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慢热: 第96章 第96章-慢热的女生是不是都不主动

    暖阳在韩冰他们离开后,才算是真正的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刚刚吃饱后还一直在碗里拨弄的筷子,也终于停了下来,被暖阳放到了桌上,安静地躺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暖阳自以为将自己的小心思隐藏得很好,毕竟,她可是连眼神都没给韩冰一个,想来哥哥应该看不出来的吧!

    不过,她想得太天真了。

    暖冬从她下意识的小表情和小动作中,就已经知道她在意的人是谁了,只不过,现在不会戳破罢了。

    毕竟,暖冬还有些事情需要好好准备准备,等他准备好了,到时候自然会去跟那个男孩儿,好好聊聊,一定。

    暖阳当然不会知道哥哥此刻的想法,看到哥哥并没有说什么,便觉得这次的事情就这么过去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白云的电话响了起来……

    白云看了眼暖阳,示意她要出去接个电话,暖阳转身跟哥哥打了个招呼,两人就去到烤鱼店外面接电话了。

    “哥,怎么了?我刚刚在吃饭。”白云接通电话后说道。

    “半小时后,你在学校大门那里等我。”电话那头传来哥哥白斯特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什么?哥你要来我们学校?”白云惊呼。

    “你今天不是有比赛吗?我去看看。”白斯特边开车边用蓝牙*讲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们学校是有音乐比赛,可是,哥你不是还要上班嘛?”白云的声音几乎都有些无力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?不欢迎?”白斯特挑眉。

    “没有……”白云已经放弃希望了。

    “那就半小时后见吧,就这样,在开车,就先挂了。”白斯特挂完电话后,看了眼副驾驶上的琴盒,又专心开起车来。

    挂完电话,白云不禁哀嚎出声,“暖阳,怎么办啊,我哥他马上就要过来了!”

    “那不是挺好的嘛!我哥也过来了呀,等会儿还要和他的队友一起帮我伴奏呢。”暖阳不解白云为何如此紧张。

    “嗳,你不懂,我千叮咛万嘱咐,让我爸妈他们别告诉我哥这件事儿,没想到还是被我哥给知道了。”白云有些头疼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瞒着你哥啊?你们兄妹的关系不是挺好的嘛。”这下,暖阳就更不能理解了。

    “说来话长……先不跟你说了,我得先回学校了,你帮我和暖冬哥他们说一声,我先走了啊……待会儿学校见……”白云边说着,边转身快速往学校大门走去。

    暖阳看着白云的背影,无奈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虽然不太明白,但暖阳也没再多追问什么,之后有时间了,白云肯定会告诉她的。边这么想着,边转身推开烤鱼店的大门,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半小时后。

    一辆宝蓝色的休闲车停在了白云学校大门口。

    白云一看就知道是哥哥白斯特来了,便赶紧起身往哥哥停车的地方跑去。

    白斯特摇下车窗,说了句“我去停车,等会儿就过来”,就将车开走了。

    今天学校的外来车辆挺多的,差不多都停满了,只能到稍微远一点地方停车了。看样子,今天白云他们学校,应该会很热闹了。

    过了没多久,白斯特就提着熟悉的琴盒,出现在白云的视线中。

    白云看到哥哥的装备就知道,自己果然还是猜对了……

    从小白云就和哥哥白斯特一起学习古典乐,白云学的是唱歌这块的,而白斯特因为觉得唱歌太费力气,便选择了学小提琴。

    就这样,兄妹俩学的音乐基本上都是差不多的,只不过,一个唱歌,一个拉小提琴,旋律都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兄妹俩从小就一起参加了大大小小不少比赛,也都取得了很好的成绩,因为天赋还算不错,所以也拿了不少奖项。

    不过他们兄妹也没放在心上,毕竟无论是学古典乐还是参加比赛什么的,都是父母安排的。

    两人单纯地想着,只要父母开心就行了,反正他俩也不讨厌,所以就这么一直继续着。

    直到白斯特工作以后,就没那么多时间能凑在一起参加专门的音乐比赛了。

    再然后就是白云也上大学了,一个忙着工作,一个忙着上学,就更没有时间了。

    反正之前学音乐也只是为了让爸妈开心,顺便陶冶一下情操什么的,兄妹俩是既没有那么喜欢,也说不上讨厌,没事儿的时候唱唱歌儿,拉拉琴,放松放松精神,也觉得挺惬意的。

    再加上之前白斯特工作后,白云就再也没有看过他拉小提琴了,还以为他已经厌倦了,不会再拉了,所以就没有告诉哥哥自己比赛的事儿。

    因为只要是自己的事儿,哥哥他都挺上心的,不论他喜欢与否,肯定都会帮自己搞定……

    “嗳……”想到这里,白云不禁轻轻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看到白斯特已经走到跟前,白云赶紧收拾好情绪,上前接过了白斯特的琴盒,开口道:“哥,你今天休息吗?”

    白斯特任由白云将自己的琴盒给接了过去,反正也不重,如果真的是什么重物,白斯特才不会让她拿呢,毕竟是女孩子,何况还是他的妹妹。

    “不是休息。”白斯特边往校内走去,边回答。

    “啊?那哥你还有时间过来啊!哥你不会翘班了吧?”白云忍不住拔高了音量,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想什么呢?我读书的时候都没翘过课,现在又怎么可能翘班?”白斯特停下脚步,轻敲了一下白云可爱的小脑袋。

    “诶?那哥你怎么会有时间?”白云捂着刚刚被敲过的地方,更不解了。

    没多久,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似的,惊呼出声道:“哥,你不会是被炒鱿鱼了吧?!”

    白斯特彻底被白云打败了,直接道:“在你的脑袋里,难到就没有休假这个选项吗?”

    “休假?”白云张大了嘴巴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提前把年假给休了。”白斯特双手交叉在胸前,酷酷道,“不用太感动,听老妈说,暖阳她哥把他大学队友都请来帮她伴奏了,你没人伴奏,只能选择独唱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白云惊讶得目瞪口呆的样子,又继续道,“啧啧啧,真可怜,怎么都不跟你哥我说一声,别说一个乐队了,就是一个交响乐团,我都能给你请来。不过我知道的时间已经来不及了,就只能我亲自帮你伴奏了,好歹我们从小就配合默契,拿个名次什么的,应该不成问题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哥哥白斯特滔滔不绝地说了那么多,白云心道:老妈,您怎么在哥面前把我说得那么凄凉啊!还有,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没有伴奏,只能独唱了?我当时跟您说的不是,我只想独唱吗?嗳……哥哥收到的情报有误啊!既然哥哥连假都请好了,那就……

    “哥,你都不知道我要唱什么,怎么帮我伴奏?”白云直接进入正题。

    白斯特给了她一个“你在说什么傻话”的表情,开口反问,“难道,你又新学了什么我不知道的古典乐曲?”

    白云摸了摸鼻子,小声道:“那倒没有。”

    白斯特双手一摊,理所当然道:“那不就得了!以前的那些曲子,我早就烂熟于心了,你不也一样么?要不然你会有那么多时间,陪暖阳练习?”

    “嗳,哥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啊!”白云无力道,“从小到大,什么都瞒不过你的眼睛,人家都快没有隐私了!”

    “那么明显的事儿,还能称得上是隐私?你不会真的没什么隐私吧?哈哈……”白斯特说到最后忍不住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白云气得将刚拿到手上没多久的琴盒,又塞还到了白斯特手里,气呼呼道:“呐,给你,自己拿着!不跟你说了!”说完转身大步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白斯特看了看自己手里的琴盒,又看了看妹妹白云气鼓鼓的背影,不禁笑意更深了。

    连生气的样子都没怎么变过,还是像小时候那样,真是个长不大的小孩儿……

    其实白云并没有真的生哥哥的气,所以在快步走了一小段距离后,便放慢了脚步,等着哥哥追上来,毕竟哥哥这是第二次来她学校,对这个学校并不熟悉,之前那次还是开学的时候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里,白云的气算是彻底消了。

    冷静想了想,或许哥哥说得没错,她本来就没有什么隐私。毕竟她的生活一直都是坦坦荡荡的,也没藏着掖着什么事儿啊!

    哥哥会那么说,说不定也是对她的一种夸奖呢!既然是这样,那她就更没有必要生气了。

    才想着,要不要回头看看哥哥有没有跟上来,没想到一转身就撞到了“一堵墙”。

    白云揉了揉被撞得有些发疼的额头,仰着头看了看“肇事者”,那张在自己眼前蓦然放大数倍的帅脸,不就是自家哥哥白斯特吗?

    果不其然,又是哥哥!

    嗳,这还没开始比赛呢?喜怒哀乐的情绪就轮番来了一遍,还真是……

    白云连气都懒得生了,直接转身往比赛的场地走去,“肇事者”白斯特也很识趣地跟在后面,只不过,脸上的笑意不减反增,心情也莫名大好!

    小时候的那种感觉,仿佛又回来了!那些无忧无虑的时光啊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