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慢热: 第100章 第100章-女生慢热型是什么意思

    李渊阅闻言,不可置否地挑了挑眉,意思是:跟我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但一想到暖冬,还是好脾气地开了尊口:“那应该是看你,或者是看那两片绿叶的吧!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不过我感觉,应该是看你的可能性比较大一点,”暖阳认真道,“这是我身为一个女孩子的直觉。”

    李渊阅听完后,脸色的微笑是彻底挂不住了,直接叹了口气道:“暖阳妹妹,我没得罪你吧……”

    本来杨溢乐和风冀帆从李渊阅嘴里,再次听到那句绿叶时,就已经忍无可忍了,正准备直接上手时,冷不丁就听到暖阳妹妹口里说的那句,‘我感觉是看你的可能性比较大一点’……

    两人的心情不知怎么的,就蓦的大好起来,甚至忍不住大笑出声,心道:李渊阅啊李渊阅,你这个狂妄的家伙,也有今天啊,哈哈……

    连周音晨也忍不住好奇起来。

    毕竟,要是真有哪个女孩子看上了李渊阅,那么,帮他找路的这项重任,就能交给她了,他也能彻底放心了!

    前段时间闲聊的时候才刚跟李渊阅提过,让他赶紧找个女朋友,省得到时候把自个儿弄丢了都没人知道……

    “暖阳妹妹,你的直觉准吗?”周音晨走到暖阳跟前,带着人畜无害的微笑,诚恳问道。

    暖阳看到几乎从不主动说话的周音晨,竟然在说话,而且还是在对她说话时,一时惊讶万分,心里的想法全写在脸上了。

    但周音晨丝毫不被影响,仍然颇有耐心的又重复了一遍,刚刚那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噢,是的,最后几乎都是那样。”暖阳回过神来,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嗯,看来暖阳妹妹身怀绝技啊,那我就放心了。”周音晨笑容不减的走开了。

    周音晨走后,杨溢乐和风冀帆也跑到暖阳面前,一脸期待地问道:“暖阳妹妹,那我们呢?”

    “啊?”暖阳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人盯着我俩看啊?”杨溢乐和风冀帆异口同声道。

    不等暖阳回答,暖冬就伸出手,一手一个地将那两个”攀比“的家伙,给拉到旁边,皮笑肉不笑道:“当然有了,台下的评委们,可是盯得别提有多认真了!怎么样,满意了吗?”

    杨溢乐和风冀帆闻言,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般,有气无力的“哦”了一声后,便老老实实的收拾起各自的乐器来。

    像这样的临时休息室,一共有三间,是学校专门为这次比赛的同学空出来的,好方便大家在表演过后,暂作休息。

    但使用时间,只有短短十五分钟左右,毕竟是暂作休息的地方,而且后面比完赛的同学也等着用。

    暖阳是个很守时的人,所以在看到十五分钟的休息时间快到时,而且大家的东西也都收拾得差不多后,便跑到哥哥跟前,跟他说了。

    暖冬便带着大家离开了休息室。

    暖阳走了不远,回头看了一眼,他们刚出来没多久就有人进去了。看样子,三间休息室才堪堪够用啊。边这么想着边走远了。

    学校停车场里。

    “哥,你们等会儿还要继续看比赛吗?”暖阳看着大家将各自的乐器放到后备箱里后,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肯定要陪你留到最后咯,毕竟,我可是特意休了年假啊!”暖冬关上后备箱的门,笑道。

    “算我一个!好不容易有机会再感受感受几天大学生活,可不能浪费了!”杨溢乐背靠在暖冬的车身上,大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就更不用说了,当然是要到最后咯!毕竟,我还想看看,那道强烈视线的主人到底是谁?”风冀帆搭着杨溢乐的肩膀,挑事道。

    杨溢乐闻言,笑着重重地拍了拍风冀帆的后背,夸张道:“真有你的!”

    李渊阅要不是因为暖冬和暖阳都在,一时不好发作,早就直接上去撂倒那两个幸灾乐祸的家伙了!

    周音晨笑着拍了拍李渊阅,说了句火上浇油的话:“其实,我也想看看,到底是何方神圣,竟敢对你这么冷然的人有兴趣?不得不说,真是令人敬佩……”

    李渊阅黑着脸闷闷说了句:“我先去会场了。”便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    暖阳在旁边愣愣地看着这一幕,这还是暖阳第一次看到李渊阅吃瘪的样子。

    怎么说呢?

    还真是挺新鲜的。

    不过,说来,那道视线好像是从最后排传来的吧。

    嗯,到时候去最后排附近转转,看看能不能有什么收获……

    暗自打定了主意,暖阳便拉着哥哥暖冬的袖子,将他拽离了现场,往会场跑去。

    杨溢乐风冀帆周音晨三人,看到连暖阳和暖冬都离开了,便也赶紧跟了上去,毕竟这学校还是第一次来呢,何况这学校的设计也挺特别的。

    哪里特别?

    当然是对陌生人来说,特别容易迷路!

    不想因为迷路而丢人的三人,不由得加快了脚步。

    当暖阳到达会场时,比赛已经进行到一小半了。

    台上的同学虽然在用尽全力地表演着,但台下的观众却大都一副兴趣缺缺的样子,甚至还有人打起了呵欠,或者小声聊起天来,窸窸窣窣的嘈杂声让人听着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暖阳压下了心里的难受,让哥哥暖冬他们先去前排坐着欣赏比赛了,她则是站在后排附近,开始认真搜索起那道视线的主人来……

    “嗳,锦瑟,你看那边的那个女孩儿。”风玉笛正百无聊赖中,突然看到了一抹亮眼的存在,便对正闭目养神的金锦瑟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女孩儿不女孩儿的,你有兴趣就直接过去打招呼,别吵我休息。”金锦瑟有些不耐道。

    要知道,自暖阳唱的那首让人惊艳的歌儿过后,之后的那些,简直就是——一言难尽,让人觉得坐在这里,都是一种人生磨砺……

    但金锦瑟还是不死心地守在这里,想着,我就不信今天就只有这样了!

    死磕到底,反正有的是时间!

    但是渐渐听着听着,就开始觉得越来越烦躁了,简直了!为什么有那么多“勇气可嘉”的同学啊!

    但风玉笛还是不识趣地继续说道:“嗳,你睁开眼睛看看就知道了,快点,诶,她就要走了……”

    被风玉笛弄得不胜其烦的金锦瑟,终于睁开了眼睛,不过,一双美眸里此刻都快喷出火来了,一副谁惹着她谁倒霉的样子。

    但当她顺着风玉笛所指的方向望过去时,眼里的火焰瞬间就熄灭了,立刻就换上了温柔甜美的标志笑容。

    那“灭火”的速度之快,估计连最好的消防员,也都自叹弗如吧!

    风玉笛像是早已习惯了似的,对金锦瑟的反应毫不意外,仿佛这只是她的常态罢了!

    眼看着那个长得像洋娃娃一样可爱的女孩儿,就要消失在自己眼前,金锦瑟在调整好自己的仪态后,便迅速起身,冲到了她背后,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,等着她转过头来。

    暖阳一回头,就看见一个漂亮到让人词穷的女生时,不禁有一瞬间的恍惚。

    要知道她之前也是见过很多让人惊艳的女孩儿的,可是,眼前的这个女孩儿,竟然比她们还要让人惊艳!

    可是,奇怪,这么漂亮的女孩找自己干嘛?

    暖阳不确定地往身后看了看,看她有没有叫错人……

    看着暖阳一系列的反应,金锦瑟不禁有些失笑。

    近距离看,觉得更可爱了呢!白白净净唱歌儿好听的洋娃娃,这是金锦瑟对暖阳的第一印象。

    “你好,我叫金锦瑟,是音乐系大三的学生,很喜欢你刚刚唱的歌儿,希望能认识一下你。”金锦瑟伸出手,笑容绚烂道。

    “噢,你好,我叫暖阳,是自由系大一的学生,很高兴认识你。”暖阳也赶紧伸出了手,郑重而又有些紧张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自由系?就是那个……”金锦瑟看了看旁边,“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,我们出去聊?”金锦瑟自来熟的建议道。

    金锦瑟心道:自由系?就是那个不限制学生所学学科专业,让他们放养式学习的科系吗?

    想当初,学校刚开设这个科系的时候,也是力排众议顶住了不少压力才成功的。

    初衷就是想让那些,真正与众不同又目标明确的学生,能有个尽情发掘并享受自己才华的机会。

    当然最后的结果,肯定是希望这个科系的学生们的才华,在经过这样的集中时间精力发展自身潜力之下,都能开花结果。

    用校长当初的话来说,就是:学校能做的,就是尽可能的为学生们提供适合成长的土壤,至于最后的发展如何,还得看你们自己的努力了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里,金锦瑟无不可惜道:可惜啊,生不逢时!学校的这个科系是近两年才开设的,自己没赶上这个好机会,不然,自己肯定就这个系的学生了。

    金锦瑟的视线又回到暖阳身上,心道:那现在,她就是暖阳同系的学姐了……嗳,可惜啊!

    暖阳看了看最前排哥哥们坐的位置,看到他们都在专心地看着比赛后,便回过头来冲金锦瑟点了点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