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慢热: 第101章 第101章-女生性格慢热是什么意思

    金锦瑟早已调整好了心情,十分满意暖阳的答复,立时走在暖阳前面,领她到会场外她熟悉的一个小天地去了。

    风玉笛看着两人离开会场后,便也起身离开了这个他早就想离开的地方。

    边走边在心里默默叹道:耳朵啊耳朵,真是辛苦你了,让你遭罪了,现在就带你去听听优美的曲子,让你恢复恢复……

    快走出会场时,突然迎面撞见,两个有着不输于金锦瑟美貌的女孩儿。风玉笛渐渐地放慢了脚步,不着痕迹的细细打量起来。

    一个温婉淡雅,气质脱俗,嘴角一直挂着若有若无的浅笑,是那种让人打心底就会涌出保护欲的女孩儿。

    一个高贵冷艳,气场强大,一双美眸里投射出来寒意,足以击退所以想要靠近的人,是那种只看一眼就会让人心生好奇的女孩儿。

    呵,今天的收获颇丰啊!

    没想到,金锦瑟这次的决定,不仅没有再制造什么麻烦,反而破天荒的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惊喜,真是有趣……

    看着那两位气质一冷一热的美丽女子走进了会场,在前排的座位坐下后,风玉笛突然改变了主意,又走到之前的位置上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毕竟,那两个女孩儿坐在靠近前排的位置,很有可能等下会上台,因为前五排左右的位置,坐的几乎都是要参加比赛的同学,以及他们的伴奏……

    会场外,一棵青翠茂盛的榕树底下,坐着两个风格各异的美丽女孩,惹得过路的人在经过的时候,不由得放慢了脚步,更有甚者,直接站在不远处欣赏起来。

    “暖阳,人如其名,是有种让人倍感温暖亲切的感觉呢,哈哈……”金锦瑟由衷感慨道。

    闻言,暖阳的脸不禁又染上了一抹淡淡的嫣红。这么直接的夸赞,让暖阳一时无法招架。

    看到暖阳害羞的样子,金锦瑟不禁啧啧称奇。

    要知道她可是那种大大咧咧惯了的女孩子,女孩子的娇羞什么的,就从来都没在她脸上出现过。

    以前,风玉笛还总是看着她摇头说:“白长了这么张国色天香的脸,那性格可是豪爽得不输梁山好汉啊,真是暴敛天物了……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金锦瑟才知道风玉笛在可惜些什么了。

    原来女孩子,是可以这么软糯可爱的吗?

    哈哈,这个小学妹,她可是越看越喜欢呢,要是她也能有个这么可爱的妹妹就好了……

    诶?等等……

    对了!她和风玉笛,不也是没有血缘关系的兄妹吗?

    再认个妹妹应该也没什么不可以的吧!

    嗯,好主意,就这么决定了!

    原来金锦瑟家里只有她一个掌上明珠,从小就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存在,就连相离不远与金家交好的风伯伯家,也都对她喜欢得不得了。

    所以在她三岁的时候,从看到风玉笛的第一眼,就开口叫他哥哥的那时开始,风玉笛就无可避免的被迫成为了,她没有血缘关系的哥哥,直到现在……

    而且,不出意外的话,这辈子都是这样了……

    风玉笛也是家里的独子,不过,表哥表弟倒是有不少就是了,也都比较亲近,没有什么隔阂。

    所以顺便的,金锦瑟也就有了很多为她撑腰的哥哥们了,自然而然的,她才能那么“无法无天、随心所欲”了……

    “暖阳妹妹,我可以这么叫你吗?”金锦瑟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啊?噢,可以。”暖阳虽然很惊讶,但还是很有礼貌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金锦瑟得到首肯后,不禁在心里一阵暗喜,然后就开始拉着暖阳天南地北的聊了起来……

    会场里,最中间靠近走廊的倒数第五排上,坐着几位,暖阳怎么也想不到会亲自过来看她比赛的长辈。

    没错,就是福寿养老院的桃枝和老余,还有院长金多予,当然也少不了“黄莺老师”的老师,桃枝最好的朋友邓青禾。

    他们是怎么知道的?

    当然是“黄莺老师”告知的了。

    然后在他们的强烈要求下,水噙香就给他们安排了这一切。只不过,水噙香还没有机会告诉暖阳就是了。

    在轮到暖阳唱歌儿时,几位长辈别提有多期待了,在听到暖阳唱完一整首歌后,几位更是又激动又开心的,颇有种当初暖阳在养老院小剧院台下,听歌的心情。

    “虽然是我没听过的歌,但这歌的旋律还挺好听的,原来暖阳这孩子歌唱得这么好。”一曲唱罢后,桃枝边随着场内的观众鼓掌,边侧着身子对旁边坐着的青禾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是啊,唱得好像还是日语,这孩子还挺好学的。”邓青禾边鼓掌边笑道。

    老余和金多予只是笑了笑,没多做什么评价,但从他们脸上的表情可以看出,他们对桃枝和青禾的对话还是颇感认同的。

    会场最前排坐着的韩冰,在看到暖阳下台后就再也没出现在眼前,还以为她比完赛就提前走了,但后来又看到,她哥带着他的队友们仍旧在原处坐着后,这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要知道,韩冰参加这次比赛的主要目的,就是为了暖阳……

    时间在飞快流逝着,比赛的同学们上台下台的,相互交错进行着,并没有什么特别亮眼的存在。

    直到一个长得娇小,颇有些古代气韵的清秀女孩儿,手里拿了把折扇,站上了舞台……

    她身后的伴奏团也显得格外与众不同,竟然是几位有着鹤发银丝的长者,他们手里各自拿的乐器,也是台下观众几乎不曾接触过的。

    所以大家的好奇心,一下子就被激了起来,开始期待起她接下来要唱什么?

    “梨花开,春带雨。

    梨花落,春入泥。”

    女孩儿一开嗓,就直接让底下的观众忍不住低呼了一声,竟然是戏腔!

    在听到女孩儿开口唱第一句时,风玉笛就从闭目养神的后仰姿势,瞬间改成了颇有兴趣的前倾姿势,眼睛里也不禁平添了几分好奇的神采。

    风玉笛毫不怀疑这个女孩儿是音乐系的学生,因为只是单有兴趣爱好而已的话,应该不可能唱得这么好吧。

    而且,之前无意中听老师提起过,今年的音乐系里,有个大一的新生是学校特招过来的,好像就是唱戏曲的,属于学校里比较稀缺的那种类型。

    这几年,学校本着广招贤才的初衷,从各处搜罗了不少特殊而又优秀的学生,音乐、文学、美术、体育等等各个专业领域的特招生都有。

    因为学校的财政预算,有很大一部分都是用在学生身上的,所以对奖学金这块,学校也是给得格外大方,这方面的预算,几乎是别的学校的四五倍,可以说是十分重视人才的培养了。

    由于这个原因,所以有许多家里条件相对困难一些的学生,也会选择这个开设才几年的新学校,但后来,他们之中没有一个人后悔选了这个学校,虽然一开始都有些犹豫就是了……

    那个音乐系的特招生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听老师说,那个学生是奶奶独自带大的,家庭条件一直比较清苦,本来是准备考专业的戏曲学院的,但无奈的是,联系的那几所学校都不提供奖学金……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他们学校就找上了她,给她提供全额奖学金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食宿也全免,还给她一些做工读生的机会,让她可以在学习之余,也能有一些收入。可谓是体贴入微了。

    可能就是学校的这份诚意打动了她吧,最后她选择了入读这所学校。

    “此生只为一人去,道他君王情也痴,情也痴。

    天生丽质难自弃,天生丽质难自弃。”

    一阵悠扬婉转的旋律,将风玉笛从回忆中给拉了回来。

    看着台上,年纪虽小但台风稳健的女孩儿,手里正拿着,一把绘有团团盛开牡丹花的金色折扇,半遮着清秀的小脸,一双清澈的眼眸看向台下,眼波流转顾盼生辉。

    风玉笛不禁打心里,佩服起当初找到她的那位音乐老师来。

    果然有眼光!

    干净、纯粹、专注……

    这个女孩儿真是个好苗子,好好培养将来肯定能一鸣惊人!

    要是……

    风玉笛想到这里,不禁一愣,心道:他怎么开始操起老师的心来?明明他还只是个大三的学生啊?嗳,看样子,他已经被金锦瑟那个丫头弄得少年老成了。

    不过想想也是,成天在她后面收拾烂摊子,能省心吗?能不老成吗?

    想到这里,风玉笛不由得回头看了看会场的出口方向,纳闷道:诶,对了,话说回来,金锦瑟那个丫头,带着那个长得像洋娃娃一样的女孩,去哪了?怎么还没回来?

    答案当然是……

    “暖阳妹妹,”金锦瑟低头看了看手机上的信息,“你看我跟你聊得太开心了,以至于都忘了还有比赛这回事儿了,要不?今天就先聊到这里,我们现在回会场去,继续看今天的比赛?”

    暖阳闻言,简直是恨不得飞快点点头后,赶紧冲进会场里去!

    毕竟她离开这么久了,不知道哥哥会不会担心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