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慢热: 第12章 第12章-女生说自己慢热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不多久,暖阳和白云就到了“黄莺老师”的办公室外面。

    正准备敲门进去,只见校长正坐在“黄莺老师”对面,在说些什么,旁边还站着韩冰和蓝天。

    暖阳和白云不禁无声看了对方一眼:这是什么情况?

    正当她们面面相觑,不知是该继续在外面,等着校长和老师的对话结束,还是应该干脆先去别处转转,等下再来的时候……

    “黄莺老师”已经眼尖的,看到门外的她们了。

    只听她用她那既温柔又甜美的声音,喊了声:“暖阳、白云,站在外面做什么?快进来呀,老师一直在等你们呢!”

    韩冰和蓝天闻言,同时抬起头,望向了站在门口的暖阳和白云。

    暖阳:要不要这么巧啊?我才跟白云说,要帮她打听蓝天的事,现在,就给我这么大一个“惊喜”!我还打算慢慢来的,看来,是我想多了。嗳,人生啊,还真是充满了未知的变数呢!呵呵……

    白云:蓝……蓝天,他怎么会在这里?糟了,我不想再在他面前丢脸了啊!

    韩冰:事情,好像越来越有意思了。人生,真是,无处不惊喜啊!来的比想的快,看来,是天助我也,哈哈……

    蓝天:今天是怎么回事儿?怎么遇到的,净是些让人一头雾水的事儿。真是的!搞得我好像,没韩冰那小子聪明似的。

    校长:董事会的欧阳先生,特别嘱咐我,让我好好照顾韩冰和蓝天。无论他们有什么需要,只要是与学习有关的,有益身心的……都可以酌情考虑,给他们提供必要的帮助。

    当时还觉得,又遇到麻烦事了。像这种“关系户”,一般都不是省油的灯。

    他们能好好学习?他们需要提供帮助的,能是些有益身心的事儿?

    自己已经很久不做那种梦了,还是现实一点好!

    虽然,当时已经做好了,准备跟在他们后面,收拾烂摊子的心理准备了。但,没想到,他们竟然还真不是自己想的那种人。顿时,让自己有种被彩票砸到了的不真实感。

    他们提出的请求,居然也只是,那个“黄莺老师”已经跟自己提过好几次,但一直都被自己忽略掉的事儿。

    如果只是这件事的话,那就没什么问题了。反正这所学校的创校理念就是:

    探索未知,不断学习,敢于创新,迎接挑战。

    他们提出的要求,也挺符合咱们学校的精神风貌的,让他们去尝试一下,也未尝不可。

    “黄莺老师”:本来,今天找暖阳和白云来,是想跟她们说抱歉的。那件事,可能暂时没办法实现了。

    因为自己权限有限,不可能越级去做一些事,但还是想好好鼓励她们,继续创作。自己是不会放弃的。这学期不行的话,就下学期再试。

    没想到,这位今天刚来的同学,嗯?是叫韩冰吧!半学期都没来,一来就让自己的想法,有机会能付诸实践。

    怎么说呢?虽然,在半小时前,自己以为敲门的是暖阳和白云,还奇怪她们怎么这么快就来了。没想到,是蓝天和这位今天才来学校报到的新同学。

    当时,还奇怪,他们来找自己,有什么事?

    没想到,一开口,就是问我,找暖阳和白云有什么事。

    然后,不知道为什么,自己就在,从韩冰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,不容拒绝的气势影响下,说出了暖阳创作的事,白云画画的事,自己想为她们成立一个新社团的事……

    再然后,他就直接去校长办公室,把校长给请过来了。

    然后,校长竟然同意了!

    短短半个小时里,这一切,就这么顺理成章的,实现了。自己到现在还有点不敢相信!

    直到看到暖阳和白云站在门口,才回过神来,迫不及待的就想要跟她们分享,这个一波三折的好消息。

    暖阳和白云还来不及决定,是去,是留,就被“黄莺老师”发现了。闻言,也只好走进了办公室里,站在了“黄莺老师”面前。

    “那就这么决定了,你们看怎么好,就这么弄吧!我还有事要去处理,就不多待了。”

    校长见该说的也都说完了,就站起身,又说了几句后,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等校长走后,“黄莺老师”就再也忍不住兴奋的,声音比平时高了几个度的,对暖阳和白云说道:“你们知道吗?那件事,校长同意了噢!怎么样,很开心吧?”说完,还冲暖阳和白云眨了眨眼睛。

    每次,“黄莺老师”特别开心的时候,都会这样。

    挺可爱的,也只比暖阳他们大三岁而已!

    可是,现在还有两个男生在旁边,老师你这样,会不会有损你老师的威严啊!暖阳不禁暗暗为“黄莺老师”担心。

    不过,暖阳的担心,显然是多余的。早在十几分钟前,韩冰和蓝天就已经见识到,这位“黄莺老师”十分幼稚的一面了。

    而这个眨眼,也不过是个眨眼而已,所以,韩冰和蓝天的表情,并未有任何波澜。

    看着“黄莺老师”几乎是手舞足蹈的,在跟自己分享这个好消息的时候,不知怎么的,暖阳那种,本应该兴奋不已的心情,却在此刻,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旁边的白云,不知是因为紧张,还是因为什么别的原因,也跟自己一样,几乎是波澜不惊的听完了。

    然后,两人也很有默契的,在“黄莺老师”说完后,都“嗯”了一声,表示自己听到了,也认同了,一切就按老师的意思来安排就好。

    从始至终,韩冰的脸上,一直挂着若有若无的浅浅笑意。而蓝天,则还是那副不知身在何处的样子,始终眉头微皱,困惑不已。

    “好啦!具体内容事项,我还需要好好整理一下,才能告诉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黄莺老师”边说边抬起右手,低头看了看腕表。

    略略思考了一会儿后,便笑容灿烂的,对着正站在自己面前的四位学生说道,“你们上午应该都没课了吧?现在也快到中午吃饭时间了,怎么样,我们一起出去吃吧!老师请噢~”

    暖阳:老师,虽然我能理解,你此刻激动得,恨不得和全世界分享你的喜悦的心情。但是,老师,我们和那两个男生,不熟啊!在一起吃饭,难道不会尴尬吗?

    白云:啊啊啊……要和蓝天一起吃饭吗?我会不会连筷子都拿不稳啊?怎么办啊,谁能过来告诉一下我啊?

    韩冰:没想到,这英文老师这么热情,完全没有老师的架子,倒像是暖阳她们的姐姐一样。

    嗯,我记得之前林儒墨有提过,他喜欢什么类型来着?嗯,似乎就是,自己眼前的这位,笑容灿烂的老师了吧!吃饭啊,好啊,刚好把他叫过来,让他亲自确认一下,到底是不是。

    蓝天:哈?吃饭?难道只有我一个人跟不上节奏吗?怎么越来越不明白了。不过,既然是吃饭嘛,那就去吧,反正也饿了。

    于是韩冰和蓝天同时开口:“好啊,老师!”

    暖阳和白云没有说去也没有说不去,“黄莺老师”就愉快的认为大家都同意啦!

    开心的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办公桌后,“黄莺老师”从椅背上拎起自己的包包,斜跨在肩膀上,转身就朝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韩冰和暖阳,蓝天和白云,见势后,也跟在后面,一起出去了。

    走到半路,韩冰突然加快脚步,走到“黄莺老师”旁边,小声的跟她说了几句话。

    只见“黄莺老师”笑容不变的点点头,也跟韩冰说了几句。之后,韩冰就仍旧回到原来的位置,慢慢走着。他还拿起手机玩了一会儿,然后,就又放进口袋里了。

    暖阳看着这一切,心里不禁好奇起来,又不好跟白云说。况且,白云现在,眼里全是蓝天,就算说了也没用。嗳,就只能默默好奇了。

    韩冰知道暖阳一直在看自己,而且还是带着好奇的眼神,自己能感觉得到,不过嘛……

    韩冰笑了笑。没想到,暖阳还会对自己好奇,韩冰的心情顿时大好起来,连看着路边的杂草,都觉得顺眼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好啦,我们到了,就是这家了!”

    到达目的地后,“黄莺老师”依旧好心情的转过身,指着那个大大的招牌,对着初次来到这里的学生们说道。

    暖阳抬头看去,只见那个简易的招牌上写着“小李烤鱼店”几个大字。

    嗯,怎么说呢?有种大排档的感觉,很亲民。

    虽然看起来没有什么高端的感觉,但肯定比那些空有装潢却没有特色的餐厅好吃。比如自己之前去吃过的那家,简直是难以下咽……

    看着暖阳满意的表情,韩冰不由的,对这个看起来毫不起眼的烤鱼店,有了兴趣。

    “嗳,对了,韩冰同学,你的那位朋友,大概什么时候过来啊?我们要不要等他来了再点餐?”“黄莺老师”突然开口。

    “噢,不用,他大概还有几分钟就会到了,你们先进去吧!”

    韩冰说完,便让“黄莺老师”带着暖阳和白云一起,先进店里去,找个光线好的地方坐下,先点餐就好了。自己和蓝天就在外面,等那朋友来了再进去。

    “黄莺老师”在进去之前,又问了一句,“那你们想吃什么?我来帮你们点好。”

    韩冰微扬嘴角,笑道:“老师,你们点什么,我们就吃什么,我们不挑食的。”

    闻言,“黄莺老师”便点点头,和暖阳白云一起进去了。

    “嗳,你小子到底在密谋些什么呀!我怎么都不知道的,谁要来啊?”

    等他们走了之后,蓝天就迫不及待的冲着韩冰小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猜?”韩冰有点欠揍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你说不说?”蓝天闻言,便一把勾住了韩冰的脖子,故作凶狠地低语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已经有点饿了,我一饿,脾气就会有点不受控制,你知道的,会怎么样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韩冰忍不住夸张的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“哎哟,你好久都没,这么对我放过狠话了,还挺让人怀念的。”

    韩冰不由的想到,以前蓝天也曾对自己说过,同样的台词。当时,自己也是像现在这样,笑得不行。啊,真是怀念啊!

    蓝天见韩冰非但不说,反而还笑出声来,不由的尴尬的放开了韩冰,小声嘟哝了一句:“从小我就没赢过你,可恶,长大了还这样,嗳!”

    韩冰见好就收,开口说道:“是林儒墨要来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蓝天闻言,不禁提高了声调,引得路上的行人都纷纷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蓝天赶紧放低了声音,又小声问道,“他怎么会有时间?他医院里的事不是都忙不过来吗?”

    “噢,那个啊!”

    韩冰将自己脚边的小石子,轻轻一踢,石子便一路飞驰,瞬间就移到了烤鱼店门前的,那颗大树底下,安静的躺在了,大树底下的那一小块青草上。

    风吹大树,一阵摇撼,树影斑驳,阳光若有若无的,投过树缝,洒在那块小小的石子上,有种莫名惬意的感觉。

    韩冰闭着眼睛,抬起头,感受着风的声音,好一会儿,他才开口。

    “林儒墨他,已经辞职了。现在,每天都很有空,所以我叫他过来,他有时间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