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慢热: 第90章 第90章-慢热的女生适合什么性格的男生

    厨房里。

    “林儒墨,你帮我看看这些零食。”韩冰将几包小零食放到了厨房餐桌上,对着正在摘菜的林儒墨说道。

    这几包零食,还是十天前,韩冰找暖阳要来的。

    当时是想知道,暖阳为什么一直需要吃这些东西?

    也因为,通过平时的观察,韩冰发觉暖阳的身体状况,似乎有些孱弱,至少不如一般同学……

    这让韩冰有些担心,所以想让林儒墨看看这些零食的成分,看能不能从中得到些什么有用的信息。

    林儒墨闻言,便放下了手里摘到一半的菜,拿过一包零食来,将包装袋撕了开来,先闻了闻味道,然后又拿出一块来放在嘴里嚼了嚼,很快就知道了里面的成分。

    林儒墨心道:咦?这个味道里,明显含有几味药材,而且都是补气血的,怎么莫名让我想起了薛梅若阿姨的女儿呢?

    她一直需要进补的,几乎也都是这几味药材啊!这几味药材都是温补类的,虽然药效慢周期长,但好在,几乎不会让身体有什么负担。

    能花费如此精力做出这样零食的人,想必应该是位,对儿女有无限爱心的母亲了……

    “韩冰,这些零食,哪儿来的?”林儒墨没有先说结果,反而先提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“噢,这个啊,是从我同桌那里要来的。”韩冰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你同桌?谁啊?”林儒墨又问道,心里不禁想道:不会这么巧吧?难道是薛梅若阿姨的女儿暖阳?

    “你见过一面的,就是之前一起吃过烤鱼的,那个长得像洋娃娃一样的女孩儿,暖阳。”韩冰说出了林儒墨在心里猜测的答案。

    虽然很惊讶,但林儒墨毕竟还是忍住了。

    并没表现出太惊讶的样子,只是“噢”了一声,表示自己知道了。

    然后就告诉了韩冰这些零食的大概成分,作用什么的……

    当韩冰知道这些零食的作用,不过是有些补气血调理身体的作用,再加上林儒墨也说了,女生一般都需要调养身体之后,不禁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如果只是这样的话,那自己就不用过分担心了。

    但林儒墨有些话没告诉他,因为还不到时候。

    而且,对于自己患者的隐私,林儒墨一直都是守口如瓶的,哪怕是自己的家人,也不会轻易告知。

    但林儒墨有预感,不久之后,韩冰会自己发现的,那个时候,他再跟他说也不迟。

    林儒墨想到,上次和师傅李济世去参加的那个医学研讨会。虽然时间久了一点,但好在没白去一趟。

    也算是收集到了自己需要的信息了,特别是,也趁着这个难得的机会,跟师傅李济世讨论了一下暖阳的病例,对如何对症调理也有了新的发现……

    是的,没错,林儒墨这次之所以会陪着师傅一起出差,有一半儿的原因,都是为了韩冰所在意的那个叫暖阳的女孩,当然也是为了,不辜负薛梅若阿姨对自己的信任。

    “嗳,韩冰,你怎么对那个叫暖阳的女孩儿,这么上心啊?竟然连人家平时吃的零食,都拿来分析了?”林儒墨明知故问地揶揄道。

    韩冰也拿了一块零食放到了嘴里,嚼了嚼,觉得有些甜又有些酸还有些苦,但还是咽了下去,然后,才回答道:“老实说,我也不知道,就是觉得她很特别,忍不住就想要更多了解她一点……”

    林儒墨没想到,韩冰竟然是他们五个人里面,最先开窍的那一个!

    这不是喜欢是什么?

    聪明如韩冰,竟然也在这件事上变成了“普通人”了啊……

    这多少都让林儒墨觉得有些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因为韩冰总是五个人里面,最冷静,条理最清晰分明的那个。这点连林儒墨都自愧弗如。

    没想到……

    “你老实说,你这次这么反常地参加连蓝天都会觉得麻烦的比赛,是不是为了她?”林儒墨又拿了块零食放到嘴里,边吃边问道。

    韩冰闻言,给了林儒墨一个“你觉得呢?”的眼神,没回答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之后又跟林儒墨聊起别的话题来,两天边聊着天,边将那袋拆开的零食吃完了……

    晚上吃完饭后,欧阳智建议大家一起去附近能唱歌儿的地方,找找明天登台比赛的感觉,毕竟之前都是在韩冰家的琴房练习的,没有那种舞台感。

    虽然韩冰觉得麻烦,但也觉得欧阳智说的可行,便点了点头,算是答应了。

    蓝天自然是不用说了,只要是能对比赛有用的,不管是什么,有多少来多少。

    林儒墨就更不用说了,从来都不会扫人兴的那个人,就非他莫属了。

    这事儿让韩又霜知道了,于是韩又霜联系了一下,之前在大学里认识的那几个朋友,他们现在都在同一家酒吧驻唱,因为大学是一个乐队的。

    然后就把这几个大男孩儿给带过去了……

    韩又霜和林儒墨各开一辆车,没多久,就到了一个装修高档且不嘈杂的酒吧里。

    因为时间尚早,酒吧里还没有多少人,只有老板和乐队里的几个人,还有零零星星的几个人坐在窗边望着窗外,像是在思考些什么似的。

    乐队的主唱一眼就看到了韩又霜,便放下了手中的电吉他,从台上一跃而下,很快就出现在了韩又霜面前,笑嘻嘻道:“又霜,你来啦!”言语间掩饰不住的兴奋开心。

    台上的其他队友们,看到主唱的这副模样,像是早就见怪不怪的,都只是笑了笑,就又开始各自忙起手边的事儿来……

    韩又霜没理会主唱的殷勤讨好,指了指自己后面的几个男孩儿道:“就是他们了,炎飞扬你今晚帮我好好带带他们,让他们尽快熟悉站在舞台上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乐队主唱炎飞扬,像是早就习惯了韩又霜的对他的态度似的,依旧热情不减地连连点头答应道:“又霜,你放心,你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,你的弟弟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炎飞扬还没来得及说完,就被韩又霜用一记,足以冻僵任何生物的冰冷眼神,给制止了。

    室内的温度瞬间降低了不止十度。

    虽然到嘴边的话,依旧是像往常一样没能说完,而且也又一次,差点被韩又霜的眼神给冰封了。

    但炎飞扬是谁啊?

    是个坚信“精诚所至,金石为开。”的单纯少年!

    所以,就算是在韩又霜那里,屡战屡败,屡败屡战,如此反复多次,不仅没能打消炎飞扬的积极性,反而是越挫越勇了……

    就算是韩又霜那么“不近人情”的人,都不禁要被他的乐观和坚持,给磨得没有脾气了……

    而站在韩又霜身后的几个大男孩,此刻的心情可谓是“惊涛拍岸,久久不息。”了!

    韩冰的内心:我怎么不知道,竟然还有位如此“勇敢”的少年,敢追求我二姐呢!

    蓝天的内心:这个男生是怎么回事啊?怎么光顾着和二姐讲话了,都没跟我们说说等下上台该注意些什么呢……

    林儒墨的内心:噢?好像又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儿了,还真是喜闻乐见啊!

    欧阳智的内心:谁能来告诉告诉我,我不在的这一年里,我究竟错过了多少出精彩剧情的发展啊!

    “好了,别废话了,带他们去熟悉熟悉舞台吧!”韩又霜丢下这句话后,就径自离开了。

    只见她先去吧台点了杯度数最低的果酒,然后找了个中间最好的位置坐了下来,准备观赏他们的表演……

    炎飞扬对着韩又霜坐着的方向,比了个敬礼的手势,意思是:收到,长官!

    然后就带着那几位表情各异的少年上台了……

    韩又霜拿起自己面前的,这杯淡红色的樱桃果酒,轻轻地晃动了一下,然后又将其放在了原处。

    看着杯子里荡起的阵阵涟漪,让韩又霜不禁想起了几年前,刚认识炎飞扬的时候……

    韩又霜和韩临雪只相差一岁多,所以,从小读的都是同一所学校。

    为什么要读同一所学校?

    用韩又霜的话说,就是:姐姐太柔弱了,我得保护她!

    这是韩又霜五岁的时候,就发出的“豪言壮语”。

    她也确实做到了。而且一保护,就是十几年……

    因为和姐姐同一所学校,所以上下学都能一起,只是不能在同一间教室而已,毕竟不是一个年级。

    韩临雪从小就很柔弱,是那种“娴静如娇花照水,行动似弱柳扶风。”的古典美人。说话也是温温柔柔的,看起来就是一副很好说话的样子。

    韩又霜就完全不同了,跟姐姐韩临雪完全就是两种不同的类型,是那种“静若脱兔,动若猛虎”的江湖女侠类型,典型的英姿飒爽、巾帼不让须眉。

    韩又霜虽然外表看起来,也和韩临雪差不多,都是标准的美人,让人一看就移不开眼。

    但韩又霜的美里,更多的是一种凌厉的美,让人不敢与之对视,生怕被她眼里的冰霜给冻住了。

    韩临雪的美里,则更多的是一种温柔的美,让人如沐春风,总忍不住想多看两眼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