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慢热: 第106章 第106章-一个女生慢热是什么意思

    再者,无规矩不成方圆,为了避免变成那种莽撞无知的人,给自己和别人带来麻烦,一些合适的规矩和界限,还是很有必要的……

    金锦瑟从小到大,可没少惹事儿,所以自然也没少受罚。

    想到以前的种种,金锦瑟长叹了一口气,认命的拿起了勺子,开始一口一口的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远处那一桌的某个主角,还浑然不知,他正被斜对桌坐着的,两个音乐系风云人物研究着。

    下午散场后,暖阳正准备和哥哥们一起去烤鱼店吃晚餐,没想到“黄莺老师”就跑到她身边,告诉她邓老师和桃枝阿姨他们来了!

    想到上次在养老院食堂吃饭的美好回忆,暖阳便改了主意,跟哥哥暖冬说了她的想法。

    本想让他们自己去烤鱼店里吃的,没想到哥哥和他的队友们,都说要在学校食堂里吃……

    然后,暖阳就拉着白云一起,跑到桃枝阿姨他们那边去了,带他们到学校食堂里吃晚餐,让他们可以感受一下,她学校里食堂的伙食和氛围。

    于是,暖冬和白斯特,就带着李渊阅他们几个坐一桌,暖阳就和“黄莺老师”他们坐一桌。

    学校食堂里的饭菜本就营养可口,虽然比不上外面的,比如说那家烤鱼店,但大家的基本需求还是能满足的。

    暖冬白斯特他们那一桌,刚开始是边吃边讨论了一番,今天的音乐比赛。

    后来学校食堂里的电视屏幕上,不知道被谁转了一下台,恰好出现了打得正激烈的篮球比赛……

    于是大家的注意力,一下子又被吸引到篮球赛上了,就着球赛又讨论开了。

    看着哥哥们,在学校食堂里也能吃得那么开心,暖阳和白云不禁同时松了口气,毕竟今天情况特殊,以后再补偿他们吧。

    桃枝本就很喜欢暖阳和白云这两个孩子,所以才会特意过来看她们比赛。

    这俩孩子都很懂事,家教也很好,最难得的是谦虚好学。

    之前她俩经常去养老院看望她,跟院里的长辈们交谈,遇到不懂的问题就会立刻请教……

    这些都看在桃枝眼里,记在了她心里。

    桃枝一生没有结婚,膝下也无子女,但看跟俩孩子相处下来,却觉得莫名亲切,她心里的遗憾也渐渐消失了,虽然没有血缘关系,但这样也挺好的。

    “白云啊,你的比赛我还没看到呢!”吃到一半的时候,桃枝的朋友老余笑道。

    闻言,白云赶紧将嘴里,正吃着的西兰花给咽了下去,“嗯,我抽签抽到了最后一个,所以,是压轴出场。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声音越来越小,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似的,毕竟那么晚……

    “那我可要等到最后才行,”老余笑了笑,又转身对桃枝说道,“今天我们就不回去了吧,直接在学校附近找个地方住下来,这俩孩子这几天应该都有比赛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跟我想到一块儿去了,”桃枝也笑道,“机会难得,就当是从养老院出来散散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白云有些为难,因为怕比赛到很晚,影响了几位长辈的正常休息时间。

    “你就别担心啦!放心,还有老师我呢!”水噙香轻轻拍了拍白云的背,安慰道,“至于住宿的事儿,就由我来安排了,正好我知道几家性价比很高的住处,离学校很近,走路就几分钟。等会儿吃完后,我就带大家一起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邓青禾满意地看着自己的学生,欣慰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大家边吃边聊,半小时左右的时间过后,也都吃得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那边角落里坐着的金锦瑟和风玉笛,早就在十五分钟前就吃完了,但却还一直坐在那边讨论着些什么。

    也不顾食堂阿姨诧异的眼神,都吃完了怎么还不走?

    “这样行吗?”金锦瑟有些不确定道。

    “你有更好的办法?”风玉笛挑眉反问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没有。”金锦瑟泄气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可以行动了。”风玉笛双手交叉胸前,一副“观众已准备就绪,主角可以开始表演”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那万一……”金锦瑟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我帮你收拾的烂摊子还少么?”风玉笛又一剂强心针打来。

    “可是,我还是紧张……”金锦瑟诚实地说出了她此刻的心情。

    “既然这样的话,”风玉笛起身道,“我们还是走吧,来日方长,反正比赛还有几天,再想想别的办法,找找别的机会吧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也不顾金锦瑟什么反应,就直接长腿一迈,潇洒离去,留给金锦瑟一个帅气的背影。

    金锦瑟直接愣在原地,三秒过后才反应过来,“诶,玉帝,你怎么说走就走啊!”边喊边急急地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食堂阿姨这才带着满意的表情,走到他们刚吃完的这一桌,收拾起碗筷来。

    看着吃得干干净净的碗盘,食堂阿姨不禁愣了愣,看了看已经走远的两人,就又低头收拾起桌子上的碗盘来。

    一边收拾一边想着:真是人不可貌相啊,这俩孩子,看起来都是一副,被家里人惯坏了的娇娇宝,没想到……家里人应该教得很好,知道粒粒皆辛苦……

    边那么想着,又去收拾其它位置上的碗盘了。

    可惜除了少数几桌以外,大多数都是会剩下些饭菜的,食堂阿姨又叹了口气:嗳,在这个时代,能不浪费粮食,就已经是种美德了,真是可惜了……

    食堂外。

    “玉帝,你等等我!”金锦瑟急得顾不得形象了,在风玉笛背后大喊了一声。引得旁边路过的人纷纷投来好奇的目光。

    不想被行注目礼的风玉笛果然停住了脚步,也没回头,就在原地等着金锦瑟跟上来。

    “玉帝,我要告诉风伯伯,你欺负我!”金锦瑟终于追了上来,气喘吁吁地威胁道。

    “行啊,不过,你的‘丰功伟绩’好像也不少吧!正好,我也已经有段日子没回家了,反正我们家离得近,正好,一起啊!”风玉笛不但丝毫不被影响,还反将一军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算了,不跟你一般见识!你现在准备去哪儿啊?”金锦瑟换了话题。

    好汉不吃眼前亏,到时候,哼,肯定要连本带利讨回来的!金锦瑟在心里默默决定了。

    风玉笛从金锦瑟脸上的表情,就能猜到她此刻的想法。

    不过他一向宽宏大量,不跟她计较,而且也觉得,没事逗逗这个容易被激怒的丫头,还挺有趣的,给无聊的生活增添几分乐趣也好。

    “现在还有点时间,我准备回教室。”风玉笛之前刚写完的乐谱,还要去完善一下,不过不会跟金锦瑟说就是了,不然这丫头肯定会嚷得人尽皆知……

    “那我呢?”金锦瑟有些纠结,不知道现在她应该去干嘛才好,心里也很复杂。

    “你?想去哪儿都行啊!这种问题还需要问我?你没事儿吧,脑袋还能正常运转吗?”风玉笛没想到,金锦瑟在意那个人的程度,到了这种不知所措的地步。

    风玉笛心里开始涌现出一丝担心来,看这样,金锦瑟这丫头是认真的啊,得帮她想想办法才行……

    “要不,我也先回教室好了,也好让我的脑袋冷静冷静,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,有点儿乱,我得回去理理清楚……”金锦瑟说完就转身回教室去了,留给风玉笛一个多少有些“可怜”的背影。

    风玉笛仰天长叹了一声,无奈道:嗳,就是见不得金锦瑟这丫头可怜兮兮的样子,不然,这么多年下来,也根本不会任劳任怨的,帮她收拾那么多烂摊子……嗳,这丫头真是老天专门派来治我的吧!什么时候她的真命天子才会出现,把这丫头领走啊!

    刚吃完饭没多久,李渊阅正喝着饮料,突然就很想打喷嚏,便赶紧将口里的饮料咽了下去,刚一咽下去,就打了个喷嚏,所幸没有呛到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暖冬听到李渊阅突然打了个喷嚏,还以为他呛到了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可能是鼻子有点过敏。”李渊阅以为是食堂里人多嘈杂,再加上又有点油烟的缘故。

    其实,是风玉笛那声发自内心的呐喊。

    只不过,他现在不可能知道就是了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有人正念叨你呢!”风冀帆看戏不嫌事儿大道。

    “噢?差点忘了这个了……”杨溢乐周音晨对视一眼后,异口同声地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暖冬则是同情的拍了拍李渊阅的肩膀,让他别生气。

    白云的哥哥白斯特,则是一副莫名的样子看着眼前的这群人,并不知道他们在讲什么,不过他也并不怎么好奇,就随它去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吃完了就走吧,出去透透气,也好消化消化。”暖冬看着李渊阅渐渐开始有些难看的脸色。

    说完就拉着李渊阅起身,往食堂外走去。

    其他人见暖冬他们已经走了,便也站起身来,跟在了后面。

    白斯特当然是随主便,也很自然的跟在了一群人的身后,走之前还不忘望了望白云他们那一桌。白云刚好也看了过来,跟他挥了挥手,白斯特便放心地离开食堂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