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慢热: 第8章 第8章-慢热歌词

    “妈,我和姐姐决定去学跆拳道……”

    韩又霜坐在沙发上等了一会儿,看自己的母亲又在发呆了,忍不住出声打断她此刻的神游太空状。

    自己没老爸那么好的耐心和脾气,可以一直等,直到老妈自己从外太空回来,再继续她想讲的话……

    “噢,好的,”薛梅若蓦的回过神来,回应道,“那我明天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妈,我班上有个男同学家里是开跆拳道馆的,我明天去问问他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不等母亲说完,韩又霜就仿佛知道,母亲接下来要讲什么似的,自己先回答了。

    二女儿的性格,跟自己小时候还真是有点像呢,“那好吧,就交给你自己去安排好了。”薛梅若笑了笑算是同意了。

    韩又霜不以为意的向姐姐比了个胜利的手势,把韩临雪逗笑了……

    “那你呢,小冰,你有什么想法?”薛梅若转身朝韩冰问道。

    小韩冰当然是不想去了,但是又不能直说,不然肯定会被老妈训一顿,把老妈惹生气了,老爸更不会放过自己。

    嗳,还是用那个方法吧。

    打定主意后,小韩冰站起身,跑到母亲身边。

    “妈~我不想去嘛~我已经和蓝天他们约好了,寒暑假的时候,我们要去做别的事,不信,你问问他们就知道了~”韩冰拉着母亲的袖子撒娇道。

    以往,只要韩冰使出这一招,十有*,母亲大人都会答应自己的要求,虽然,会被二姐韩又霜嘲笑很久就是了。

    所以,轻易韩冰是不想这样的,但这次情况特殊,不得已的,韩冰又一次使出了自己的杀手锏。

    可惜,这次却没能如愿。

    “噢?如果是这个原因的话,你就完全不用担心了。”薛梅若笑眯眯的说道,

    “妈妈中午的时候,已经跟你阿姨她们通过电话了,她们都说要把自己的儿子,送到你严叔叔那里接受训练。所以,你们寒暑假还是在一起的哦。”

    what?那不是没戏了!算了,也不用再演戏了,反正逃不掉了,还是老妈厉害,自记事以来,自己就从没赢过。

    韩冰认命的坐回原位,不出所料的,二姐韩又霜鄙夷的目光也随之而来。

    没事,习惯就好,小韩冰自我安慰着。

    “那就这样愉决定了啊!”薛梅若开心地站起身,“好啦,你们都去玩儿吧……”

    等下与好友们一起安排安排孩子们的行程。

    就这样两天内,兴奋的家长们,高效率的把孩子们训练所需用的装备,全都备齐了。

    小韩冰和朋友们,也在接到通知后的第三天,被交给了严叔叔。

    森林里。

    “真佩服老妈的办事效率。”

    小韩冰踩着脚下的枯黄落叶,一边往前进,一边小声嘀咕着:“嗳,好奇心啊,这个东西还真是能给自己带来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大家原地暂停,前面有条小河,我会先用绳子绑住两边的树,到时候,你们看我是怎么用滑索过河的。然后,你们跟着挨个儿过去,听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严一风的声音适时响起,打断了韩冰脑袋里,各种不着边际的想法……

    “是,教官!”整齐的童声回复道。

    随着严叔叔的身影越来越远,大家终于放松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嗳,真是累死我了。”蓝天一*坐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从来就没走过这么远的路,何况是在这种阴森森的丛林里。”欧阳智找了个倒在地上不知道已经有多久的树,坐了下来,也不甚开心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都别抱怨了,留点体力休息一下,不知道等下还要走多久,或者还要接受什么训练呢……”林儒墨冷静的说道。

    转过头,望向不远处靠在树干上的韩冰,发现他正闭目养神,仿佛对这次的探险训练,并无任何不满。

    “嗳,韩冰,我妈说,这次跟着严叔叔进行特别训练,是你提出来的啊?”没安静两秒,活泼好动的蓝天,打破了沉默。

    我提出来的?我怎么不知道?嗳,这肯定又是老妈的杰作了。

    韩冰不禁想到从以前到现在,老妈为了达到她想要的效果,不知道已经做了多少“从无到有”或者“添砖加瓦”的事了……嗳,也不差这一件了。

    还能怎么样,自己承认了呗,谁叫她是我妈呢,嗳,韩冰认命的想到。

    “嗯,是我提出来的。”韩冰仍旧闭着眼睛斜靠着树干,慢悠悠的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家伙,自己想跟着严叔叔进行特训就算了,干嘛拉上我们!”蓝天有些气愤的冲着韩冰喊。

    “我早就和我们班的几个同学约好了,这个暑假要一起打篮球的。现在好了,被我妈硬送到这里来了,还说,是你特别要求的!”

    “嗳嗳嗳,别那么大火气嘛!”欧阳智看见气氛明显紧张了不少,赶紧打圆场。

    “就当是兄弟几个,趁此机会体验了一下不同的生活好了,锻炼锻炼身体,也没什么不好的嘛!

    “再说了,打球的话,开学去学校想怎么打就怎么打,没必要为了这点小事生气……”

    林儒墨此刻已经,大概理清楚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了。

    听到蓝天和欧阳智的对话不禁莞尔,他们还什么都不知道呢。

    老妈,你这也太过分了吧!说我自己想进行特训就算了,干嘛扯上他们?嗳,要是我,估计会比蓝天更生气吧……

    现在还是闭嘴吧,反正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。

    严律谨从始至终,没开口说过一句话,但他们的对话,却一字不漏的都听进去了。

    其实自己到现在,也不太清楚整件事情的经过。

    只知道父亲前两天突然跟自己说,之后就不只是带着他一个人单独训练了,会有几个跟自己年龄差不多的男孩儿,一起加入进来。

    所以,以后就是五个人一起跟着父亲进行特训了。

    严律谨之前没有跟韩冰他们见过面,只是偶尔有听父亲提到过,他们都是父亲朋友的儿子,这次是因为朋友拜托他,所以就有了现在的这种,谜一样的局面。

    父亲向来对朋友的请求,都是有求必应的,就更不用说是他自己擅长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严律谨不禁突然涌出一种责任感。

    父亲的事,就是自己的事。

    既然他们看起来都不太愿意的样子,那么,自己就想办法,让他们对父亲的训练,提起兴趣来……

    就在严律谨刚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,父亲的声音突然响起,划破了安静的空气,“大家集合,准备过河……”

    “铃铃铃…”下课*突然响起。

    打断了韩冰的回忆。

    “好了,同学们,今天的课就先到这里了。”黄莺老师”甜美温柔的声音再次飘进大家的耳中。

    韩冰回过神来,低头看了看戴在左手上的腕表。

    时间过得还真快,好久都没有像现在这么发过呆了,不过,感觉还不赖。

    “那么,今天的随堂作业……”不等“黄莺老师”把话说完,一阵阵参差不齐的哀嚎声,就颇有节奏的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韩冰不禁挑眉,有趣。

    “大家不要紧张,今天的作业就是,简单写一下你们最感兴趣的人或事就可以了,相信你们可以完成得很好的噢~”

    在甜美声音的安抚下,大家很快就安静下来了。甚至,有的同学,已经开始在那里奋笔疾书了。

    “黄莺老师”已经习惯了学生们,遇到布置作业,就会先哼哼一下的可爱习惯了。

    反正最后,都会乖乖把作业写好交给自己的,所以他们的哀嚎声,听在“黄莺老师”的耳中,只是一种撒娇罢了。

    “暖阳,你上午的课结束之后,记得来老师办公室,我有事想跟你商量一下哦。”“黄莺老师”对正对着窗外发呆的暖阳突然说道。

    暖阳吓得赶紧回过神来,回应道,“噢,好的老师,知道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哒哒哒……”高跟鞋声渐渐远去。

    随着“黄莺老师”的离开,教室里的声音拔高了几个度,嘈杂声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韩冰皱了皱眉头,他不太喜欢这种吵闹的环境,人多的地方就是麻烦。

    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,韩冰大步走向讲台,将“黄莺老师”留下的那本,暖阳的作业拿了起来。

    差点忘了,还有这个……

    拿着手中的副本,韩冰又回头看了看暖阳,谁知她已经不在刚才的座位上了。

    笑了笑,韩冰转身离开了教室,往操场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女用洗手间。

    望着镜中的自己,暖阳小声嘟哝道:“脸怎么还是有点红啊,明明已经用冷水冲过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又拧开了水龙头,俯下身来,捧了几捧水往脸上拍了拍。直到看不出脸上的红晕后,才放心下来。

    甩了甩手上的水珠,从自己带来的那包纸巾里,小心的抽出来一张。

    先擦干手上的水珠后,又抽出一张拿在手里,对折了一下,再对着镜子,把脸上的水珠慢慢吸干,不一会儿,暖阳就觉得清爽多了。

    “今天真是奇怪。”暖阳边想着,边把手里的纸巾扔进了洗手台旁边的垃圾桶里。

    “以前也有陌生人跟自己搭过讪,也有不认识的人,突然坐在自己旁边过,但自己从来没有,像今天这么手足无措过……”

    暖阳微微蹙了蹙眉,摇摇头,想甩开那种莫名烦躁的感觉。

    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头发,确定自己完全ok后,揉了揉自己软软弹弹的脸颊,放松了一下因为紧张而僵硬的表情,再一次露出和平常一样淡淡的微笑。

    随即转身离开了,至少已经呆了有十多分钟的洗手间,快步走向了操场。

    因为,下节课是体育课。

    等暖阳走到操场时,发现班上大部分同学都已经到了,暖阳赶紧找了个不显眼的位置站了过去。

    今天的体育课,是两个班一起上的。

    其实大家都知道,体育老师挺喜欢这么安排的。有好几次还故意跟别的老师调课,为的就是让两个班的同学能一起自己的课。

    今天也不例外,又是他调的课,至于原因嘛……

    “嘿,暖阳。”感到肩膀被人轻轻拍了一下,暖阳回过头。

    一看,果然是白云啊,除了她,没有人会以这样的方式跟自己打招呼了。

    暖阳冲她一笑,刚准备开口跟她说今天遇到的事,就看到,白云盯着操场上的某个人,缓缓开口道:

    “嗳,暖阳,你知道吗?今天我们班又要和你们班打比赛了,你猜这次谁会赢?”

    其实,暖阳一点都不关心,谁输谁赢。

    但既然好友都开口问了,躲是躲不掉了,还是认命的开口敷衍道:“我猜,应该是你们班,会赢吧!”

    “噢?何以见得?”

    白云虽然在听到回答后,眼睛都不自觉的,亮了一下,下巴也微微抬高了一点,但还是,自以为不露声色的,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何以见得?当然是因为,这是你要的答案呐!

    暖阳想着:我不这么说,你就会没完没了的问下去,然后再各种举例论证,论证的结果就是,最后一定是你们班赢,我又何必浪费时间,跟你争论谁输输赢的问题,反正我又不感兴趣,还是省点力气好了。

    虽然心里那么想,但毕竟还是不能直接,当着白云的面说出来的。

    为了来之不易的友谊,所以,暖阳稍微调节了一下自己的心情。

    轻轻的呼出一口气后,再次好脾气地回答道,“当然是因为,你们班有蓝天呀,有他在,什么比赛会打不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