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慢热: 第85章 第85章-慢热歌词鹏泊

    韩冰开着车,眼角的余光扫到蓝天的吃相,不禁笑了笑,这个蓝天,吃个东西就能幸福成这样……单纯的热血少年啊,白云挺有眼光的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突然就想到暖阳了,她今天好像也要练习吧,上次没见到她哥,真是可惜了,下次一定要找找机会才行……韩冰暗自打算着。

    旁边的蓝天还是幸福的吃着喝着,丝毫不知道韩冰的思绪,早就飞去了某个不知名的地方了……

    林儒墨车上。

    不像蓝天坐在韩冰旁边的副驾驶位置上,严律谨坐的是林儒墨车里的后排位置,因为不善言辞,想到坐在副驾驶那里,不聊天的话,可能会有些尴尬……对于这点,林儒墨自然是理解的,但……

    “严律谨,严叔叔最近怎么样啊?我们都好久没见到他了……”林儒墨开口打破了沉默,虽然严律谨不善言辞不苟言笑的,但也不能阻止他滔滔不绝主动出击啊。

    显然是没想到林儒墨会突然找他聊天,严律谨调整了一下坐姿后,一如既往的认真道:“父亲一切都好。”

    瞧瞧,多么言简意赅,简直是让人没法接话……

    但林儒墨是何许人也,怎么会被此等程度给吓退呢?

    于是……

    “噢,那就好,嗳,对了,严律谨,你会不会弹奏什么乐器啊?”林儒墨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不就是聊天嘛!

    一个问,一个答,多简单的事儿啊……

    真搞不懂,他们怎么都说跟严律谨聊不了几句,就聊不下去了?

    看样子,是问题太少了吧……林儒墨如是想道。

    闻言,严律谨的嘴角抽搐了一下,但很快就恢复正常了,依然声音平稳的回答道:“在学校里,有过学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噢?是什么,能说来听听吗?”林儒墨继续好奇道。

    这下,严律谨彻底有些懵了。

    林儒墨今天是怎么了?还有今早的韩冰也是,他们不是都知道自己不善言辞么?怎么还不停的问自己问题……

    没听到严律谨的回答,林儒墨笑了笑,虽然好像有点不厚道,但是,为了以后大家的关系能更无碍,这也是必要采取的行动啊!

    不管怎么样,今天肯定是要让“惜言如金”的严律谨,多多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韩冰他们这个月底,会参加一个学校举办的音乐比赛,”林儒墨开口打破了沉默,“所以,我问问你会不会乐器什么的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严律谨才知道刚刚那个“莫名其妙”的问题,所谓何意了……

    “架子鼓。”严律谨言简意赅。

    毕竟,从小到大都一起训练过来的情谊,是不会被时间冲淡的。就算他再怎么不善言辞,如果朋友有需要,他也还是会挺身而出的。

    虽然在别人听来,可能是没头没脑的几个字,但林儒墨马上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严律谨这是愿意帮忙了?

    不愧是同甘共苦过的好哥们儿啊!

    虽然话少了点,但行动可不比任何人慢哪怕半拍,相反很多时候,都是一马当先、一骑绝尘的,让人只能望其项背……

    怎么说呢,林儒墨突然觉得,竟然有些感激起那些既艰苦又枯燥的特训时光了!

    “周末能出来吗?”林儒墨指的是,他们军校和别的大学的作息时间不太一样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请假。”严律谨没有犹豫。

    “呃,你之前,有请过假吗?”林儒墨问道。

    因为突然想到严律谨一直都是志在报国的,和他父亲严叔叔一样,要是为了这个比赛请假什么的,就不太好了……

    毕竟,韩冰又没有说什么,只是他自己好奇问问罢了。

    “没有,今天是第一次请假。”严律谨波澜不惊道,仿佛是在说一件理所当然的事,

    但听在林儒墨耳中,就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了。

    这小子,还真是外冷内热啊!

    不过,仔细想想,也没什么好惊讶的,毕竟,他一直都是那么做的,说的话最少,做的事情最多。

    “嗳,那还是算了吧,毕竟,也不能一直请假啊!再说了,他们的那个比赛,又不是一两天就能比完的,你还是在学校里专心上课吧……到时候啊,我让我姐把他们的比赛都录下来,之后再寄给你,你看了,就算是也参与其中了吧,一样的……”林儒墨想了想,如是说道。

    只见严律谨的眼中闪过一丝惊讶,不过,很快就恢复正常了,“嗯”了一声,就算是回答了。

    “从欧阳智出国的那会儿,到现在,也已经快一年了吧……”林儒墨感概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严律谨话虽不多,但也一直都是有问必答的,不管那人看起来是不是“自言自语”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这一年多,有没有怀念过小时候的那些特训时光啊?”林儒墨突然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连严律谨这么不苟言笑的人,都差点绷不住自己的表情了。

    用像看着幼稚园小朋友的眼神盯着林儒墨,一副“你真的是林儒墨吗?”的疑惑表情,望着前排的那位,正面带微笑的前“天才少年”,一脸大惑不解……

    从前视镜里看到严律谨的表情,林儒墨忍不住笑道:“怎么?一年不见,觉得陌生了?”

    严律谨点了点头,算是回答了。

    “这一年,发生了挺多事儿的,所以……”林儒墨笑笑没继续往下说了,“倒是你,一直都没怎么变过,从小到大,好像都是那个样子,挺好的,挺让人安心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你可就别指望我们也能像你那么稳定了……算算啊,今天你都惊讶几回了?”林儒墨笑道。

    严律谨闻言,微微怔了怔,他的惊讶竟然这么明显的吗?

    看样子,表情控制还是不到位啊,回去还得好好练习才行。

    “嗳,对了,你们放暑假吗?”林儒墨没由来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放。”

    “几月啊?时间久吗?”

    “五月,不久,十天。”

    “嗯,那也够了,到时候,我们可得好好聚聚,好让你尽快适应我们的巨变,哈哈……”林儒墨心情大好道。

    严律谨显然是没料到林儒墨会这么说,所以,很自然的,又惊讶了一回。

    不过,惊讶多了,也就习惯了。严律谨的适应能力,本身就比一般人要强不少。眼下,就算林儒墨再说出什么惊人之语,他大概也不会再惊讶了……

    “好。”严律谨回答道。

    一路上,林儒墨乐此不疲地又找了不少话题跟严律谨聊,虽然都是我问你答的形式,但也让林儒墨对严律谨有了更多的了解。

    在林儒墨眼里,韩冰、蓝天、欧阳智、严律谨,既是朋友,也是弟弟。毕竟,他比他们大三岁,很自然的就想照顾他们,再加上他又没有弟弟,职业又是医生,所以……

    嗳,操心的命啊……林儒墨在心里自嘲道。

    不过,这种感觉还不赖,毕竟,有值得关心的人,也算是幸事一件了。

    另一辆车上。

    “嗳,韩冰,你说,这一路上林儒墨和严律谨,是有聊天呢?还是相对无言,沉默到底呢?”蓝天百无聊赖的问了句,大概是坐车坐太久了吧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我会知道?”韩冰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猜?”蓝天脱口而出一句更无聊的话道,、。

    韩冰的闻言,握着方向盘的手都不禁更用力了些,这要不是在高速公路上,他估计得马上找蓝天练练手了,既然他这么无聊的话。

    “嗳,你怎么不说话了?”蓝天锲而不舍道。

    “我突然有点后悔,为什么我车上坐的是你,而不是严律谨……早知道,应该让你坐林儒墨的那辆车,至少严律谨不会问我这么无聊的问题……”韩冰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无力道。

    开车开太久了,开始觉得有点累了,特别是还有蓝天在旁边火上浇油一番……

    好在已经快到机场了。

    蓝天闻言,一副大受打击的样子,夸张道:“好你个韩冰,拉我比赛的时候,你可不是这么说的!我不过是无聊,找你闲聊两句罢了,你就这么打击我!”说完,还不忘重重地拍了韩冰一下,以示愤慨。

    韩冰远远看到机场就在前方不远处了,一直绷紧的神经,也很快松弛下来,“谁能打击得了你蓝天啊,好了,别装了,机场快到了。”韩冰笑了笑。虽然现在背上肯定多了个巴掌印。

    蓝天闻言,也看向了前方不远处的机场,没说话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……

    林儒墨他们先到的,已经停好车,下来等他们了。

    等韩冰停好车后,林儒墨和严律谨便走了过来,“韩冰,怎么这么慢啊,太久没开车了,生疏了?”林儒墨笑道。

    “嗳,确实,太久没开了,才两个小时的车程,竟然都会觉得累,真是……”韩冰苦笑道,一行人边说着,边进来机场大厅。

    “你们早上都没吃,不饿的吗?”蓝天突然开口问道,毕竟早上只有他一个人吃了早餐,心里还是稍稍有些过意不去的,看到前面有个餐厅,不禁想让大家一起过去。

    “听你这么一说,倒还真觉得有些饿了,那就一起去吧……”林儒墨看了看时间,还有一个小时欧阳智的班机才会到。

    “严律谨,你说呢?”最后还不忘再问问严律谨。毕竟,一路上都是这么问过来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