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慢热: 第87章 第87章-慢热歌词胖虎

    “那欧阳智还坐了十个小时的飞机,外加两小时的车呢!怎么没见他喊累?蓝天啊,我发现你最近是不是有些缺乏锻炼了啊……你说,要是让严叔叔知道了,会对你说些什么呢?”韩冰有些不厚道的说道。

    闻言,蓝天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似的,立马从沙发上弹了起来,站得直直的……

    大家先是一愣,然后,都笑开了。

    连严律谨那么不苟言笑的人,都忍不住笑了,只是没出声而已……

    一瞬间,大家的疲惫就被这阵笑声给一冲而散了。

    听到大家的笑声后,蓝天才反应过来,又被韩冰给耍了!

    但一看到欧阳智和严律谨都笑了,便也就没对韩冰发作,只是默默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,坐了下来,有些懊恼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韩冰,你怎么还是那么喜欢欺负蓝天啊?”连欧阳智都有些看不下去了,开口替蓝天打抱不平。

    “别管他们,他们就那样,要是哪天他们不那样了,我才奇怪呢!”林儒墨笑着对欧阳智说道。

    “嗳,林儒墨,你怎么越描越黑啊,我怎么蓝天了?我不就是好心提醒了他一下吗?让他别疏忽锻炼了,省得被严叔叔发现了,亲自出马督促他锻炼……”韩冰面不改色的混淆视听道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替蓝天谢谢你了……”林儒墨好笑道,说着便拿起了菜单,“别光顾着聊天了,先点菜吧,等下边吃边聊。”因为想到欧阳智可能已经饿了,林儒墨建议道。

    大家点点头,开始低头点起菜来。

    因为早上吃得晚,韩冰他们只是象征性的点了几道菜,倒是欧阳智点了不少大家都喜欢吃的菜肴……

    一顿饭吃了一个多小时才吃完,途中欧阳智简单的说了说他在国外的生活。

    韩冰也将他和蓝天将要参加学校音乐比赛的事儿,告诉了欧阳智。

    林儒墨也将他明天就要随师傅李济世一起去研讨会的消息,略略提了提。

    严律谨则是一直都在安静的听着大家的聊天,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这里的菜色还是那么好吃啊……”欧阳智吃完后,满足道。

    “好吃是好吃,就是感觉少了点什么,还不如那家烤鱼店呢!”蓝天道。

    “噢?什么烤鱼店?”欧阳智感兴趣道。

    因为在国外很难吃到地道的中国菜,如今回国了,自然是要将这一年以来的遗憾补足了。

    “就是我们学校附近的那家烤鱼店,改天有机会,我们带你去吃一顿,你就知道了。”蓝天开心道。

    不知道下次,去又会有什么新菜色呢?

    很是期待啊!

    没等欧阳智开口回答,韩冰像突然想到什么似的,开口道:“说到学校,欧阳智,你这次回来,准备什么时候入学啊?”

    欧阳智笑道:“本来是想先休息一段时间再说的,不过,”欧阳智话锋一转,继续道,“既然你们学校附近有一家让蓝天都赞不绝口的烤鱼店,那我回去就跟我爸说一下,明天就可以帮我办理入学手续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嗳,对了欧阳智,还没问你,你会不会什么乐器啊?”蓝天问道。

    毕竟,人多力量大嘛,要是欧阳智能参与,也能让自己对比赛更有把握些。

    “乐器啊,倒是会一两样,怎么?想让我也上台啊?不怕我把你们的风头给抢走了?毕竟,我长得这么帅……”欧阳智有些欠揍地故作自恋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,就算你这么说,也是逃不掉的。连林儒墨都被我们拉进来了……风头什么的,你尽管拿去好了,只要顺利比完赛,我就谢天谢地了!”蓝天一脸痛苦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,既然你都这么说了,那我就只好舍命陪君子了……乐器的话,架子鼓,吉他,贝斯都行,看你们需要了。”欧阳智笑道。

    闻言,严律谨不禁抬头看了看欧阳智,心想:他也会架子鼓,跟我一样,不过,我只会架子鼓,他还会其它乐器。看样子,欧阳智在国外也很努力,没有像我听过的那些人一样,在国外只知道party……

    感受到了严律谨的视线后,欧阳智开口道:“严律谨,这一年怎么样啊?你一直都没说你的近况呢!”欧阳智有些故意道。

    严律谨显然是没想到连欧阳智也会问他,像之前的韩冰和林儒墨一样。

    好在,他已经适应了,便也没露出惊讶的样子,依然是波澜不惊道:“和以前一样,很好。”意思是,没什么好说的,就是你们熟悉的样子,没有变过。

    “韩冰他们的比赛,你应该没时间来看吧?”欧阳智问道。

    毕竟严律谨上的是军校,跟别的学校的作息时间不一样。

    不等严律谨回答,林儒墨便接过了话,“是啊,他没时间,不过,等他五月份放暑假了,就有时间了。到那个时候,我们再好好聚聚,多得是比比赛有趣的事儿……”林儒墨笑道。

    这么说,是因为不想严律谨因没能参与这次的比赛,而感到失落。

    毕竟,大家从小到大都是一起训练过来的。如果有什么事,能凑齐五个人一起做,自然是最好,但要是没办法的话,也只能再找其它机会了……

    韩冰和欧阳智当然懂林儒墨的言下之意,当下便都笑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只有蓝天冲着严律谨兴奋道:“是啊,就像是我最喜欢的篮球,到时候,等你放假了,我可要好好和你切磋切磋,看看现在谁更厉害!”蓝天热血沸腾的下了战帖。

    严律谨闻言,眼里不禁闪过一丝期待的光芒,“嗯”了一声,算是接受挑战了。

    韩冰、林儒墨、欧阳智相视一笑。

    论安慰人,还是蓝天技高一筹,棋高一着啊!

    三人心服口服。不过,蓝天不会知道就是了。

    吃完午餐后,已经是快两点了。

    考虑到欧阳智一路舟车劳顿的,也需要休息,林儒墨便开口道:“既然吃完了,我们就回去吧!韩冰,你送欧阳智回去,我送严律谨回他学校,他今天是请假出来的,回去的时间应该也有规定,晚了就不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韩冰闻言,站起身来,“好,没问题。”韩冰说着,便将欧阳智的行李箱,从严律谨的座位旁给推了过来,打开房门,先去结账了……

    严律谨也站起身来,正准备跟在林儒墨后面一起出去时,欧阳智突然站到他眼前,用力的拍了拍他的背,“严律谨,一年不见,你小子还是那么‘惜言如金’啊!算了,这次就放过你了,下次,怎么着我都要想办法,让你‘口若悬河,滔滔不绝’,等着吧!”

    知道严律谨为了给自己接机,特意请假出来,要说不感动,那是不可能的……但男人之间,就算感动也不可能说得出口啊!还是用行动表达,更简单直接一点。

    严律谨虽然话少,但并不迟钝,至少比蓝天要敏锐不少,所以欧阳智的这番话,严律谨是明白的,依旧是“嗯”了一声,算是回答了。

    “走吧,一起下去……”欧阳智搭着严律谨的肩膀,出了包厢。

    林儒墨和蓝天也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等他们到楼下大厅的时候,韩冰已经结完账,在大门附近站着等他们了。眼见他们都下来了,就先推着行李箱往外面的停车场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看到林儒墨载着严律谨走远后,欧阳智才上了韩冰的车。

    上了车放松下来,欧阳智这才觉得有些累了。

    韩冰当然看出来了,便开口道:“这里离你家不远,就半小时的车程,你先睡一觉吧,等到了,我们叫你。”

    蓝天坐在副驾驶位上,欧阳智坐在后排的位置,是韩冰特意安排的。欧阳智闻言,点了点头便闭着眼睛休息了……

    半小时后,欧阳智的家门口。

    “欧阳智,到了。”韩冰将车停稳后道。

    蓝天看欧阳智没反应,便回头看了一眼,原来睡着了,便对韩冰说道:“他睡着了,没听到,我去叫他。”说着,便打开车门下了车,走到后面,先把后备箱里的行李箱拿了出来,然后才拉开了后面的车门,将欧阳智给叫醒了。

    欧阳智伸了伸懒腰,揉了揉眼睛,又打了个大大的呵欠,才慢悠悠地从车里下来,看着熟悉的家,一时竟有些恍惚,已经一年没见了,竟有些熟悉又陌生的感觉。

    听到外面的动静后,欧阳智的母亲便很快出来了,看到儿子欧阳智还傻傻的站在门口,又看到韩冰和蓝天也陪他干站着,便开口喊道:“都进来吧,站在外面做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熟悉的声音响起,欧阳智这才清醒过来,是啊,已经到家了……

    韩冰将欧阳智的行李箱送到他家大厅里后,便对欧阳智的母亲说道:“伯母,人我给您送回来了,我和蓝天就先走了啊。”说完,便搭着蓝天的肩膀走了。

    为什么要走得这么快?

    当然是因为,人家好不容易家人团聚,他们干嘛还要留在那里当背景啊?

    怪尴尬的……

    再说了,他们家人这么久没见,肯定有很多话要说吧,有别人在场,多少都是有些不方便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