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慢热: 第15章 第15章-男生说慢热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“哈哈,这倒是真的!”蓝天不等韩冰讲完,就忍不住笑着肯定。

    “所以,你就暂时卸下你‘精英’的包袱吧!多累啊,况且……”韩冰突然正色起来,说道,“你一直都是单身的原因,不就是这个吗?”

    “嗯?什么?原因是什么?”蓝天十分配合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,太、忙、了……”韩冰一脸严肃的总结。“行程那么满,哪里有时间去认识女孩子啊?嗳,可怜!”说完,还冲林儒墨同情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嗯,有道理。”蓝天也在一旁认真的附和着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们俩有完没完啊?不去演戏真是浪费天分了。一唱一和的,说得我都觉得,自己好像有点可怜了。”林儒墨有些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“这渲染能力,简直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什么?”蓝天好奇的发问,指望能听到什么夸赞之词。

    “简直是,够了——”林儒墨微笑着回答。

    那笑容,看得蓝天一阵恶寒,乖乖闭上了嘴。

    “好了,不开你玩笑了。”韩冰收起刚刚那副有点欠扁的样子,又恢复了正常讲话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说真的,我刚刚说的话,你也考虑一下,别绷得太紧,适当的放松也很重要,不是吗?你是医生,应该比我更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的。”林儒墨缓慢而又认真的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感觉到,自己快到临界点了,所以才……”林儒墨突然又想到了,这段时间以来发生的所有事情,不由得皱了皱眉,轻轻的闭了闭眼,但很快就又睁开了。

    因为,在别人面前,哪怕是自己最好的朋友面前,自己还是不太习惯,将自己脆弱的一面,那么直白的展现出来。

    所以,就算刚刚差点就要控制不住了,稍微调整一下后,他也马上就及时恢复平静了,就像从前那样。

    林儒墨的一举一动,韩冰都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他知道林儒墨一直都是这样,就算是在自己的好哥们面前,也很难卸下自己的防备。

    不过,韩冰一想到“黄莺老师”,顿时就觉得,还是有希望的。直觉告诉他,那位人见人爱的“黄莺老师”,能让林儒墨彻底卸下,那厚重而又累人的防备,将他的喜怒哀乐,真正自由的释放出来。

    天才真是太累了!韩冰不由的为林儒墨感慨着。

    就算什么都比别人强,其他人也只会认为,那是应该的,毕竟是天才嘛!没有别人厉害,那才是不正常的。

    从小,林儒墨就是在那样的期待中长大的。

    虽然,他从来没有说过什么,但自己能感觉出来,他一直都没怎么,真正的发自内心的笑过,过得太辛苦了!

    自己虽然一直想做点什么,但又无从下手。不过,现在不一样了,因为那个适合林儒墨的人,似乎已经出现了。自己也能在其中,发挥一点作用了。虽然,他们两个当事人,暂时不会知道就是了。

    “所以?所以才什么呀?”

    蓝天看林儒墨半天都没接着往下说,韩冰又一副深沉的样子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自己一个人等了半天,都没个人说什么,就打破了沉默,开口发问。

    林儒墨已经恢复了之前的样子,又状似轻松地继续说道:“所以才辞职了呀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这个,我是说,你之后有什么打算?”蓝天有点着急的说。

    “之后啊……”林儒墨靠在沙发上,双手交叉在胸前,沉吟了片刻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啊,还没想好,你们有没有什么建议?”

    “说到这个,”韩冰接过话,“我们最近可能会组一个新社团,你要不要来看看,尝试一下新的东西?”

    “新社团?说来听听。”林儒墨挑了挑眉。

    “就是一个戏剧社啦!”蓝天边吃樱桃,边口齿不清的抢白。

    “哦?戏剧社?”林儒墨继续发出疑问。

    “嗯,就是那种,会以舞台剧的形式表演的社团。”蓝天继续解答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不知道,你们什么时候,对这个感兴趣了?”林儒墨开始觉得有趣起来。

    “嗯,都是韩冰的主意。他还为了这件事,去找了校长,还动用了欧阳智他老爸的关系,迅速促成了此事,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蓝天喝了口牛奶,继续道,“不过,好像最先提出要组这个新社团的,是那个,噢,对了,是那个叫‘黄莺老师’的英语老师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那位请我们吃烤鱼,看起来和你们年龄差不多的老师?”林儒墨身体前倾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嗯,就是她。”蓝天点头肯定。

    “噢,那还挺有意思的……”

    林儒墨想起,两个小时前,烤鱼店里,坐在自己对面,那个根本不像他们老师,反而像他们同学的女孩儿。

    突然,他觉得,希望以后也能和她产生交集。毕竟,自己从来没有见到过,像她那样的女孩儿。

    虽然,可能自己见到的女孩儿,也确实不太多就是了。而且大多数都是比自己大几岁的人,就是因为自己老是跳级。嗳,天才的烦恼啊!林儒墨只能这么安慰自己了。

    “而且,我们都已经和‘黄莺老师’说过了,我们都会参加那个社团。”蓝天想了一会儿,又继续开口,

    “况且,那个新社团,估计一时半会儿,也招不到什么人。毕竟,学校之前都没有过那样的社团。不过,既然韩冰都支持了,想必不会有什么太大问题就是了。

    “反正,我们篮球队的事情也不多,我刚好就去凑凑人数好了,看有没有什么帮得上忙的,虽然我也不懂那些。”

    蓝天说完后,就顺势拿起茶几上,那个只剩下一小半牛奶的玻璃瓶,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,一口气,全喝完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慢点喝,又没人跟你抢。”

    林儒墨边说着,已经边起身,又往冰箱的方向走了过去。不一会儿,就又拿了一瓶牛奶,放在蓝天面前的茶几上。

    坐在沙发上的林儒墨,此刻心中不由的感慨。

    这个蓝天,从小就是我们这群人中,最讲义气的一个了。

    不管谁有什么事,只要是他帮得上忙的,他都会义不容辞。就算是他不擅长的事,只要是需要他,哪怕只是凑个人数什么的,他都会全力配合大家。

    是个不可多得的,让人倍感温暖的朋友。

    如果非要说有什么明显的缺点,嗯,那应该就是,实在是,太单纯了点吧!

    所以,虽然表面上,韩冰好像老是欺负蓝天,但其实,自己和欧阳智他们都知道,韩冰比谁都关心蓝天。

    因为,蓝天不单对自己的朋友这样,对其他找他帮忙的人,他都会不加思索的帮忙,也不会深想那些人的目的和动机。这就导致了,以前无数次的,被骗和被利用事件……

    自那以后,韩冰都会留意那些,有意接近蓝天的人。

    基本上,他们有什么目的,韩冰一眼便能看穿了。毕竟,韩冰在看人这方面,确实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。这是经过无数次的验证,才让自己和友人们,不得不服的事实。

    所以,韩冰凭借着他那双,堪比老鹰的锐利眼睛,看穿了不少,意图占蓝天便宜的人和他们的小伎俩。并且,几乎都是不留情面的,当面戳穿。让那些人,再也没脸,出现在蓝天面前了。

    想来,也是挺有趣的了。

    经过那些事后,蓝天在韩冰的“一片苦心”下,也终于,不再那么好骗了。

    这也着实让一帮朋友们,欣慰不已。从此以后,大家就更佩服韩冰了,不管他讲什么,只要他说可行,大家就会全力支持。

    韩冰真的很厉害!

    在别人都紧张备考的时候,他竟然在高三的下半学期,就已经开始筹备着,要自己开公司的事了。而且,没有靠家里,所有的事情,完全都是靠自己一个人搞定的。

    林儒墨看着对面沙发上,那两个像小孩一样斗嘴的友人,轻松一笑。

    拿起自己面前茶几上的那瓶牛奶,拧开瓶盖,也像蓝天那样,喝了几大口。放下牛奶瓶后,又背靠在沙发上,继续回忆着,关于韩冰的那些令人十分叹服之事……

    在别人正在为,考上了一个好的大学,而开心雀跃的时候,他已经让自己的公司,步入正轨了。也顺便推掉了不少名校的邀约。

    看似随意的报了那个,由欧阳叔叔耗费了巨大心力和资金,同他那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们,一起创办的,资历虽然尚浅,但观念却十分新颖的新学校。

    虽然,大家有问过韩冰,为什么不读那些名校,反而选了这个才创建几年,没什么名气的新学校。韩冰都只是淡淡的说,是因为离家里比较近,看学校环境还不错等等,类似这种,一听就是在敷衍人的话。

    但大家都知道,他是为了自己的好哥们欧阳智,才选了那所学校。

    蓝天也是,本来可以读本市最好的体校,也是为了和韩冰同样的原因,选了这个学校。

    这两个人啊,在某些方面,还是挺像的,都是一样的别扭。

    不过,话说回来,自己的生活好像也一直都是波澜不惊、平淡无奇的。

    韩冰说得没错,自己的包袱确实挺重的。自从顶着天才的头衔后,每个人对自己的期待都会比同龄人,高出很多……

    虽然,读书什么的,或是学习任何技能什么的,对自己来说,确实比一般人容易很多,也没什么多难的挑战,但自己,一直都是在为别人的期待而活。

    因为,自己也没机会,也没有时间,去思考、寻找,到底什么,才是自己真正喜欢的,或是真正想为此而活的。就连会成为医生,也是因为父母的期待。

    虽然,自己的父母,从没给过自己任何压力就是了……

    但自己却总喜欢和自己较劲,什么难,就会喜欢去做什么。好像只有这样,才能不辜负自己“天才”的称谓。

    现在想想,还真是,完全没有那个必要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