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慢热: 第67章 第67章-谈恋爱慢热型是什么意思

    闻言,李渊阅不气反笑,无比优雅的将双手交叉在胸前,抱手道:“噢?风冀帆,最近不错啊,口才,似乎变好了不少,也能‘反唇相讥’了呢!很好,很好。

    “不过,你是不是忘了一件事儿了?退一万步说,就算我说不过你了……你猜?在你‘屡战屡败’的跆拳道领域里,我能不能,把你摔个‘五体投地’?”

    风冀帆闻言,不禁冒出了冷汗。

    这个李渊阅,可是出了名的“锱铢必较”啊!我现在逞一时口舌之快,之后……

    嗳,还是先退一步吧!俗话说,“好汉不吃眼前亏”,我可不想,到时候被他摔个“五体投地”。

    做足了心理建设后,风冀帆立马换了副,谦恭有礼的态度,笑着对李渊阅说道:“李渊阅,我刚刚是开玩笑的,你别放在心上……

    “我的意思是,在我看来,暖冬的妹妹就是我的妹妹,我怎么可能,会有什么‘非分之想’呢,你说是吧?要换了你们,也不可能啊……何况是我呢?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李渊阅闻言,不以为然的挑眉道:“噢?原来,在你心里,我们连你都不如呢!有趣!

    “是该说,你说你对自己的认知太过盲目,以致于高看了你自己呢?还是该说,你对别人认知太过肤浅,以致于有了错觉,觉得大家连你都不如呢?”

    闻言,暖冬和杨溢乐还有周音晨三人,笑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。

    这李渊阅,还是一如既往的让人“无力还击”啊!还好,他是自己的朋友,要是对手,那可就……太可怕了!

    此时的风冀帆,已是“哑巴吃黄连,有苦说不出”的状态了。

    说也说不过,打也打不过……除了叹气,还能怎样?

    看到风冀帆一副“有苦难言”的样子,暖冬便拍了拍李渊阅的肩膀,在他耳边小声道:“好了,李渊阅,差不多就行了啊!风冀帆又说不过你,你就‘高抬贵手’吧!可别让他,连下次排练都不敢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那就看在你的面子上,不跟他计较了。”李渊阅大方说道。

    其实,暖冬就算不说,李渊阅也打算,暂时对风冀帆“网开一面”了,毕竟都是朋友,又不是对手……

    何况,看风冀帆的样子,也实在是有点可怜了。毕竟,“恻隐之心,人皆有之”嘛!

    要是风冀帆知道了,此刻李渊阅的心理活动,估计会觉得更受打击吧!

    还好,他不会知道就是了。

    暖冬笑了笑,对大家说道:“好了,时间也不早了,我们先去吃饭吧!我让老师在附近帮我们订了间餐厅,我们和老师一起,边吃边聊。”

    杨溢乐笑道:“暖冬,中午那顿就是你请的,晚上这顿,就让我请好了,总不能一直让你请吧!大家都是朋友,不讲那些的,吃什么都无所谓,只要是我们几个一起就行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李渊阅就接着说道:“暖冬,杨溢乐说得没错,总不能一直都让你请,我看,之后就按年龄大小来吧!

    “暖冬,你原本就是我们中最大的,所以凡事由你带头,也‘无可厚非’。那我其次,风冀帆第三,周音晨第四,杨溢乐最小,就排在最后了……

    “所以,待会儿的晚饭,就由我负责好了,大家没意见吧?”李渊阅说完后,看着大家问道。

    大家都点了点头,表示没意见。

    只有暖冬无奈的笑了笑,说道:“嗳,你们啊,还真是……算了,这次,我就不跟你们争了,就按你们的想法来吧!下次,我这个做兄弟的,再找机会补偿你们。”

    杨溢乐笑着搭在暖冬的肩头道:“暖冬啊,你就是凡事都太气了,我们是兄弟啊,你就别别扭了,有什么事儿,尽管开口。当然,我们有什么事儿,也会跟你说的,所以咯,你就放宽心吧,别跟我们气了……不然,反而生分了。”

    暖冬听完后,笑了笑道:“我们的‘开心果’长大了啊!说话都这么成熟了,这几年,都经历了些什么啊?成长如此迅速,都能说话来宽慰我了,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杨溢乐经历的事儿,风冀帆是知道的,但如果不是他本人想要说出来,那么,风冀帆也是不会多说什么的。

    于是,风冀帆开口岔开话题道:“暖冬,你让老师订的是哪家餐厅来着?我们现在就过去吧!练习了一下午,又说了那么久的话,不论是精神还是体力,都消耗太大了,我都饿了……”

    暖冬笑道:“哈哈……好好好,我们马上就过去。那家餐厅就在学校附近,就是我们大学的那会儿,常吃的那家。我们走过去就行了,不用开车了,省得等下难找车位……好了,那我们走吧!”说完,便在前面带路,往那家大家都十分熟悉的餐厅走去。

    杨溢乐他们一行人,也紧随其后……

    十分钟不到,大家就到了附近。只见一个熟悉的身影,站在餐厅的门口,在四处张望着什么。一转头看到暖冬他们走了过来,便笑呵呵的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暖冬一行人,便加快了脚步,很快就走到了老师身边。

    老师笑呵呵的,领着大家往餐厅里走去,边走边说道:“我点了几道,你们在大学那会儿,都很喜欢吃的菜……也不知道,你们的口味变了没有,现在还喜欢不喜欢……

    “不过,就算万一,现在不合你们口味了,老师也都是能吃下去的,毕竟,老师长得这么圆,也不是没有原因的,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说话的功夫,大家就都走到了老师订好的位置前,一一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大家在听完老师的一番话后,都不禁既惊讶又感动……

    还真应了风冀帆的那句感慨——

    “估计,除了我自己的家人以外,也只有老师,会对我的事儿,这么上心了……”

    大家之前还不以为意,但现在,却也都深刻的感受到,风冀帆那番话,果然“所言不虚”啊!

    都过了几年了,老师居然连自己那会儿,喜欢吃什么菜,都记得这么清楚……那其他,可能连自己都不甚在意的事儿,估计,老师也都“了如指掌”了吧!

    这能怎么说呢?

    只能说,这次给暖阳妹妹伴奏这件事儿,真是做得太值了!

    才短短半天时间里,不但和几个好哥们的关系更要好了,而且,对于老师,对大家的关心程度,这件事儿,大家也都是“大开眼界”,有了新的认知……

    大家都在心里暗下决定,之后,肯定是会常回学校看看老师了。毕竟,像老师这样,非亲非故却不计回报,关心自己的人,又能有几个呢?既然,那么幸运的让自己遇到了,就该好好珍惜才是。

    就在大家,都在各自思考着这些事儿的时候,一盘盘美味而又熟悉的菜肴,就端上桌了……

    老师笑道:“我算了算时间,上菜的时机刚刚好……看样子,没算错啊,呵呵……你们尝尝看,还喜欢吃这些吗?要是不合口味的话,就另点其它菜色吧!”

    暖冬喉咙有些沙哑的说道:“老师还是那么厉害啊!连上菜的时机都能算准……

    “像那会儿,我们还在学校里的时候一样,那时,我们又要忙着学习,又要忙着乐队的事儿,几乎都没什么时间好好吃饭……

    “要不是老师你发现后,带我们来这家餐厅吃饭……估计,我们的胃,现在,应该不可能这么健康吧!”暖冬想起那会儿的事儿,不禁有些动容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!那会儿时间真的挺少的,每次都是老师先点好了菜,等我们忙完了,过来这里的时候,就能刚好吃到,刚刚端上桌的美味饭菜……

    “那时候,我就觉得老师好厉害啊!明明是音乐老师,怎么算得比数学老师还准呢?哈哈……”杨溢乐也笑着补充道。

    风冀帆夹了一筷子菜,送到口里,边吃边说道:“老师,这里的菜,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吃啊!嗯,还是我喜欢的那个味道……”说完,又夹了另外一道菜,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李渊阅和周音晨虽然没说什么话,但是心里的感受,却不比大家少半分,只是他们都不善于在人前,用言语表达自己的真实感受罢了……

    当然,如果是抬杠的话,那就“另当别论”了。

    所以,他们用不停的夹着各种菜色,放到碗里的行动,来表明了,自己,还是很喜欢吃,那个时候,老师经常会给自己点的那些菜色的……

    在大家的欢声笑语中,这顿“别具意义”的晚餐,不知不觉就这么吃完了。

    李渊阅看大家都吃得很开心,便找了个理由暂时离开了餐桌。

    他先到柜台把钱付了后,又到旁边的超市里,买了些大学那会儿,大家都喜欢喝的饮料,当然,也包括老师的……

    李渊阅看似是个,对什么事儿,都好像“漠不关心”的人,但其实,他的心细程度,估计也不比老师少多少,只是他不说,也不喜欢表达而已。

    用他自己的话说,就是:很多事情,自己心里知道就行了,没必要,什么都说给别人听,让别人知道,不然,怪恶心的……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如此,所以,别人大多数时候,都不会知道他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他用他那“气死人不偿命”的抬杠技能,“打遍天下无敌手”。可以说,只有他不想抬的杠,还没有他抬不过的杠。

    看风冀帆每次和他抬杠的下场,就能对他的抬杠技能“略知一二”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