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慢热: 第53章 第53章-慢热歌曲表达了什么

    蓝天一直在旁边,听着韩冰电话里的对话内容,在韩冰挂完电话后,便开口道:“其实,算起来,我们和严律谨,是不是也快一年没见面了啊?”

    韩冰将手机放到口袋里,好笑道:“你才意识到这个么?因为严律谨的大学,也读的是军校,所以,像之前那样,一年见一次也正常……而且,又因为是在国内,所以在感觉上,才没有觉得特别远而已。”

    韩冰看着林儒墨已经挑完牛排了,准备又去蔬菜区挑菜了,便也跟了上去,边走边对蓝天说道:“欧阳智是因为出国了,所以才会觉得特别远。其实,他们俩儿,我们都已经有一年没见了。”韩冰好心提醒着蓝天。

    蓝天也跟在林儒墨后面,边走边回应着韩冰道:“嗯,听你这么一说,我才意识到这个。原来,距离的远近,也是可以直接影响,时间上的距离啊!”

    “准确来说,是你感觉上的,时间长短上的距离,在发生变化,并不是真的,时间就随着距离的远近,而变长变短了……懂?”韩冰边挑了个又红又大的西红柿,拿在手里看了看,边对蓝天解释道,怕他弄混了自己想要表达的概念。

    “呃、好像有点复杂啊……不太懂……”蓝天皱着眉,努力的想理清韩冰刚刚讲的一番话。

    林儒墨虽然一直在精心挑选着,晚上要料理的食材,但韩冰和蓝天的对话,林儒墨也是都顺便听进去了的,听到蓝天刚刚说的话后,林儒墨才忍不住,笑着帮蓝天打圆场,对韩冰说道:

    “好了,你就别难为蓝天了,他那么单纯的人,你要去他弄明白,你刚刚讲的那么复杂的理论,会不会太过分了点啊?对蓝天讲话,就尽量通俗易懂一点,收起你那一套‘阳春白雪’,讲些咱们‘下里巴人’,也能一听就懂的话……”林儒墨揶揄着韩冰。

    韩冰闻言,哭笑不得道:“林儒墨啊林儒墨,不愧是我们的‘天才’啊,挖苦起人来,也是引经据典,让人无话可说。好吧,我就虚心采纳你的建议了,以后讲话,尽可能的、通俗易懂!”韩冰投降道。

    韩冰边说着,边将自己手里的西红柿,扔向了林儒墨所在的方向,喊道:“林儒墨,接着……”

    韩冰说这话的时候,林儒墨正低着头,认真的在挑选着新鲜的生菜,闻言,头也没抬,便条件反射的伸出手,接到了韩冰朝自己扔过来的、那颗西红柿。

    林儒墨看着手里,刚刚接到的这颗西红柿,不禁抬起头,看了眼韩冰,扬了扬手里的这颗西红柿,对着韩冰问道:“怎么?晚上想吃意大利面?”

    韩冰笑着回答,“不愧是你啊,林儒墨!单凭一颗西红柿,就能猜到我的想法了。是啊,你看这颗西红柿,怎么样?由它做出来的番茄酱,和意大利面一起翻炒,做出来的味道,应该会很好吃吧!”韩冰颇为专业的分析道。

    林儒墨有些好笑道:“我不知道这颗西红柿如何,不过,我倒是知道了,你的想象力挺丰富的。行,就按你说的吧!至于能不能用你挑的这颗西红柿,做出你期待的美味意大利面……我尽力吧!”林儒墨说着,便将那颗西红柿放进了推车里。

    “林儒墨,我也要份意大利面……”蓝天也在一旁喊道。

    林儒墨闻言,便对蓝天说道:“好吧,那你也跟他一样,自己挑颗、一看就能做出美味番茄酱的西红柿吧!”说完后,自己忍不住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蓝天闻言,便对韩冰说道:“韩冰,你照着你刚刚挑的标准,帮我挑颗西红柿呗!”虽然是请人帮忙,但语气却是不容拒绝的。

    韩冰在心里叹了口气后,开口回答道:“好,帮你挑……”说完,便低头认真的挑起西红柿来。

    韩冰边挑着西红柿,边在心里想道:嗳,我韩冰,也就只会在林儒墨手上吃闷亏了!嗳,有苦不能言啊……这种感觉,真的不太好呢!

    不一会儿,韩冰就挑了颗、色泽大小都和之前差不多样子的西红柿,然后,递给了蓝天,让他去放到林儒墨的推车里。

    蓝天接过那颗西红柿后,便朝林儒墨所在的地方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韩冰看着蓝天的背影,不禁有些感慨:不过,蓝天应该、没少体验这种感觉吧!因为,最不善言辞的就是他了,以后,还是少说他一点好了。

    韩冰这么想着,还真有种和蓝天“同病相怜”的感觉了。

    蓝天当然不知道韩冰的心理活动了,但林儒墨就不同了。看着韩冰脸上各种变幻莫测的精彩表情,林儒墨大概就能猜出,他在想什么了。

    林儒墨摇了摇头,心道:韩冰啊韩冰,平时都是你让别人“有苦难言”的,今天轮到你了,看你能不能稍稍感同身受一下,别人平时的感受。不过,看着你吃瘪的样子,竟然让人有种、莫名的愉悦感,哈哈……

    虽然这么想,很不厚道,但是,林儒墨就是忍不住这么想了,而且,还越想越开心,以至于单纯的蓝天,看着林儒墨突然就那么开心了,忍不住开口问道:“林儒墨,想到什么了呀,突然就那么开心了?”

    韩冰则是十分了然的看着林儒墨,脸上写着——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,你是在笑我”的样子。

    林儒墨看了看蓝天,又看了看韩冰,转移话题道:“好啦,不说这个了,菜买得差不多了,我先去结账了,你们就去门口那边等我吧!晚上还要做饭呢,弄完了早点回去。”

    林儒墨说完,便推着推车,往收银台方向走了过去,留下了一脸困惑的蓝天,和一脸了然的韩冰。

    韩冰叹了口气,拍了拍蓝天的肩膀,无力道:“走吧,我们去超市门口等他吧!”说完,便往超市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蓝天虽然还是有点不明所以,但也跟在韩冰后面,往超市门口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等林儒墨结完账、拎着两大袋东西出来后,韩冰和蓝天一看,便一人一袋接了过来。

    林儒墨腾出手来,将车钥匙拿了出来,将不远处的车开了过来,韩冰和蓝天将袋子放在林儒墨车里的后备箱上,之后,就上了林儒墨的车。

    “林儒墨,今晚我们还有其它事儿,要找你商量商量,如果你能帮得上忙,那就最好不过了。”蓝天等林儒墨的车,开了一会儿后,突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噢?什么事儿,不单要找我商量,还要我帮忙?看样子,挺重要的啊!”林儒墨边开车看着前方的路况,边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嗯,这事儿,目前对我们来说,是挺重要的。不过,能不能帮上忙,还得先问你几个问题才行。”蓝天认真道。

    “噢?还要问问题?你这么一说,我都感觉,我马上就要参加什么重要的面试了。好吧,你问吧!”林儒墨的兴趣,瞬间就被蓝天刚刚说的那几句话,给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会唱歌吗?”蓝天提问。

    “啊?唱歌?”林儒墨笑道:“我当是什么呢!这么简单的问题,当然会了!”

    蓝天不禁眼前一亮,继续追问:“那,你会什么乐器吗?”

    “乐器啊……之前,没那么忙的时候,倒是学过几样。吉他、贝斯、电子琴……噢,对了,还有,从小跟我姐一起学过的,大提琴和钢琴……大概就这几样吧!”林儒墨想了想,对蓝天说道。

    蓝天听到这里,已经目瞪口呆,说不出话来了……

    就连韩冰,在听到林儒墨讲的这些后,都忍不住惊讶的开口道:“看不出啊,林儒墨!你还会这么多乐器呢!我们怎么都不知道?藏挺深啊!”

    林儒墨闻言,不禁苦笑道:“我们从小到大的寒暑假,都在哪里过的,忘了?接受特训的那些日子,每天累得,连讲话的力气都快没有了,你们还能有那个‘闲情逸致’,听我讲我会什么乐器么?何况,我跟你们读的,又不是同一所学校,你们不知道,不是很正常的么?”

    “说得也是。要不是这次比赛,我也不会问你会不会乐器了,况且,你又不是那种喜欢显摆自己会什么的人,我们不知道,确实也挺正常的。”蓝天听完后,点头赞同道。

    “嗯,还是蓝天懂我。”林儒墨闻言,不禁露出一副,终于“沉冤得雪”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好了,别一副比‘窦娥还冤’的样子了,是我们平日里,对你疏于关注了。”韩冰看着林儒墨那副故作委屈的样子,不禁有些受不了的投降道。

    “嗯,这还差不多。好了,你们说吧,问了我这么多,到底是要我帮什么忙?”林儒墨听到韩冰这么说后,才收起了刚刚那副,故作委屈的样子,满意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要参加一个音乐比赛,是我们学校举办的,就在这个月底。”蓝天拣了几个重点,快速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噢?我又不是你们学校的学生,怎么帮你们啊?”林儒墨有些疑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