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慢热: 第20章 第20章-慢热型男生性格特点会喜欢哪种女生

    “你很好奇吗?”暖冬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,是啊!”暖阳用力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其实……”暖冬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哥,你快说!别卖关子了,其实怎样?”暖阳有些急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其实,虽然我也是第一次看到,但,也没让我那么惊讶。”暖冬淡淡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嗯?”暖阳不可置否的发出疑问。

    “嗳,你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。”暖冬看着暖阳一副怀疑的样子看着自己,不由的出声。

    “哦,那你快说,为什么?”暖阳收起了刚刚那副,会让哥哥暖冬*的样子,追问着。

    “因为……”暖冬的视线,不由的透过阳台上的玻璃门,看向了厅的方向。

    此刻,自己的父母还坐在沙发上,像之前那样,边吃着樱桃,边讨论着电视里的内容。或者,聊些什么其它的事情。就像之前,自己和妹妹见过无数次,却都当做稀松平常的事情——

    那些“简单的小事”。

    “他们,一直都很相爱,只不过平日里,都隐藏在了,无数看似平常简单的‘小事’里。但今天,爱的外显状态,恰好无意中,被我们看到了,如此而已……”

    暖冬看着父母笑得那么开心的样子,自己正说着话的语气,也不由的染上了一丝笑意。让正在听他讲话的暖阳,如沐春风。

    “哇!哥,你懂的好多啊!”暖阳听完后,不由的佩服起自己的哥哥来。

    没想到自己的哥哥,原来也有这么感性的一面嘛,虽然不常见就是了。

    “我毕竟比你大几岁,比你懂得多,这是很自然的事。”

    暖冬听着自己妹妹的语气中,多了几分平时不常有的“崇敬”之意,顿时心情大好,不自觉有些得意。

    暖阳心想:哥,你要不要在成熟和幼稚之间,切换得如此自然啊!嗳,算了,看在你今天,完美的解答了我的疑问的份上,我就不打扰你的自我陶醉好了。

    “哥,我还有一个疑问。”

    一阵凉风扫过,暖阳顿时感受到,一丝微凉的寒意向自己袭来。因为此刻自己的身上,只穿了一件较薄的单衣,所以不禁瑟缩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我们什么时候,才能进去啊?”说完还指了一下厅的方向。

    暖冬闻言,用眼角的余光看了一眼暖阳,心道:难怪会这么问,原来是觉得冷了啊!

    “冷了?”暖冬问。

    “嗯,是啊,我们在外面已经站了很久了吧!”暖阳边蹲下身来,捶了一下自己的小腿。

    “爸妈竟然都没发现我们‘消失了’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又继续道,“还真是让人羡慕的爱情啊!眼里只有彼此。”语气中不乏几分酸酸的醋味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暖冬被暖阳的一番感慨,肉麻又震惊到,一时都说不出话来了。

    自己的妹妹,什么时候?莫不是,有了喜欢的人吧……所以才会有这种感悟?

    就在此时,阳台的门被毫无预警的,就这么拉开了。

    暖冬:……

    暖阳:……

    “你们在这里聊什么悄悄话呢?”

    琴悠然端着一盆,从洗衣机里刚拿出来的衣物,边拉开阳台上,被暖阳之前关上的门,边笑着冲自己的两个孩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妈?”暖冬惊讶道,“你不是刚刚还坐在沙发上的吗?”

    暖冬看着母亲琴悠然,正准备弯腰放下手里的洗衣盆,便接了过来,自己弯腰放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暖阳也赶紧站了起来,准备和平常那样,和母亲一起晾衣服。

    暖阳在家里的时候,很喜欢围着母亲转,母亲做什么事情,暖阳都会在旁边打下手。

    虽然,大多数时候,都会被母亲“赶走”,但还是有能“得逞”的时候啦!

    比如说,像这种晾衣服一类的事情,母亲就会“格外开恩”的让自己参与其中。母女俩,就是在一起做着这些小事的。每一个瞬间里,感情日益好得,愈发让人羡慕了。

    这不,突然间,因为母亲琴悠然的到来,阳台的空间,开始显得有那么一丝拥挤起来。

    这时,暖阳便像之前哥哥用眼神示意自己那样,用眼神示意了一下自己的哥哥。暖冬也像之前暖阳无声的用点点头来回应自己那样,很配合的,无声的点了一下头。

    只不过,样子不如暖阳那样乖巧罢了,略微有点酷酷的感觉。毕竟,自己又不是暖阳那种乖宝宝。

    在兄妹俩的无声交流中,琴悠然已经开始像平常那样,晒起衣服来了。

    突然,她像是想起什么似的,开口道:“暖冬,你什么时候有时间,陪我去个地方,有点事需要处理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妈,什么事啊?我也想跟你们一起去。”还不等哥哥暖冬开口,暖阳就很感兴趣的“毛遂自荐”。

    暖冬不自觉的看了看母亲那边,琴悠然还是一副平常的样子,但暖冬知道,这件事,应该和妹妹暖阳有关。

    于是,他开口道:“好啊,妈,看你的时间。我的时间相对自由,你什么时候去,跟我说一声就可以了。到时候,我开车带你去。”

    “嗯,好,那我明天确定好时间后,再打电话给你。”琴悠然没有回答暖阳的问题,只是对暖冬说道。

    “妈~”暖阳不甘母亲“忽略”自己,于是哀怨道,“也带上我嘛……”

    “来,递个衣架给我。”琴悠然不以为意的转移了话题,每当这个时候,大家都会很有默契的“顺势而为”。

    因为,自己的母亲虽然温柔,却有着自己的坚持和原则,不想说的事,无论你是撒娇也好,调皮也罢,总之,就是不会告诉你就是了。

    所以,暖阳已经知道,自己不必再白费力气了。乖乖的拿起旁边的那个衣架,递到了母亲手里,样子好不“可怜”。

    暖冬有点不忍,就跟母亲琴悠然说了一声后,离开了阳台,进到屋里去了。走之前还轻轻拍了拍妹妹暖阳的头,以示安慰。

    就在暖阳还在独自郁闷的时候,琴悠然又开口道:“明天有课吗?”

    闻言,暖阳的眼睛都亮了起来,以为母亲改变主意了,准备带上自己一起了,于是难掩欣喜道:“明天上午都没课,就下午有两节数学课……”

    琴悠然想了一下,说道:“那就好好上课吧,其它的事,以后再说吧!”

    暖阳的心情顿时从山巅跌到谷底,蔫蔫的回了句:“哦!”

    衣服很快就晾好了。

    其实,琴悠然虽然手里在晾衣服,眼角的余光却一直在看他们兄妹俩的互动。毕竟,自己也是从他们那个年龄过来的,他们的那些小心思,自己又怎么会不懂呢?

    自己只不过是装作不懂罢了。毕竟,自己也不想,自己的儿女在自己面前太过拘谨,开开心心,无忧无虑的,多好……

    琴悠然不由的看了看暖阳,可爱娇俏的样子,几乎和自己少女的时候,一模一样。只是……一想到这个,琴悠然的美眉之间,就不禁染上了一丝淡淡的愁思。

    这些年,自己和暖会意一直都没有停止,做一个父母该做的事。虽然急不来,更不可能一劳永逸,但还是渐渐的比之前好了。所以,就算只是小小的突破,都会让自己和会意开心不已。

    只不过,这些,都暂时不会让暖阳知道罢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衣服也晾完了,我们进去吧,外面开始冷了。”

    琴悠然一手拿着空盆子,而另一只手则温柔的搭在了,暖阳略显单薄的肩上,边往屋里走边说道。

    暖阳若有所思的“嗯”了一声后,随母亲一起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琴悠然趁家人都还在睡觉,就给自己的大学同学林重道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其实,自己本来是没想麻烦别人的。但,前不久,自己和多年的好友聚餐的时候,无意中听到她说,林重道的儿子是个很厉害的医生,小小年纪就凭自己的真本事,做了本市最好医院的主治医师。

    要知道,那家医院,别说是医生了,就连里面的*,都是千里挑一挑出来的,医生就更不用说了。而且,那还只是里面的普通医生而已。更何况是直接代表了,医院硬实力的主治医师呢?

    虽然,主治医师不止那个年轻人一个,但其他的主治医师,都是至少已经年过半百的人了。所以,林重道的儿子在一众同学眼中,才那么让人津津乐道,称奇不已。

    不过可惜的是,前不久,不知因为什么原因,他辞职了。

    本来,大家只是将此事,当做茶余饭后的一个闲谈而已,但琴悠然却将此事记在了心里,当下也向好友打听到了林重道的联系方式。她也不管突兀与否了,毕竟,自己女儿的事,在自己心里,最重要了。

    所以,一回家,自己就迫不及待的跟丈夫暖会意,分享了这个消息。暖会意听后,果不其然,也难得的露出了极其开心的笑容。

    于是,两人很快就商议好了,等儿子暖冬有空的时候,就让他开车带琴悠然去那个大学同学家里,拜访一下。看能不能请他,让他的那个天才医生儿子,帮自己的女儿看看。

    于是,就有了昨天,在阳台上,让暖阳觉得有些不能理解的话。

    因为,琴悠然和暖会意还不打算,让她现在就知道。至少,等她毕业了,再告诉她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