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慢热: 第69章 第69章-他说他是慢热型是什么意思

    李渊阅听到他们这么说,不禁笑了笑,刚准备也加入进来,说些什么,也揶揄揶揄暖冬一番时,暖冬苦笑着,求饶道:

    “好了你们,就别拿我开心了……你们什么水平,自己还不知道么?无论是声音还是外形,又或是学业,我们大家,不都是‘平分秋色’的么?哪里就是我‘一枝独秀’了?”

    周音晨只是笑笑没说话……

    他心道:确实如此,这个乐队里面的每个人,都是风格各异、各有千秋的,所以,并没有谁是特别惹眼,以致于会让旁边的人暗淡半分的,都有各自耀眼的光芒……也吸引着不同类型的人们。

    他们刚刚的那番话,纯粹只是为了揶揄暖冬而已。

    看着暖冬苦笑着求饶的样子,周音晨不禁又开始了回忆。

    就像大学时候的那会儿,因为暖冬是队长又是主唱,再加上又比大家稍大几个月,便很自然的,将大家当成是自己的弟弟照顾了……而大家也都很信任他,愿意跟着他一起。

    那几年养成的习惯,估计,也已经很难改了吧!

    所以,不管多久没见,没联系,也丝毫不会影响到,彼此之间的“羁绊”……就像现在这样,再聚首时,感觉依然如大学那会儿般熟悉温暖。

    正当周音晨还在继续回忆着,大学生活的种种时,旁边站着的李渊阅,突然用手肘,撞了撞他的胳膊,对他说道:“周音晨,想什么呢?那么认真的样子……”

    周音晨笑了笑,说道:“没什么……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想,既然,这两天都不用排练的话,我又刚好休息,所以,我想趁这个时间,去趟孤儿院……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?”李渊阅小声说道。声音很小,除了他俩,别人估计很难听到。

    “当然要去了,我也休息,刚好有空。之前去到那里,已经是一个月之前的事儿了吧!不知道那些小家伙们都怎么样了,有没有好好学习,好好听院长的话……”周音晨不假思索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是的,这件事,连暖冬他们都不知道。周音晨本来也是不知道的,只是在一次很偶然的情况下,周音晨帮李渊阅接了个电话,才知道的……

    原来,李渊阅一直有资助一家孤儿院……在他高中的时候,就那么做了。

    资助的钱,是从哪里来的?

    李渊阅家本来就很富有,由于父母经常不在身边陪伴,为了弥补李渊阅,他们每年都会打上几笔丰厚的零花钱,到李渊阅的银行账号上,让他无论是想去哪里,或是想做什么事情,都没有什么太大的顾虑……

    当然,他们那么做也是经过考虑的,因为他们了解自己的儿子。

    李渊阅原本对物质,就没什么太大的兴趣,唯独对有意义的事,特别感兴趣……

    在一次和父母的聊天中,无意中知道了,父母曾经待过的那两家孤儿院后,李渊阅便决定亲自去看看。

    在分别去看过那两家孤儿院,也稍微了解了一下,里面的情况后,李渊阅就决定了,给其中爸爸曾待过的那家孤儿院捐款。

    因为妈妈曾经待过的那家孤儿院,资助的人,已经很多了,不缺自己一个。

    但另外一家就不一样了……

    很多事情,本身就是“锦上添花”易,“雪中送炭”难的。

    大多数人做的都是“锦上添花”的事儿,好像觉得,只有那样,自己才不吃亏,拿出去的东西,才有可能收得回来……

    功利心太重!

    但李渊阅从小就将《四书五经》读过多遍,虽不能说,完全理解透彻了,但里面显而易见的道理,李渊阅还是熟知一二的。

    “雪中送炭”不求回报,是一个仁者,才会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所以,从孤儿院回来后,李渊阅便将,那张从来都没怎么动过的银行卡,从自己书桌抽屉里拿了出来,然后,就去了银行……

    打那以后,李渊阅就开始了,他从高中,一直持续到现在,仍在继续的、对他来说、有着特别意义的一件事儿了。

    自从被周音晨无意中知道后,李渊阅便也没藏着掖着,直接跟他说了。哪知周音晨也很有兴趣,非要跟自己一起过去看看……

    之后,李渊阅每次准备去那家孤儿院的时候,便会叫上周音晨了……久而久之,就是他们一起去了。

    老师虽然一直都没说什么话,只是笑呵呵的看着大家,但不代表他没注意到李渊阅和周音晨。

    看到他们俩,似乎是在商量着什么事情的样子,老师觉得,这个餐厅门口,并不是什么聊天的好地方,便开口道:“好了,孩子们,现在确实也不早了,你们就早点回家休息吧!有什么事儿,回家再聊吧,这里……”

    顿了顿,老师看了眼周围,来来往往,进进出出的人群后,继续道,“这里,还是不太适合聊太久啊……太过嘈杂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好的老师,我们也聊得差不多了,是准备要回去了。老师,你现在,还是住学校吗?还是住在别的地方呢?我可以开车送您……”暖冬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其他人,也都这么说……

    老师笑呵呵的说道:“还是住学校呐!这个学校,我都住了快十年了……已经有感情了,不想再搬了。什么时候,你们想回学校看看了,老师都在,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闻言,风冀帆已经有些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他背过身去,用力的握紧了拳头,努力的平复着自己的情绪,好一会儿后,才勉强忍住,没有让自己当着大家的面,流出眼泪来……

    不过,眼眶却还是红了……

    其实,不止是风冀帆有这么强烈的感受,其他人,也都有……只是,大家也都忍住了而已。

    今天,大家的情绪起伏次数,确实是有些频繁了……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儿,谁让那些事儿,都值得呢!所以,也没必要刻意压抑下去……

    暖冬开口道:“那老师,我们先送您回学校,之后,我们再各自开车离开。”

    老师依旧笑呵呵的说道:“还是老师先目送你们离开吧!等你们都回去后,我再慢慢的散步回去。毕竟,晚上吃了这么多,得运动运动,才好消化啊……老师又不像你们这些小孩儿,消化能力都那么好,看老师的这个身型就知道了,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老师的一番话,把大家都逗笑了,杨溢乐笑道:“老师,您真是的,怎么老是拿自己开玩笑呢?您看看李渊阅,他都是拿风冀帆和我开心的,大家也同样开心……您那样,也太吃亏了。”

    老师看了看李渊阅,笑了笑,说道:“李渊阅,是个好孩子,你和风冀帆不惹他,他一般都是不会说你们的,呵呵……老师可是都知道的噢!好了,你们快回去吧!”老师边说着,边转过身,往校门口走去,那边停着暖冬他们的车。

    暖冬他们也都跟在了老师后面,往校门口的方向走去……

    没几分钟,就走到了,大家又和老师交谈了一会儿后,才各自上了车,开车回去了。

    暖冬回到家里,已经是晚上九点半了……暖阳还在厅里看着书,等着他回来。

    看到哥哥暖冬回来后,暖阳便起身给他倒了杯水,放到他面前。

    暖冬在喝完那杯水后,便又将暖阳和白云走后,所发生的事情,简单的跟暖阳讲了一遍,也让暖阳对自己的那些队友们,有更进一步的了解……

    讲完后,都快十点了,暖冬便催促暖阳快去休息,因为暖阳明天还要上学。

    暖阳刚回房一会儿,白云的电话就打了过来……

    直到手机都发热了,暖阳才开口提醒白云,时间已经很晚了……

    白云这才从“滔滔不绝”的各种感慨中,暂停了下来,说,明天到了学校再聊。

    暖阳这才放下了电话。

    看了看时间,十点半都过了……于是,便去洗手间,又洗了洗脸。

    在拿干毛巾擦脸的时候,无意中看到了镜子里的自己,这才让暖阳回想起了,白天发生的一切……包括刚刚哥哥暖冬告诉自己的一切……还有白云,对今天所发生一切的激动感慨……

    暖阳擦完脸后,便将毛巾又挂回了原处,关了浴室的灯后,便回房了。

    因为今天实在是太累了,所以,暖阳几乎是一躺到床上就睡着了……

    一夜好眠。

    第二天,连闹钟都没闹醒自己,还是妈妈琴悠然,在做好早餐后,一直不见暖阳的身影,这才到暖阳房间里,将暖阳叫了起来……

    在餐桌上吃早餐时,哥哥暖冬笑道:“这可不像平时的你!怎么,是不是昨天太累了,睡沉了?”

    暖阳刚洗簌完,还觉得有些没睡醒,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后,又甩了甩头,强行让自己清醒一些后,才开始吃起美味的早餐来……

    在咬了口三明治后,回答哥哥暖冬道:“嗯,是有点累……我感觉,昨天一天做的事儿,都快赶上,我这一个月,所做事情的总和了。”

    暖冬吃了块牛排,笑道:“有那么夸张吗?你不就是唱了三首歌儿么?就那么累了?”

    暖阳吃完了手里的三明治后,又拿了个包子吃了一口,说道:“哥,我是只唱了三首,但那三首歌,我可是唱了一下午啊……少说也有十几遍了,能不累么?古人云:‘弹琴费指甲,说话费精神’……你说,我费了多少精神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