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慢热: 第99章 第99章-女生慢热型是什么意思

    当金锦瑟还是个只会哭鼻子的女娃时,她见到风玉笛的第一眼,就坚定不移地认定,这辈子他就是她哥了!

    而风玉笛也是在父母的“威逼利诱”下,向这个只会哭鼻子兼惹麻烦的小女娃,妥协了……

    想起那些在她后面给她收拾烂摊子的过往,风玉笛闭上了眼睛,深呼了一口气,缓慢而又坚定地吐出了一个字:“不。”

    “诶?!为什么啊?这不是你最拿手的嘛,干嘛不参加?”金锦瑟不死心地挣扎道。虽然她知道,只要是风玉笛做的决定,就没有人能改变。

    “你过来,我告诉你。”风玉笛让她附耳过来,金锦瑟便低下头准备听他的理由。

    这一举动在旁人看,可能是一对恋人之间的亲密互动,可是,事实却是……

    “要我参加也可以,不过,你拿我当‘挡箭牌’的事儿,至今日起,就失效了。毕竟,‘鱼与熊掌不可兼得’,二者之间任选其一,我都没意见。”风玉笛说完后,便往后一靠,优雅从容地看着表情无比复杂的金锦瑟,颇有耐心地等她选择。

    挡箭牌?

    这又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原来,金锦瑟从小就长得粉雕玉琢的,非常漂亮,越长大越是出落得标致,虽然她对自己的美貌毫无自觉,性格也是大大咧咧的,像个假小子。

    但这丝毫不妨碍她身边不时就会出现一些,令人厌烦的家伙追着她不放。为了永绝后患,她终于想到了一个一劳永逸的法子——让风玉笛当她的挡箭牌。

    当然一开始的时候,风玉笛是拒绝的,但金锦瑟给出了一个让他不能拒绝的条件,那就是,再也不会给他添麻烦了,再也不会让他帮她收拾烂摊子了,再也不会……

    虽然当时,理智告诉风玉笛,那是绝对不可能的!

    但心里燃起的那一丝微弱的希望,成功地麻痹了当时的风玉笛。

    就这样,为了摆脱从小到大无数次的麻烦事,风玉笛又一次妥协了……

    结果当然是,从此以后,麻烦的事,显而易见地又多了一项。

    于是,风玉笛这挡箭牌,就从初中当到了高中,再从高中当到了大学,眼看着就要大学毕业了,再这么下去……

    风玉笛已经不想再想下去了……

    眼看着,眼前就有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可以摆脱这一切,风玉笛又怎么会任它溜走呢?

    于是乎,就有了以上对话。

    时间仿佛静止一般,直到上课铃响起……

    “放学后我再给你回复。”金锦瑟不甘心地咬着嘴唇,边说着边跑出了教室。

    看着金锦瑟娇小的背影迅速消失在了教室门口,风玉笛这才又拿起了刚刚的那支铅笔,开始继续在那张已有痕迹的纸上,写写画画起来……

    仿佛刚刚发生的一切,只是一颗小小的石子丢进了静谧的湖水般,除了荡起阵阵涟漪外,就什么也没留下。

    静谧的湖水,很快就又恢复到原来的平静。

    会场大厅里。

    “いつも輝いていたね

    itsukagayaiteitane

    (不论何时都熠熠生辉)

    少年のまま瞳はfriend

    shounennohitowafriend

    (一如少年模样那双眼眸我的朋友)

    あなたがそばにいると

    anatagasobaniiruto

    (只要有你在我身旁)

    何故か素直になれた

    naekasunaoninareta

    (不知为何我就会变得坦率)

    この距離通り抜ける

    konokyoritoorinukeru

    (想要化作拂过我们之间)

    風になりたい

    kaeninaritai

    (这段距离的风)……”

    暖阳刚刚唱完*部分,风玉笛的思绪也由一个月前的那段对话,拉回到了现实。

    是的,现实就是,金锦瑟那个丫头最后选的是,让风玉笛继续当他的挡箭牌!

    至于比赛,用她的话说就是“比赛嘛,以后有的是机会,可挡箭牌,可不是那么好找的……”

    虽然金锦瑟说得那么洒脱,可心里还是很不甘心的,本来风玉笛根本不想来看比赛,无奈金锦瑟很坚持。

    没办法,风玉笛就只能“舍命陪君子”了。

    不过金锦瑟不是君子,只是一个小女子,而且还是一个“难养也”的小女子。

    虽然是*着来看比赛的,但却有意外的惊喜,这让风玉笛不禁期待起接下来的选手,会有怎样精彩的表现了……

    最好能给金锦瑟物色到一个新的“挡箭牌”,哦不,最好是真的正牌男友!

    这样,他的苦日子,就算是真的可以熬到头了。

    一萌发出这个想法,风玉笛便开始认真搜索起来,从最后排的观众席开始,一直到最前排的观众席,不过因为灯光太暗的原因,并没有看到什么特别亮眼的存在。

    直到风玉笛将眼光投向舞台,突然就看到了一个与众不同的存在,目光顿时就被吸引住了,半晌后,嘴角不自觉上扬了起来。

    眼前的这位小哥,不就是金锦瑟有可能会喜欢的类型吗?

    温文尔雅气质出众,乍一看,还以为是古代哪位翩翩公子穿越而来,仔细一看,长得也是俊逸非凡,简直就是最佳人选!

    风玉笛已经按耐不住心里的激动了,赶紧看了看旁边坐着的金锦瑟,想提醒她快好好看看那位风度翩翩的小哥,谁知道……

    某人已经不用他费心提醒了,看她脸上的表情就知道,舞台上的某位公子,已经成功地吸引了她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这还是风玉笛头一次,从金锦瑟脸上看到这样的表情,认真而专注,不容旁人打扰。

    风玉笛便放下心来,悠闲地欣赏起比赛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ずっと見つめてるから

    uttotsuterukara

    (因为我始终都在注视着你)

    走り続けて

    hashiritsudukete

    (才能朝前奔跑)

    走り続けて

    hashiritsudukete

    (继续朝前奔跑)……”

    暖阳一曲唱罢,台下的观众,像是忍了很久才终于等到机会似的,瞬间就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,吹口哨的声音也夹杂在其中,霎时间热闹非凡。

    虽说一开始,暖阳并不期待观众会给什么反应,毕竟唱的是她喜欢的歌儿,比赛的目的,也只是为了看看,能不能为新社团物色到合适的人选,没想到……

    看到台下观众如此热烈的反应,一时间,暖阳有些不知所措起来,脸也很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还好这时有主持人及时救场。

    趁着主持人说话的空档,暖阳冲台下的观众礼貌地微鞠了一躬,以示谢意,然后在舞台灯光暗下来的瞬间,和哥哥们快速撤退了。

    舞台下。

    韩冰一行人,除了蓝天以外,在听暖阳唱歌的过程中,全程脸色都挂着神秘莫测的微笑,特别是韩冰的两个姐姐,韩临雪和韩又霜更是如此。

    林儒墨不用说,他是为韩冰独到的眼光感到佩服不已。

    欧阳智则是想着,果然是韩冰喜欢的女孩子啊,就是不一样。

    炎飞扬就更不用说了,看到韩又霜那么喜欢听的样子,全程还挂着他只见过屈指可数的几次绝美笑颜时,便打心底里,感谢起那位在台上唱歌的小女孩儿来,当然也就爱屋及乌了。

    蓝天看着身旁这群人,多少有些怪异的表情,有些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但暖阳的歌儿确实唱得挺好听的,他的耳朵不用受摧残,心情当然也不会差到哪里去了。

    何况,暖阳还是白云最好的朋友。

    想到白云,蓝天的眉头不禁有皱了起来。但很快就甩了甩头,将那些杂念赶出脑海。

    眼下还是先比赛要紧,其余的事,还是等比完赛之后再想吧,可不能在台上搞砸了。

    舞台后台休息室里。

    “怎么,刚刚被吓到了?脸都吓红了,哈哈……”暖冬看着暖阳脸色还未褪尽的嫣红,笑着说道,“都多大了,怎么还像小时候那么害羞,后面还有好几场比赛呢!”

    暖阳羞愤地举起*的小手,重重地打了哥哥暖冬一下,不过,这点力道对暖冬来说,只是不痛不痒的挠痒罢了。

    杨溢乐他们看着这对兄妹,也不禁笑着加入了谈话。

    “感觉还不赖,”杨溢乐笑道,“跟大学那会儿的氛围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“得了吧绿叶,那氛围是你带来的么?还好意思想当年?”风冀帆嘴欠道。

    “挺有自知之明。”李渊阅冷不丁地来了一句,一语双关。

    周音晨则是懒得管他们抬杠了,反正他们这些人不吵不吵的,一天也要吵个百八十遍,他还是省点力气吧。

    何况,太过操心可是不利于身心健康的。他可不想做那种得不偿失的傻事儿。

    要不平时,怎么连话都懒得讲多了,毕竟,对“说话费精神”这句话,周音晨可是深以为然的。

    正当杨溢乐和风冀帆卷起袖子,准备同仇敌忾地好好教训一下李渊阅这个嚣张的家伙时,暖阳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,跑到李渊阅面前,开口道:“渊阅哥,不知道你有没有感觉到,从观众席的某个角落里,一直有传来那种很强烈的视线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