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慢热: 第88章 第88章-慢热歌词满舒克表达什么

    既然欧阳智已经回国了,以后在学校里天天都能见,要聊什么也不急于这一时。

    韩冰是这么想的,蓝天当然不会想那么多了,但好在已经习惯的韩冰的“莫名其妙”了,便也什么都没问,默默地配合着韩冰就是了。

    欧阳智看着韩冰的车渐渐消失在自己眼前,笑着摇了摇头,便转身进屋了。

    虽然挺累的,但有些话确实是要马上告诉母亲,关于姑姑的事……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。

    “韩冰,我们等下去哪啊?”蓝天打着哈欠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能去哪,回我家练习呗!”韩冰理所当然道。仿佛刚刚蓝天问了一个,只有贪玩的小孩才会问的幼稚问题似的。

    “啊?还要练习啊!你姐不是说今天休息一天么?”蓝天哀嚎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但她也说了,今天休息,明天的练习,加倍……”韩冰毫不留情地戳破了蓝天的幻想。

    “嗳,好吧,练习就练习吧,反正只要熬过了比赛,我就能解脱了……”蓝天放弃挣扎,听天由命道。

    “嗯,孺子可教也。”韩冰满意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不到半小时,两人就顺利到家了。

    韩又霜本来手头上正做着别的事儿,看到他们俩回来后,便放下了手里的事儿,又带着他们去琴房练习了起来,这一练,又是一下午……

    吃晚餐的时候,韩又霜问韩冰:“晚上还练吗?”

    韩冰干脆道: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毕竟时间不多了,很快就要到月底了,现在练习的效果对自己来说,还是有些差强人意,如果连自己那关都过不了,那他肯定是不想上台的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韩冰便将碗里剩下的几口饭菜,给飞快地吃完了。

    “我吃完了,先上去了。‘说完,起身就往楼梯口走去。

    “小冰还是那么要强。”韩临雪夹了块藕片放到碗里,温柔道。

    “不然当初能不要命似的,把自己关在房里解题,一解就是两天?最后还晕倒了!把爸妈都吓得不轻……”韩又霜又将弟弟韩冰的陈年往事拿出来嘲笑了一番。

    韩又霜嘴里虽然这么说,但手里的筷子也已经放下了,准备起身去琴房了。

    毕竟是自己的弟弟,他想做的事情,她这个当姐姐的,当然是要鼎力支持了。

    蓝天还是等大家都吃完后,帮韩临雪收拾完碗筷后,才上楼去的。

    不同以往的是,蓝天听完韩又霜和韩临雪之间的对话后,不禁也多了一些思考。

    晚上照样是练习到十点多才结束,蓝天也还是和之前几天一样,在韩冰家的房睡的。

    晚上蓝天一反常态地,在手机便签上写下了一段话,然后,就睡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,韩冰和蓝天依然是在高强度的练习中度过的。

    不同的是,蓝天竟然没再喊累了,也没嫌练习的时间长了。

    韩又霜看到蓝天的变化,自然是很欣慰的。但韩冰就不那么想了,所以,等休息的空档,韩冰将蓝天拉到一旁,问道:“你今天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什么怎么了?”蓝天一脸莫名其妙的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今天怎么突然变得这么认真了?都没喊累也没叫苦了?”韩冰具体道。

    蓝天闻言,一巴掌拍到韩冰背上,没好气道:“你小子是闲得发慌了吧,我认真练习你也奇怪,好了,不跟你废话了,休息好了就抓紧时间练习吧!我可不想在台上丢人……”说完,便放下了已经喝得见底的水杯,站起身来,又回到自己的位置上认真地练习起来。

    韩冰少见的露出了疑惑的表情,盯着蓝天的练习的方向,许久,才放下了手里的杯子,也站起身来,到自己的位置上练习起来,和之前一样。

    休息的两天,就这么在高强度的练习中度过了。

    韩冰和蓝天的进步也是肉眼可见的明显,他们现在,已经完全不再是那个只会唱国歌的少年了,不单是他们自己感觉到了,连韩又霜也不禁觉得惊喜不已。

    毕竟是她带出来的嘛,所谓“名师出高徒”,看样子是没错了。

    晚上十点。

    结束练习后,韩又霜大赦天下似的说道:“之后,你们就不用再练习得这么晚了。到今天为止,你们比赛要唱的那几首歌,已经都练习得差不多了,就算是要你们现在登台,也丢不了人了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蓝天并没有像以往那样露出开心的表情,反而是皱起了眉头,似乎有些不认同的样子。

    蓝天的表情韩又霜当然注意到了,韩又霜向来都是有话直说的性子,便开口问道:“蓝天,是有什么疑问吗?”

    蓝天闻言,抬起头眼睛直直地盯着韩又霜,认真道:“姐,你是累了吗?”

    韩又霜没想到蓝天竟然会这么问自己,愣了片刻后,马上就反应过来了,原来这小子是以为自己是累了,所以不想陪练了啊……

    好你个蓝天,竟然敢小瞧我!

    很好,你现在已经成功地激起了我的斗志。

    好,既然你想苦练,那我就成全你,奉陪到底!到时候可别后悔……

    韩又霜在心里默默地进行了一系列的心理活动。

    “很好,蓝天,看样子,你是打算在比赛之前,都准备以现在这种强度练习下去咯?”韩又霜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韩冰看到韩又霜的笑容后,不禁打了个冷颤,自己的姐姐难道他还不了解么?

    每次只要她露出这种笑容时,势必是要……

    蓝天像是没感觉到危机临近似的,依然用他那副认真的表情,盯着韩又霜回答道:“是的,姐,行吗?”

    毕竟,如果没有韩又霜的指导,他也不可能进步得这么快,虽然她是严厉了点。

    韩又霜笑意渐深道:“行,当然行!既然蓝天都这么要求了,我又有什么理由不答应呢?你说是吧,韩冰。”

    被点到名的韩冰,苦笑着回应道:“是啊,姐,你说了算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韩冰才不会多说什么呢,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。怎么看,现在都应该顺势而为啊,何况她是自己的二姐,何况他本人又那么怕麻烦。

    韩又霜将刚刚已经合上的曲谱,又重新翻了开来,从软椅上站起身来,又恢复了之前陪练时的严肃,说道:

    “既然你们两个都这么喜欢勤加练习,那以后,我们的练习时间,就再加两个小时吧!从今天开始,直到你们比赛前的这十来天里,平时上课完了,就直接回来练习,到晚上十二点结束。周末休息的时候就更不用说了,除了吃饭睡觉之外,就不用出这个琴房了。怎么样,这样的安排还满意吗?”韩又霜露出了熟悉的笑容,看着蓝天的方向问道。

    本以为蓝天肯定会被自己的安排给吓到,没想到……

    “姐,是真的吗?那真是太好了,这段时间就辛苦你了!”热血少年蓝天,出人意料的兴奋道。

    这下,不单是韩冰,就连韩又霜都觉得有些奇怪了。

    这还是那个,前两天还在因为练习苦而叫苦不迭的傻小子吗?怎么突然这么积极了?

    “蓝天,你没事儿吧?”韩又霜忍不住问了一个,和韩冰类似的问题。

    蓝天闻言,疑惑不解地反问道:“姐,你和韩冰今天是这么了?怎么都这么问我啊!我知道韩冰他可能是太闲了,可你,不可能啊……”说完,还挠了挠头,一副百思不得其解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好了,不废话了,既然你同意了,那以后就这么安排吧!现在开始练习……”韩又霜在确定蓝天只是想单纯的用功练习后,便迅速进入了状态,带着韩冰和蓝天一起,争分夺秒地练习起来……

    晚上十二点。

    韩又霜打了个哈欠道:“好了,十二点了,今天就先这样吧,你们快去休息吧,明天还要上学呢……”说完,便开始收拾起乐谱来。

    韩冰和蓝天点点头,便出去了。

    韩临雪这几天,学校里刚好有些事情需要处理,所以没能抽出时间陪着一起练习,都是韩又霜一个人带着他们练习的。要做的事情自然要比之前多一些,虽然比之前累了点,但韩又霜依然做得很好。

    “又霜,这几天辛苦你了,我的事情,明天就能忙完了,到时候就能和你一起陪他们练习了。”韩临雪在房间里写完东西后,听到楼上琴房里还有动静,便上楼来看看,没想到他们今天竟然练到这么晚。

    韩又霜东西已经收拾得差不多了,听到大姐的声音,便转过头来,笑着说道:“姐,你怎么来了,都这么晚了,还不休息么?陪他们练习的事儿,我一个人就绰绰有余了,你就安心处理你学校的事儿吧!”

    说完,便走到门口,将琴房里的灯关了,关上门后,就挽着大姐韩临雪的手下了楼,顺便将今天蓝天的热血壮举告诉了韩临雪,惹得韩临雪发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……

    时间就这么一天天的流逝着,离月底的比赛时间也越来越近了。

    韩冰和蓝天每天都像在和时间赛跑一样,争分夺秒地练习着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