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慢热: 第11章 第11章-女生慢热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“韩冰,你小子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蓝天的声音蓦的响起,打断了韩冰的思绪。

    韩冰转过头,只见,蓝天已经扶着,那个不幸被篮球砸到,但却及时解救了自己离开球场的女孩,向着自己正站着的医务室门口,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白云看见,暖阳和一个自己不认识的男生,站在医务室门口,正准备跟暖阳打招呼的时候,蓝天就开口叫了那个男生。

    噢,刚刚好像听见,他叫什么来着?寒冰?有人叫这个名字的吗?那岂不是很冷?

    正当白云还在想,寒冰这个名字的由来,以及拥有这个名字的人,会不会很冷等等问题的时候……

    “白云,怎么样,没什么事吧?”暖阳那可爱的声音,也在自己耳边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白云赶紧摆摆手,冲着暖阳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没事,没事,只不过是蹭破了一点皮而已啦!”

    “哦,那就好……”暖阳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“这节课下了之后,我要去‘黄莺老师’办公室一趟……”正说着,蓝天和白云已经走到自己面前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去那边说吧!”蓝天指着医务室外,不远处的那个小凉亭,开口建议。

    看着大家不解的眼神,又指了指后面的医务室,蓝天开口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门口,而且医务室里面,现在好像有点忙,我们在这里讲话,可能不太方便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是的。”

    白云像个认真的小学生一样,一脸认同的回应。

    暖阳看着白云的样子,不禁觉得有点想笑。

    这个白云,只要在蓝天面前,就会是一副,乖乖好学生的样子。而且,还是随时准备认真聆听老师讲课的那种。

    暖阳在看白云,韩冰当然也没错过,此刻暖阳脸上精彩的表情。他也想知道,暖阳刚刚没讲完的话是什么。

    于是,韩冰还是像之前那样,率先走在了最前面,朝着那个小凉亭走去。

    暖阳跟在韩冰后面,距离比之前稍稍近了一点点,没有离那么远了。韩冰当然也感觉到了,他不自觉的扬起了嘴角。

    蓝天还是扶着白云,两人一起走在最后。

    到了小凉亭,韩冰正准备坐下去……

    “嗳,你先等一下!”暖阳的声音,突然从身后传来。

    韩冰回头看了一眼暖阳,“嗯?”了一声,表示不解。但还是站住了,没有坐下去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这些石凳子干不干净,有没有灰尘什么的,还是要先擦一下,会比较干净一点……”

    暖阳说着,已经从口袋里,拿出一包纸巾,抽出了几张,然后,低头认真的擦了起来。

    其实,韩冰是有稍微看过一下的,这些石凳子还算干净,也没有什么灰尘之类的。

    应该是平时来这边,休闲聊天的人挺多的。

    四个石凳子中,有两个特别光滑,应该坐的人比较多一些。

    所以,他才决定就那么坐下去的,没想到……

    不过,这也算是,暖阳第一次主动跟自己讲话了。

    韩冰顿时觉得,心情大好。

    这次,暖阳用的,不是单音节,而是对自己讲了一整句话,这简直是……不知怎么的,韩冰突然觉得,竟然有点感动了!

    “好了,现在可以坐了。”

    暖阳擦完石凳子后,走了几步,把用过的纸巾,丢到几米外的垃圾桶里去了。

    这时,蓝天和白云也到了。

    韩冰选了个,不那么光滑的石凳子,坐了下来。蓝天过来后,他拉着蓝天坐了另外那个,不怎么光滑的石凳。把两个光滑的石凳子,留给了两个女生坐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一切,韩冰都做得不露痕迹,没有人知道。

    暖阳扔完纸巾,走到凉亭里,蓝天、白云、韩冰都已经坐下了,于是暖阳也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早上,‘黄莺老师’上完我们班的课后,说让我去她办公室,有事跟我商量……你知不知道是什么事啊?”暖阳对白云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这么说的话,早上,‘黄莺老师’倒是有给我发一条,也是让我今天上午的课结束后,去找她……”

    白云认真的想了一下,继续说道,“至于是什么事嘛?具体我是不知道啦!不过我猜,可能跟你写的作业有关吧,大概……”

    韩冰听到这里,不禁想到之前,自己也拿了暖阳的那本,复印版的作业看过,里面的内容,确实挺精彩的。

    是自己以前,没看过的那种,跟她的人一样有趣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韩冰的嘴角,不禁又上扬到了一个,漂亮的弧度。

    蓝天则是听得一头雾水……

    什么“黄莺老师”,什么作业的,她们到底在说什么啊?

    而且,最让自己不爽的是,韩冰那小子,居然一副了然不惑的样子,跟自己这边一头雾水的样子,完全相反,好像只有自己在状况之外……

    白云一直在用眼角的余光看蓝天,在看到蓝天好像有些,不怎么自在的样子后,白云想了片刻,开口道: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个,也快下……课了吧!不如,我……我们一起去……去‘黄莺老师’的,办公室吧……”

    暖阳心想:又来了,白云,你怎么又结巴了啊?我还以为,你已经不怕面对蓝天了呢!怎么一有他在旁边,你就这样啊,我该怎么帮你圆啊?

    “哦,那正好,我也算第一天来学校报到,也刚好要去校长办公室一趟,怎么,那就一起吧!你说呢?蓝天……”

    韩冰不等暖阳纠结完,就已经开口了。

    至于原因嘛,当然是因为,某人的脸上,写满了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那,自己就帮忙解解围好了。谁让那人,刚好是自己觉得特别有趣的人呢!

    “啊?什么?”

    蓝天看着韩冰,很没有默契的发出了疑问。

    “我说,我们俩,一起去校长办公室,一起,懂?”

    韩冰微笑着说出这句话后,不等蓝天开口,就站起身来,走到蓝天旁边,一副哥俩好的样子,搭着蓝天的肩膀,把蓝天给拖走了。

    走前还不忘微扬嘴角,跟暖阳说了句“回见”。

    看着蓝天被他那个朋友带走后,白云不由的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做了几个深呼吸后,白云自顾自的,对着旁边还在看着某个方向的暖阳,说道:

    “暖阳,你都不知道,蓝天在我旁边的时候,我连最简单不过的呼吸,都变得不太会了。我怕自己在他面前,说话结巴,就硬是忍着,一句话都没说。他问我什么,我都只是,点头或者摇头而已。嗳!太难受了……”

    暖阳看着韩冰带着蓝天离开的方向,又听着白云在自己旁边,像往常一样,絮絮叨叨的说些有关蓝天的话题,思绪不由的,越飘越远……

    第一次见到白云,是在“黄莺老师”的办公室里。

    当时,自己到那边的时候,正看见白云拿着自己的作业复印本,在跟“黄莺老师”讲些什么。“黄莺老师”还不时的点头微笑,一副非常赞赏的样子。

    自己在门口,等了好一会儿,看到他们的对话,好像终于告一段落了,才敲门走进去。

    还记得自己对白云的第一印象是:一个非常活泼可爱,又漂亮的女孩儿。

    一头清爽的黑色及肩碎发,只用了一根简单的黑色线圈,随意绑着。皮肤白皙又微微透着健康的红润,一双乌黑灵动的大眼睛,好像会说话。

    不论什么时候见到她,都能看到她的嘴角,总是呈上扬状,笑起来还有两个浅浅的小酒窝……

    白云是以艺术特长生的身份,考进这所学校的。

    她从小就喜欢画画,所以一直学的是与画画有关的东西。

    不单画画得好,厨艺也是非常了得的。兴趣爱好那简直是多到数不清,好像只要是有趣的、好玩的、能激发她灵感的,她都会感兴趣。不过,持续不了太久就是了。是那种典型的,只有三分钟热度的人……

    但是,一旦认准了某个喜欢的东西,就会一直喜欢下去。

    就像画画,从上小学开始,一直到现在,上大学了,依然对此热情不减。

    噢!还有,现在已经又多了一样了,是一个人,一个名叫蓝天的人。

    白云对他的喜欢,丝毫不逊于从小陪伴她长大的画画,而且,显然是已经超过画画了。

    白云还是个非常单纯直接的人,心里有什么肯定就会说出来,就像喜欢蓝天这件事,她每次看到自己就会说上一次。

    嗯,怎么说呢?算了,她喜欢说,就让她说好了,谁让自己是她所信任的朋友呢!

    说来奇怪,照理说,按白云这样的性格,应该会有很多朋友才对。但,从开学到现在,自己好像都没看见过,她有和自己以外的人,这么要好过。

    当然,自己也问过她。

    记得,她当时一反常态的,收起了她平时那副傻乐憨憨的样子。仰着头闭着眼,深呼吸了一下,缓慢而又认真的对自己说了一句话——

    “很多事情,还是宁缺毋滥,比较好!更何况,是交朋友这么重要的事!”

    记得当时,自己听后,好久都不知道该接什么话好。

    只觉得,那个时候的白云,和平时自己所以为熟悉的白云,好像不太一样。

    但,还没等自己深想,白云就又恢复了,以往的那副嬉嬉笑笑的样子,和自己扯别的事情去了……

    但,白云那个时候的样子,自己却一直都忘不了。

    总觉得,可能以前,是有发生过什么,所以白云才会那么说的吧!

    不过,自己以前也经历过一些,不太想跟朋友提及的事,都是些不愉快的往事。

    可能是因为这样,所以才能对白云说的话,感同身受吧!而且也很认同:宁、缺、毋、滥!

    自己能和白云成为朋友,说起来,还得感谢“黄莺老师”。要不是她问白云,能不能把自己写的故事画下来,白云看了自己写的东西后,很感兴趣,当下就表示,“没问题”!

    那么,想必自己和白云,也不会有交集……

    毕竟,又不在一个班,自己也不喜欢主动去交朋友,刚好白云也是。

    但,就是那么……怎么说呢?

    就是那么刚好的,算是志趣相投吧!就成为了朋友,一直到现在。

    想到以往的种种,暖阳不禁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人生真的挺美好的,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未知。

    但不论哪一种,如果遇上了,说不定,就是一段美好的开始:就像亲情,就像友情。

    至于爱情……

    嗯,还是算了吧!太复杂了,自己可能应付不来……

    何况,这么多年都没有,自己过得也挺好的。

    想到之前看到的,身边的那些人的爱情……暖阳用力的摇了摇头,再次确定道,还是算了吧!

    白云说了半天,都没听到暖阳有任何回应,不由的转头看向暖。

    果然,暖阳又在发呆了!

    白云转过身来,身手捏了捏暖阳的小脸,暖阳吓了一跳,“嗳哟”了一声,思绪,也终于被这一下,给捏得飘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白云,很痛啊!”

    暖阳伸手,拍掉了白云刚刚还在捏着自己脸的小手,有些吃痛的说。

    “你还说呢!我刚刚跟你讲的话,你有没有听进去一个字啊……我看你又在发呆了,肯定又没听到,我在说什么吧!”说完,白云还故作生气的“哼”了一声,

    暖阳“噗嗤”一声笑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,我还以为是什么呢?我不听都知道,你肯定又是在讲蓝天了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是啊!你都不帮我出出主意,我怎么才能,正常跟他讲话啊?嗳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白云用刚刚捏过暖阳的小手,托着下巴,可怜兮兮的冲着暖阳说。

    然后,又是一阵长吁短叹。

    “嗯,说到这个。”暖阳坐正了身子,对白云说道,“为了你,我可是……嗳,算了,以后你就知道了。反正,你以后想要知道,关于蓝天的事,我都会尽力去帮你打听的,放心好了!”

    说完,暖阳还很够朋友的,拍了拍白云的肩膀,表示安慰。

    闻言,白云突然来了精神,噌的一下,就从石凳子上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真的吗?真的吗!暖阳,你有什么办法吗?啊,你真是太够意思了!”

    说完,就跑到暖阳旁边,把暖阳从凳子上拉了起来,往“黄莺老师”的办公室方向快步走去。

    暖阳就这么任白云拉着,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嗳,白云还真是,想一出是一出啊!不过,自己已经习惯了……暖阳在心里想着。

    “事不宜迟,我们先去老师那里,先把学习的事情解决了,然后……”

    白云突然停下脚步,抬头望了望天空,再笑嘻嘻的对暖阳说道,“然后,我们再来聊聊,你准备怎么帮我打听蓝天的事儿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