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慢热: 第107章 第107章-女生对你说慢热什么意思

    暖冬和白斯特他们离开食堂的时候,暖阳和白云都看到了。

    看着哥哥们都离开了,又看了看长辈们也都已经吃完了,暖阳便开口道:“现在这个点,应该正好可以看到落日,上次在福寿养老院的山上看到的美景,到现在想起来都还记忆犹新呢!”

    “那还等什么?走,一起出去看看!都多少年没在学校里看过落日了,嗳,真是怀念啊!”桃枝一听,便想起了读书时候的那些美好回忆了,不禁有些迫不及待了。

    “好,那大家走吧。”青禾站起身笑道。

    于是,一行人在水噙香的带领下,来到了学校里一处宽阔的高地。

    四位长辈,坐在一颗巨大榕树底下的石凳上,水噙香暖阳白云,则是站在长辈们的身后,大家谁也没有说话,美景当前,无声胜有声。

    大家就那么安安静静地,欣赏着校园里落日余晖。而此刻的时光,毫无疑问的在大家心中,已经镀上了一层金色的边框……

    晚上七点整。

    学校会场里又坐满了人。大多数人坐的都是之前的位置,除了少数没人坐的空位,又出现了新的面孔外,其它大多数位置,都还是跟下午一样。

    暖冬他们因为怕迷路,所以在吃完饭后就来会场了,当然还是有在会场附近散散步就是了,毕竟也不能,一吃完就坐着不动不是?

    因为太早就到会场里了,而会场里一个人都没有。

    大家等着等着,就开始觉得有些无聊了,又突然想到,白云好像还没上台表演,而她哥哥白斯特,正好是要帮她伴奏的人,所以……

    一小时前。

    “嗳,白斯特,白云等下要唱什么歌啊?”暖冬看着白斯特旁边的小提琴盒,问道。

    “其实,我也不知道。”白斯特尴尬一笑。

    “啊?”听到白斯特如此惊人的回答,杨溢乐和风冀帆不禁凑了过来,一脸不可思议的样子。

    白斯特看到大家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,诚实道:“是真的,还没来得及问她,”又话锋一转,“不过,不管她要唱什么,我的琴都能跟她的歌儿合上拍,所以大家不用担心。”边说还边拍了拍琴盒,一脸胸有成竹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哈?”听着白斯特比之前更惊人的话后,杨溢乐和风冀帆更是目瞪口呆到词穷了,只能发出语气词了。

    “瞧你们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,人家都说得这么清楚了,还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?很难理解吗?”李渊阅在一旁听不下去了,忍不住开口反问。

    “他的意思是,斯特兄和白云之间默契十足,想必应该是,他们平时经常一起练习的结果,稍微想想大概就能知道了,大家不用太过惊讶。”周音晨怕白斯特一时还不太能适应,大家的“抬杠模式”,便难得一见地帮李渊阅翻译了一下,他话里的意思。

    对于说话喜欢不经大脑思考,就直接脱口而出这一点来说,风冀帆和杨溢乐还真没什么话好反驳的。

    听到周音晨都这么说了,明显是不希望大家在白斯特面前抬杠,所以也就摸了摸鼻子,“哦”了一声,便没再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看到他俩低落的样子,暖冬拍了拍白斯特的肩膀,笑道:“嗳,白斯特,要不,现在给我们拉几首曲子,看看待会儿,白云会不会选你拉的这几首歌儿,如何?”

    白斯特看了看时间,点了点头,拿出了琴盒里的小提琴,直接站到了舞台上,开始演奏起来……

    十五分钟后。

    白斯特从舞台上走了下来,坐到了他的位置上。

    暖冬等人,此时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……

    原来,这就是传说中的优雅贵公子?

    这就是传说中的阳春白雪高洁之乐?

    这就是传说中的极致听觉享受?

    直到白斯特在位置上坐了足足有五分钟后,暖冬等人才从一连串疑问中,回到现实中来。

    “白斯特,你小提琴拉得这么好,平时没少练吧!”暖冬率先发出了他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从小就开始练习了吧?”不等白斯特回答,风冀帆也抢着发出了自己的疑问。

    “这应该不止是勤练的结果吧,应该还有极高的天赋吧!”杨溢乐也不甘落后紧接着补充道。

    李渊阅则是懒得再说什么了,随他们去对白斯特“轮番轰炸”了,周音晨也只是笑笑没说话。

    白斯特看到大家这么热情的样子,不禁笑了笑,回答道:“你们说的都没错,我和白云从小就开始学古典音乐了……”

    五分钟后。

    众人恍然大悟道:“哦,原来如此,我说嘛!”

    六点半左右,会场里已经陆陆续续来了些人了,声音开始渐渐嘈杂了起来。

    暖阳和白云也是在这个时候进来的。一进来就坐到了哥哥们的旁边,开始聊起天来。

    刚刚的那一幕,她们没有看到,他们的谈话,她们当然也没有听到。不过,在未来的某一天里,这段趣事还是被她们知道了,这还是风玉笛无意中说给她们听的……

    不过,这都是后话了。

    金锦瑟和风玉笛也提前半小时就到了会场,还是像之前一样,坐到了最后一排的角落里。

    七点一到,主持人站上了舞台,又开始像下午那样,向观众介绍起今天的评委老师和参赛选手……

    比赛开始了。

    毫无悬念的,台上大多又是一些“勇气可嘉”的同学们,在上面自我陶醉着,台下大多也都是一些“随遇而安”的观众们,在下面自娱自乐,倒也莫名和谐。

    时间就这么过着,本来大家已经都不抱什么期待了,毕竟是学校里的音乐比赛;毕竟都只是业余爱好者;毕竟这也只是一个让大家放松交流的活动而已……

    可是,为什么还是会觉得有些不甘心呢?

    或许就是因为这份不甘心,让在场的大多数同学,决定了要留到最后,不管怎么样!

    说不定,会有什么奇迹发生也未可知。毕竟,不到最后一刻,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。

    直到快接近比赛的尾声了,观众们都快等得睡着了的时候,韩冰他们上台了。

    难得看到几个,长得那么帅的男生站上的舞台,底下的观众们,一下子就来了精神!纷纷从半梦半醒中清醒过来,开始期待接下来,他们会带来怎样精彩的表演。

    暖阳白云和大家的心情也都差不多,毕竟台上站着的那群人中,有着她们在意的人……

    韩冰趁着主持人介绍的时候,看了看底下的观众。

    原来舞台上的视野这么开阔的么?

    开阔到,他都能直接看清暖阳脸上的微妙表情了。

    韩冰忍不住笑了笑,看样子,这次比赛过后,他和暖阳的关系,应该就能从关系较好的同学变成……

    “下面,我们以热烈的掌声,来欢迎这组同学的表演!”主持人敬业地完成了他的任务,微笑着退下了舞台。

    于是,在观众的掌声中,音乐伴奏先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欧阳智的架子鼓,林儒墨的电子琴,炎飞扬的电吉他,在同一时间,都极有默契地配合了起来。

    其实当伴奏响起时,底下的观众,就已经开始有些抑制不住,内心的激动了!

    毕竟,这么经典的歌儿,谁没听过呢?

    这个乐队又有谁不知道呢?

    前奏一结束,韩冰就单手握着话筒架上的话筒,开嗓唱道:

    “althoughlonelinesshasalway*eenafriendofne

    (虽然早已习惯孤独形影相伴)

    i\eavinglifeinyourhands

    (我把自己交你掌管)

    peoplesayi\rayandthatialind

    (人们说我被感情冲昏了脑袋)

    riskingitallinagnce

    (竟转眼间赌上未来)”

    稳定的发挥,一如上次,在炎飞扬家的酒吧里唱过的那样,只不过,这次的声音里,多了一种感情,是之前不曾有过的,名为“喜欢”……

    暖阳在台下看着韩冰在台上光芒四射的样子,一时不禁有些恍惚。

    原来,他长得这么耀眼的吗?

    是灯光的效果,还是自己的心理作用呢?

    明明之前还没这么觉得……

    就在暖阳还没想明白个所以然之际,蓝天的声音,紧接着就从舞台上传向了观众,

    “andhowyougotblindisstilstery

    (你怎会让我不顾一切还是个谜)

    ican\tgetyououtofhead

    (我就是无法忘了你)

    don\tcarewhatiswritteninyourhistory

    (我不在乎你有过怎样的经历)

    aslongasyou\reherewith

    (只要你和我在一起)”

    低沉醇厚的嗓音,像唱片cd一样的质感,一下子就抓住了台下观众的耳朵。

    暖阳下意识地望了望旁边的白云,想看看她此刻是什么反应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白云眼里仿佛有万千星辰汇聚其中,闪耀着无比动人的光彩……

    暖阳笑着转过了头,心道:此刻,在白云眼中,应该再也容不下任何人了吧!难道,这就是喜欢吗?好神奇的感觉。

    白云的哥哥白斯特,当然也没有错过白云眼里的,特殊神采。

    虽然白斯特心里颇感意外,但表面上,却是一副波澜不惊不动声色的样子,让旁人猜不出他的真实想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