想做的事,二来嘛,懒得去,一听就觉得好麻烦……

    当韩冰还在心里盘算着怎么回绝老妈的时候。

    大姐韩临雪的声音,温柔响起,“那我们,就听妈说的吧,去学那个什么跆拳道的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姐,你知道什么是跆拳道吗?就那么热血沸腾的答应了。”

    韩又霜有些头疼的揉了揉眉,对着自己的大姐说道,“打架,知道吗?就是电视上看到过的那种。”

    突然意识到,姐姐因为只喜欢看书,平时都没怎么看电视。韩又霜就对着韩冰喊道,“你,过来,我们给姐姐示范一下,什么叫打架……”

    韩冰心想:真是麻烦啊,二姐总是想一出是一出的,嗳,算了,谁叫她是我姐呢!

    这么想着,小韩冰乖乖的配合韩又霜的指令站到她对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这样,姐弟二人在韩临雪面前,简单的示范了一下什么叫“打架”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可以回到你位置上去了。”

    韩又霜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,头也不抬的对韩冰说道。

    整理好衣服后,又转身走到大姐韩临雪面前,说道,

    “现在,你大概了解了吧。”韩又霜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,看向姐姐,“这样,你还愿意去学跆拳道吗?”

    韩临雪从小到大,一直学的是古典舞,声乐也是偏古典乐风格,她整个人的气质,活脱脱就一古典美人。

    让她去学跆拳道,韩又霜有点无法想象那是什么画面。

    本以为姐姐看过后会放弃,谁知竟跟自己预料的相反。

    韩又霜有些烦躁地坐了下来,又想到,自己班上好像有个男同学家里是开跆拳道馆的,到时候问问他好了。

    至于自己嘛,既然姐姐有兴趣要去学,那自己就只能舍命陪君子了。

    嗳,谁叫她是我姐呢……韩又霜任命的想到。

    发现两个姐姐都已经决定要听老妈的话,去学那个跆拳道了。

    小韩冰不由的有种不太好的预感,自己这次可能是逃不掉了。

    以往还有二姐打头阵,率先反抗。这次……嗳,还是靠自己吧,那么麻烦的事,不管怎么样,都要想办法逃掉才行。

    姐弟三人在各自理清头绪后,就离开餐桌,各自回房了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。

    薛梅若和韩凛冽回来得比平常早。

    一到家,刚换好拖鞋,薛梅若就快步走向厅,把手里的包包往沙发上随手一扔。对着自己几个宝贝儿女的房间喊道:

    “宝贝们,考虑得怎么样了呀?快出来跟妈说说。”

    边说边坐在了沙发上,找了几个柔软的靠枕,垫在自己的背后,舒服的半躺了下来。

    姐弟三人闻言都打开了各自的房门,走了出来,坐在了妈妈对面的沙发上。

    韩临雪手里还拿了本已经翻了一小半的书。

    韩又霜手里拿着几只飞镖。

    只有韩冰手里空空如也,什么都没拿,看不出来他刚刚做了什么。

    看着面前几个,仿佛昨天还在牙牙学语、蹒跚学步,柔嫩娇弱需要自己悉心呵护照料,现在却已渐渐长大,开始独立。

    不再怎么需要自己再像从前那样操心的儿女们,薛梅若一时竟有些感慨万千。

    想起当年的惊险经历后,她突然意识到,如果当初大家懂些防身的功夫,也不至于那么被动。

    昨晚和丈夫商量后,就决定,让自己的儿子跟着严一风学些防身的技能。

    严一风从g州那边退伍后,就回到了他原来的城市里,现在跟自己一座城市。

    这些年里,严一风虽然平时不爱说话,但对他们这些朋友是真的很讲义气,找他帮忙,他能帮就绝不会推辞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薛梅若不禁觉得倍感温暖。

    中午跟好友们通了电话,他们都很赞同自己的想法,认为把儿子们交给严一风,跟着他训练,真是不错的选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