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慢热: 第108章 第108章-女生很慢热什么意思

    和暖冬一样,白斯特也是在今天,极其无意中得知了,关于自家妹妹心里藏着的秘密。

    虽然他俩都很惊讶,但却很有默契的没将心事表现在脸上,而是将此事暂置于心里,准备日后,见机行事。

    最后排坐着的金锦瑟和风玉笛,在听到韩冰和蓝天的嗓音时,眼里也不由闪过一抹惊喜。

    两人都没想到,今天的收获竟然颇丰。

    那感觉,就像随手买了张几块钱的彩票,结果竟然中了最高奖金一样,又惊喜又觉得不可思议……

    下午的那个洋娃娃暖阳,还有那个,一开嗓就让人惊艳的音乐系新生,再加上现在的这组,不知道后面,还会不会有这样令人惊喜的人出现。

    “嗳,玉帝,这两人你认识吗?”金锦瑟好奇道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呢?”风玉笛都懒得看她,闭着眼反问。

    “那你到时候帮我打听打听。”金锦瑟盯着台上的韩冰,开了金口。

    “怎么?有你喜欢的人?”风玉笛挑眉。

    其实风玉笛明知金锦瑟喜欢的另有其人,还是忍不住想激一下她。

    “玉帝,你别找茬,我没空跟你开玩笑。”金锦瑟没好气地给了风玉笛一个大白眼。

    “那我总得知道你到底想干嘛吧?不然,你要是又做出什么‘惊世之举’,最后遭殃的,还不是我么?”风玉笛有条有理的摆出了事实。

    古人云:吃一垫长一智。这句话风玉笛可是深有体会。

    以前风玉笛哪里会想那么多,问那么多?

    不管金锦瑟让他帮忙做什么事儿,他都不会过问,毕竟,“非礼勿问”不是?

    直接帮她就好了!

    可是,在无数次后果摆在眼前后,风玉笛就不得不考虑一下“凡事须问”的必要性了。

    果然,在风玉笛的坚持下,这个原则确实也帮他省掉了不少麻烦事儿。

    “哎呀,我一个小女子能做出什么惊世之举嘛!玉帝,你别疑心太重!”金锦瑟还在垂死挣扎着,不想说出她的目的。

    但风玉笛岂是好糊弄的?

    丝毫不为所动,一副你不说,就免谈的样子,回了一个“哦”字后,便没了下文。

    急得金锦瑟再次开口道:“玉帝,你别只是‘哦’啊,你倒是给个确切的答复啊!”

    “哦?好像某人,也没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吧,我只是‘礼尚往来’而已,应该没什么不妥吧!”风玉笛气定神闲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,服了你了,”金锦瑟叹了口气,知道肯定瞒不了他了,就认命地从实招来了。

    在听完金锦瑟的想法后,风玉笛的眼里难得闪过一丝诧异,心道:这丫头什么时候还操心起别人的事来了?还真是有够稀奇的啊!看来,金锦瑟那丫头,是真的已经将那个叫暖阳的洋娃娃,当作她妹妹了啊……

    看到风玉笛半天没说话,金锦瑟扯了扯他的袖子,示意他回个话。

    “你真这么觉得?”风玉笛还是忍不住发出了疑问。

    “嗯,是啊,我觉得他们挺配的,”金锦瑟点了点头,认真道,“从大一到大三,在这个学校里,我也算是见过一些人了,可是,在今天这场比赛之前,除了你以外,还真没哪个人,可以入得了我的法眼的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风玉笛不知道是该喜还是该忧,金锦瑟的条件,确实好到能有讲出刚刚那种话的资本。

    风玉笛知道她只是实话实说而已。

    但如果,万一被哪个有心之人听到了,再添油加醋地发挥一番,拿去大做文章。

    那后果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里,风玉笛不禁又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那后果,还不得他来承担么?

    收拾烂摊子什么的,这种事对他来说,简直是“家常便饭”了。

    所以,为了谨慎起见,风玉笛还是不动声色地打量了一下四周,觉得没什么不对劲的人后,这才又专心听起金锦瑟的分析来。

    “但是今天的这场比赛里,我却看到了一些特别的存在,像是下午的那个洋娃娃暖阳,”然后,金锦瑟在心里又默默补充了一句(和她伴奏团里的那个男生),接着又继续道,“还有那个唱《梨花颂》的女孩儿,最后就是,现在台上的那俩男生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然后?”风玉笛看着台上,台风稳健风格各异的一众帅小伙,不禁莞尔。

    “然后啊,当然就是,这么好的男孩子,我肯定得为我的暖阳妹妹,多留点心了!毕竟,有些人,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存在啊!比如说,他们。”金锦瑟说完后,又在心里默默加了一句,(比如说,暖阳伴奏团里的那个男生)……

    其实这么多年相处下来,金锦瑟心里的想法,风玉笛多少也是能猜到一些的。

    她虽然没说出口,但却在心里默默补充的话,风玉笛也是能猜到一二的,只是他不会戳破就是了。

    别看金锦瑟大大咧咧的,一副江湖女侠的豪爽模样,但毕竟还是个货真价实的女孩儿啊!

    所以,在遇到喜欢的人的时候,反应也和大多数女孩儿差不多就是了,说白了,就是还是会害羞的。

    所以,风玉笛也很识趣地顺着金锦瑟的话,问道:“那你到底是替你的暖阳妹妹,看上了那两个男孩儿中的那一个呢?”

    “就是那个,一看就挺聪明肯定不会吃亏的那个男生啊!”金锦瑟坐直了身子,轻轻指了指舞台上的韩冰。

    听到金锦瑟这么形容,风玉笛是真的忍不住笑了。

    金锦瑟这丫头,还真是一如既往地直白啊!不知道要是有一天,那位兄台要是知道了,自己曾经被人这么形容,不知会作何感想?

    想想都觉得有趣啊,哈哈……

    “那他旁边的那个呢?”风玉笛在心里笑够后,强忍着笑意,继续追问。

    “他旁边那个……虽然也很不错啦!不过,就是有点憨憨的,一看就很好骗很好欺负的样子啊!这样的话,肯定保护不了暖阳妹妹啦!还是算了吧……毕竟,长得帅又不能当饭吃。”金锦瑟摇了摇头,神情颇为认真地下了结论。

    这次,风玉笛是直接笑出声了。

    不过碍于场合不对,强忍着压低了声音就是了,但这笑声还是让金锦瑟给听到了。

    金锦瑟奇怪地望了一眼风玉笛,疑惑道:“玉帝,我说的话,有什么问题吗?能让你笑成那个样子?”

    “没,没,没有任何问题!”风玉笛笑着摆了摆手,平复了一下情绪后,开口道,“言之有理,朴实无华,字字珠玑。嗯,好,很好。”

    不知为什么,听完风玉笛的回答后,金锦瑟反而觉得更奇怪了。

    但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儿,所以金锦瑟也没再深究了,毕竟风玉笛这个家伙,喜欢咬文嚼字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要是把他的言下之意都弄清楚,那脑细胞不知道要白白牺牲多少!还是算了吧,反正也不影响什么。

    “那你帮不帮我?”金锦瑟问道。都说得这么清楚了,金锦瑟不信风玉笛还能拒绝。

    “就冲你刚刚那番,精彩绝伦、有理有据、思路清奇的分析,我说什么都得帮你啊!哈哈……”风玉笛终于松了口,答应要帮金锦瑟打听韩冰这个人。

    “谢了,玉帝,回头请你去我叔叔家蹭饭。”金锦瑟无比慷慨道。

    要知道她的叔叔金多予的厨艺可是堪比五星大厨的呀!能吃到他做的菜,简直是有口福!

    金多予是谁?好像有点耳熟?

    是的,没错,金多予就是福寿养老院的院长。

    暖阳的英文老师水噙香,她的高中老师邓青禾的好朋友桃枝,就住在福寿养老院里。

    上次福寿养老院举办文艺晚会的时候,水噙香就带着暖阳和白云,一起去看了桃枝阿姨的精彩是演出!也在福寿养老院里的食堂里,吃了美味营养的饭菜……

    “此话当真?”风玉笛当然也是知道金锦瑟的这位叔叔的,那位在外人看来,多少有些神秘莫测的存在。

    上次和金锦瑟一起去他叔叔家里蹭饭,都是小时候那会的事儿了。不过,那美味到如今还是让人记忆犹新啊!

    没想到金锦瑟今天又提起他的叔叔来,风玉笛当然是毫不犹豫的答应了!

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了!”金锦瑟认真道,“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了?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风玉笛苦笑,心道:那可真是太多次了……

    “不信,你看!”金锦瑟拿出了手机,翻到了和叔叔金多予的聊天记录那里,给风玉笛看。

    只见上面写着,“锦瑟,什么时候有空,就带上小风一起,来叔叔这里吃顿便饭,叔叔最近又研究出了几种新的菜色,你们过来替叔叔尝尝味道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信了吧!”金锦瑟将手机又重新放回口袋里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风玉笛看了这条信息后,突然想到,眼下好像有件比吃美味大餐更重要的事,需要尽快解决啊!

    金锦瑟那丫头一直把他当挡箭牌的事儿,得尽快易主才行啊!

    否则,再这么下去,估计长辈们就真以为,他和金锦瑟是一对“青梅竹马”了……