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慢热: 第89章 第89章-慢热的女生适合什么性格的男生

    林儒墨陪着李济世,从为期一周的医学研讨会上回来后,也迅速地加入了韩冰和蓝天的练习队伍之中。

    欧阳智在办理好入学手续后,也很快地适应了新的学校生活。

    没有同韩冰和蓝天在一个班,因为学的专业不同,但毕竟是在同一个年级里,上课时间虽然不一定相同,但平时的下课时间,基本上也没差多少,周末的休息时间还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所以,平时下课后的时间和周末的休息,基本上也被拉去韩冰家里练习了……

    至于烤鱼店有没有去?

    当然了!

    在入学的第一天中午,蓝天就兑现了承诺,带着他去那家烤鱼店吃了一顿。

    欧阳智吃完后,简直是赞不绝口,嚷嚷着以后每天都要来这里吃……

    结果?

    当然是没有了!

    因为,压根儿就没那个闲工夫……

    因为每天都会练习到晚上十二点,所以,林儒墨和欧阳智根本就没时间回家。

    林儒墨因为暂时没有工作,自然是随主便了。

    欧阳智家因为和韩冰家离得不远,再加上从小有就经常在韩冰家留宿的习惯,所以也就没特意回去,练习结束后,也就自动留宿了……

    所以,韩冰家的三间房,就全被蓝天、林儒墨、欧阳智三人给住满了……

    好在大家也都越住越习惯,住久了,倒也感觉和自己家没多大差别了。

    至于晚餐的话,因为吃饭的人突然多了差不多一倍,所以韩临雪的工作量,也陡然增加了不少。

    好在林儒墨的厨艺也是一流,所以就主动请缨在一旁帮忙。

    大家分工合作,每天的饭菜都不重样,营养均衡又美味可口。

    所以,就算是在那种程度的高强度练习之下,大家也依然能时刻保持着最好的状态,反复地进行着越来越严苛的练习任务,四个人在琴房里不知道流下了多少汗水,翻烂了多少张乐谱……

    韩冰和蓝天苦练下来的结果,就是终于在最后几天里,让韩又霜再也挑不出任何毛病了。

    欧阳智和林儒墨就不用说了,他们本身就会弹会唱的,所以练习起来要比韩冰和蓝天轻松不少。

    不过,也只是相对而言罢了。

    因为这种强度的练习,就算是他们两个有天赋且有基础的人,都觉得有些吃不消,更何况是那两个,在一个月前还是门外汉的家伙呢?

    所以,越练到后来,就越觉得佩服起他们来了……

    看这样子,就知道他们的决心有多大了!果然是“有志者事竟成”啊!

    这不禁又让人想起了那些时候,一起在严叔叔手下特训的日子……

    韩冰虽然嘴上老是说麻烦,但其实是几个人中间最不服输的那个,做什么事都要做到最好,不然就会苦练到底。

    蓝天也不遑多让,只要是他认定的事儿,哪怕是遇到刀山火海,他也不会退缩,简直就是一活脱脱的现实版热血少年。

    至于林儒墨和欧阳智当然就不是那样的了,那样多累啊!

    不过,他们之间也不会相差太多就是了,毕竟,也不能太丢脸了不是?

    所以,大家之间的实力,其实也是相差无几的,一般人也看不出来,只有他们自己知道罢了……

    就像是在田径场上比赛的运动员,他们之间的胜负,往往就取决于零点几秒,甚至是零点零几秒之间的差别。

    韩冰他们四个人再加上严律谨,他们五个人之间的差距,也与之差不多。

    那已经不是一般人能涉足的领域了,那是只有身为强者才能知道的领域……

    韩又霜听完了韩冰四人的演唱后,满意地拍了拍手,站起身开口道:“很好,默契十足,以刚刚的这种状态上台,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蓝天明显是松了口气,但还是不确定道:“真的吗?姐,你可别骗我……”

    韩又霜不禁好笑道:“蓝天,你是在质疑我的判断吗?”

    韩冰无奈地耸了耸肩,开口道:“姐,你别理他,他啊,这是快要上台了,紧张罢了……”韩冰一针见血道。

    韩又霜看了看腕表上的时间,已经下午五点了,也快到吃饭时间了,韩临雪在半小时前就已经提前下去准备晚餐了……

    想着他们明天就要比赛了,今天练得晚了,反而不能以最好的状态登台,便开口道:“好了,你们明天就要上台比赛了,今天就先练到这里吧,解散!”说完,便也不管他们反应如何,就径自离开了。

    留下了一脸错愕的四人……

    还是林儒墨最先反应过来,笑道:“韩冰,你姐还是一如既往地雷厉风行呢!做什么事情都是风风火火的,不过,我确实挺佩服她的,能在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,就把你们训练到这个程度……”

    欧阳智瘫坐在地上,双手撑着上半身,仰头感慨道:“嗳,韩冰,我怎么感觉你姐比严叔叔还要严格啊!真是累死我了!一回国就给我这么大的惊喜!”

    说完后,大概是觉得心也跟着累了,便干脆往后一仰,直接躺在了地上……

    韩冰坐在地板上看着欧阳智,笑道:“看样子,不是蓝天缺乏锻炼,而是你小子啊!在国外没少偷懒吧,这种程度就受不了了,还喊累,你看看人蓝天,脸不红,气不喘的。”

    正在喝水的蓝天,闻言不禁一口水呛在喉咙里,咳了半天,才缓过来,涨红着脸道:“韩冰,你小子这是拐着弯骂我呢!”

    林儒墨实在是看不下去了,站起身拍了拍微皱的长裤道:“好了你们几个,就少说几句省点力气吧,刚刚练得还不够么?有那个精力的话,不如再练练……”

    欧阳智哀嚎道:“饶了我吧!还练?嗳,林儒墨你这家伙从容不迫的样子,还真是有些碍眼啊!”欧阳智有些恶狠狠道。

    “噢?嫌我碍眼?行啊,来比试比试,出出气?”林儒墨挑眉不以为然道,反正欧阳智之前就没有一次打赢过自己。

    “是可忍,孰不可忍!”欧阳智气得坐起身来,刚准备要站起来和林儒墨比试比试,琴房的门一下子被推了开来……

    韩又霜一脸奇怪的看了看姿态各异的四人,开口道:“你们怎么还在这里?”

    然后,将目光锁定了其中最为优雅的林儒墨道:“林儒墨,下去做饭了,我姐一个人忙不过来,我又帮不上什么忙。”

    “好,这就来。”林儒墨笑道。

    说完,还不忘撇了眼坐在地板上一脸茫然的欧阳智,然后跟着韩又霜下楼了。

    欧阳智烦躁的扒了扒自己那一头耀眼的金发,“林儒墨那小子,还真是气死人不偿命!下次,我肯定要打得他……”

    韩冰站起身,好笑道:“你什么时候赢过他?好汉不吃眼前亏,你还是忍忍吧!何必徒受皮肉之苦呢?”说到最后,还很不厚道地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说到林儒墨,韩冰突然想起,自己好像有一件很重要的事,一直忘了问他了。

    暖阳之前给自己的零食,放在哪里来着?

    韩冰仔细的回想了一下,然后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似的,便头也不回地大步走了出去……

    欧阳智简直是要抓狂了,林儒墨那样也就算了,怎么连韩冰也……

    蓝天看着一脸困惑不解的欧阳智,宽慰道:“习惯就好,我之前也经常像你现在这样,你刚回国可能还不太适应,之后你就会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蓝天点到为止,毕竟,韩冰的事,最好由他本人说出来比较好。

    欧阳智也是个聪明人,一听就知道蓝天的言下之意。

    眼见自己休息得也差不多了,便一跃而起,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尘,虽然房间的地板很干净,压根儿就没有什么灰尘。

    “蓝天,我发现,一年没见,你变化也挺大的啊!”欧阳智走到蓝天旁边,将他正在认真看着的曲谱抽了过来,拿在手里。

    “你不也一样么?连头发都染了,接机的时候都差点没认出你!”蓝天将自己憋在心里已久的疑问,终于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欧阳智闻言,先是一愣,继而笑了笑,指了指自己那头炫目的金发道:“你说这个啊?哈哈……之前不是去国外了嘛,我这是入乡随俗……反正满大街都是金发小子,再加上我皮肤够白,混在他们当中,也看不出有什么不同。”

    看到蓝天不解的神情,仿佛在说“有这个必要吗?”。

    欧阳智又补充道:“嗐,这都是不是为了方便么……不过,之后等头发再长长一点,我就会剪掉了,毕竟,头发的颜色,我还是更喜欢黑色……”

    欧阳智当然不会告诉他们,之前在国外遭遇的那些不愉快的事儿。

    毕竟,欧阳智向来都是报喜不报忧的。

    对于这点,韩冰曾经也说过他,但欧阳智依然“我行我素”。

    因为欧阳智讨厌在朋友面前示弱,更不想他们为他担心。

    欧阳智的这番话,要是韩冰听到了,肯定会深究到底,但蓝天是个单纯的少年,所以,在听到欧阳智的“合理”解释后,便没再继续追问下去了,之后两人又开始聊起别的话题来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