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慢热: 第102章 第102章-女生性慢热是什么意思

    还有白云的比赛,她可不能错过!

    还有……韩冰的舞台,她也不想错过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里,“嗯,好的,锦瑟姐。”暖阳强忍着内心的激动,礼貌地点了点。

    金锦瑟看着乖巧可爱的暖阳,心里的喜欢不禁又多了几分。嗳,要是真能有这么一个可爱的妹妹,她简直能立刻把风玉笛拿来交换……

    会场里的风玉笛突然打了个喷嚏,下意识地看了看会场的入口,心道:金锦瑟那个丫头,莫不是又在打什么主意了吧!

    “长恨一曲千古谜,长恨一曲千古思……”

    终于在那个女孩儿唱最后一句时,金锦瑟就带着暖阳抵达了会场。

    暖阳在听到那个女孩儿的声音后,不禁好奇地望向了舞台中央,金锦瑟亦然。

    听那个女孩儿唱完后,两人相视一笑,异口同声道:“唱得真好!”

    然后暖阳指了指最前排的位置,小声道:“锦瑟姐,我哥他们还在前面呢,我先过去了啊!”说完,便往前排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金锦瑟则是在目送暖阳落座后,也心情大好的往风玉笛所在的方向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看着金锦瑟神采飞扬的样子,风玉笛就知道,她肯定是又计划好了,或是已经得逞了某个目的了。只希望那些都跟他无关就是了,风玉笛在心里默默祈祷。

    “玉帝,这个女孩儿唱得不错啊,是咱们音乐系的吗?”金锦瑟一坐下来就抛出了这么个显而易见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不然呢?还有,别那么叫我,如果你还想让我当你‘挡箭牌’的话。”风玉笛额头上的青筋隐隐凸起,两边的太阳穴也开始隐隐作痛道。看样子,显然是极力地在控制着自己的情绪。

    金锦瑟小声地嘟哝了一声“小气”后,眼光便又望向了舞台,开始仔细打量起那个颇有古韵气质的女孩儿来。

    一曲唱罢,女孩儿向台下的观众微鞠了一躬,在台下观众雷鸣般的掌声中,离开了舞台,往后台方向去了。

    短短的几分钟时间里,就让台下的观众,听得是如痴如醉,意犹未尽。

    且不说大家平时就很少有机会听到戏曲,就说这让人惊艳的唱腔,就是对戏曲略懂一二,平时闲来无事也会听上一两曲的人,在听到这样的声音,在这样的现场里直接感受过后,也是不禁啧啧称奇,情绪更是激动得久久不能平复……

    那个女孩儿是谁?

    这个问题,无疑会成为今天大家散场后,热烈讨论的话题。

    后台休息室里。

    “啊,奶奶,你不知道,刚刚我可紧张啦,以至于声音都有些颤抖了,有没有给你丢脸啊?”纤不染坐在小板凳上,趴在一位满头银丝的长者腿上撒娇道。

    长者笑着拍了拍纤不染的背,“傻丫头,有什么可紧张的,这种事都是一回生二回熟的,至于丢脸?你看看台下观众们的反应,就应该知道了,呵呵……”长者面带自豪地乐呵道。

    坐在不远处的几位年龄相仿的长者,闻言也不禁都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今天这趟真没白来,看到有那么多年轻人还喜欢听戏曲,我就放心了!”其中一位身着长衫布鞋的长者,边收拾着手边的二胡边感慨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纤丫头也是争气,将这首《梨花颂》唱得这么好,想当初,她奶奶年轻时候,只要一开嗓,就能立马让台下的观众拍手叫绝,那声音只要听过一回,就再也忘不了了……现在,总算是后继有人了。”另一位身着唐装,手带着玉扳指的长者,说到这里,也是习惯性地转动了一下手上带的玉扳指,感叹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老宋,哪有你说得那么夸张,不过,今天真是谢谢你们了,专门抽空过来帮纤儿拉曲儿。毕竟,现在还会戏曲伴奏的人,太少了……”纤不染的奶奶看着在座友人,由衷感谢道。

    “那么气做什么,年轻的时候那会儿,你在戏台上唱着戏曲儿,大伙在台上给你拉曲儿,到如今,没想到还能给你孙女儿拉曲儿,这又何尝不是一件幸事呢?”说到这里,那位身着唐装,手带玉扳指的长者,开始转身收拾起手里的乐器来。

    “我们都拉了一辈子的戏曲儿了,要真哪一天拉不了了,才真是让人失落呢!”边说着边将乐器放进了磨损严重,一看就是有些年代了的帆布包里。

    “纤丫头也算是我们看着长大的了,从小就在耳濡目染下,喜欢上了戏曲,刚开始那会儿,还因为每天要早起吊嗓子闹过别扭呢!但好在后来还是坚持过来了,跟我们配合的时候,一开始也老是合不上拍,但好在后来也慢慢都合上了……”身着长衫布鞋的长者也回忆起往日的点点滴滴来。

    “时间过得真快啊,转眼纤儿都已经上大学了,我们也都老喽!”纤不染的奶奶笑着总结道,“不过,只要纤儿还唱这戏曲,你们就别想退休,先做好心理准备吧,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一席话说得大家都大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是啊,只要纤丫头还唱这戏曲,大家就不会退休,也不想退休!

    纤不染也是知道休息室的使用时间的,眼看着长辈们聊得也都差不多了,便站起身来朝着屋子里的长辈,深深地鞠了一躬,认真道:

    “今天真是谢谢爷爷奶奶们了,下次,纤儿如果还要参加这样的音乐比赛,到时候,还是免不了要仰仗爷爷奶奶们的支持噢!”说完,还俏皮地眨了眨眼睛,那模样别提有多古灵精怪了,跟小时候大家看过的一样。

    “差不多快到吃饭时间了,我都饿了呢,要不,我们现在去吃饭吧!”纤不染拉着奶奶的手撒娇道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那我们现在就走吧!”纤不染的奶奶站起身来,回头看了眼身后的老朋友们,大家笑着点了点头,随后也都纷纷起身,跟在纤不染身后往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纤不染听说学校附近,有家人气很高的烤鱼店,里面的东西又好吃又实惠,学校的学生经常会去那边吃饭,只是因为她要勤工俭学,所以一直都没有舍得去那边吃过,因为毕竟再怎么便宜,也便宜不过学校食堂的饭菜啊!况且她还要攒钱去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里,纤不染甩了甩头,转移了注意力,现在眼下最重要的事,是让爷爷奶奶们美餐一顿……

    纤不染想到这里,拿出了手机,看了看银行卡的余额,满意地笑了笑,心道:今天就奢侈一回好了,毕竟,这还是她第一次正儿八经地请长辈们吃饭,可不能吝啬!对自己吝啬可以,但对爱自己的人,绝对不可以!

    烤鱼店离学校不过十分钟的路程,所以,纤不染一行人很快就到了目的地。

    一进烤鱼店就看到店里已经有些人了,纤不染赶紧找了个靠窗的座位,带大家过去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爷爷奶奶,你们看看有没有想吃的菜,随意点,千万别替我省钱噢,我可是有小金库的噢!”说完还扬了扬手里的手机,一番话再加上这个俏皮的举动,一下子就把在座所有人都逗笑了。

    大家笑着点了点头,然后各自拿起手里的菜单,开始认真地点起菜来……

    半小时前,学校会场里。

    在纤不染唱完那曲《梨花颂》下台后,主持人就上台告知大家,比赛暂停两小时,大家可以在这个时间里去吃晚餐,学校食堂有充足供应。

    当然大家如果想在学校外面吃也都行,学校附近的小吃店也挺多的,有其它安排的,也都可以随意,只是大家要注意时间就是了。

    比赛会在晚上七点钟,准时开始,参加比赛的同学千万别忘了。

    在主持人强调完最后一句后,大家便在极其热烈的讨论中散场了。

    “嗳,坐了两个小时,我的腰都坐痛了!”欧阳智伸了个懒腰,又打了个大大的呵欠,有些疲累地说道,“不过,还好最后结束的曲子足够让人惊艳,让我觉得这两个小时,算是没白等。”

    “只有最后那曲让你惊艳吗?”韩冰边起身边冷冷地瞥了眼旁边的欧阳智。

    “噢,还有还有,那个你们班的暖阳同学,她唱的那首《我的朋友》,简直是瞬间就唤起了我的童年回忆啊!”欧阳智识趣地补充道。

    韩冰轻哼了一声,开口道:“好了,我们还是去那家烤鱼店吃晚饭吧!欧阳智你赶紧给你的新朋友小李打个电话,让他给我们预留位置,省得我们去的时候,连靠近厨房的那一张桌子都占不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收到!”欧阳智闻言,立马比了个敬礼的姿势,夸张道。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了手机,拨通了烤鱼店小李的号码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现在出发吧,早去早回,晚上还有比赛呢,嗳……”欧阳智挂完电话后,冲着众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叹什么气呢?”蓝天不解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欧阳智没说原因,但韩冰和林儒墨都能猜到一二,就是大家的出场顺序实在是太靠后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